18岁校花因早恋怀孕,被父母囚禁地窖5年

我被关在地下室五年。 父母就在我的头顶生活。 01 据说我出生的时候,父母在老家摆了三天三夜的流水席。 没有人…

纪实:22岁空姐上吊自杀,是遭男上司诱导

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悲剧可谓是人人皆知,朱丽叶为了反抗家族安排的联姻,遂服下神父交给她的假死药。 没想到闻讯而…

故事:我的妈妈是“发廊女”

我叫车雨婷,28岁,至今还没有结婚,也没有谈过男朋友,相比较其他被催婚的同龄人,我的世界就安静很多,因为能催婚…

我免费当情人10年,事后还倒赔600万

1 我叫筱善,正走在去往法院的路上,准备与曾和我共度了十年时光的,“别人的老公”,打官司。 关系很乱对不对? …

我怀疑8岁女儿非亲生,要求亲子鉴定

我今年五十岁,和妻子结婚几十年,但我们没有什么感情。 而且我的女儿也不是我亲生的,她是我老婆出轨的证据,想到这…

18岁遭欺负3年5次人流,无情男诱其自杀

当今社会,法制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大多数人都明白法律是悬在人们头顶的利剑,同时也是人们的保护伞。 但是在上个世…

我4年嫁给23个男子,骗到300万彩礼

我又结婚了。 丈夫是个老实的农民。 可当天晚上,他就将我送进了监狱。 01 我是个不幸的漂亮女人。 刚出生时,…

母亲被拐卖后生下我,遭父亲虐待多年

这个村里本来没有多少女人。 但村长在外面买得多了,也就热闹了起来。 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个买来的女人。 有些实在…

25岁女子相亲,事后被34大叔嫌弃

曾经我遇到过一个奇葩的相亲对象。 就是那种明明条件很差却迷之自信的男人。 我拆穿了他的谎言。 没想到他竟然当着…

村中老汉身亡,牵出连环“借种”的荒唐剧

1987年11月27日晚上,在湖北发生了一起十分诡异的离奇命案,两位死者都是中毒身亡,随着警方的调查深入。 不…

我大学毕业后与异性合租,遭强行欺负

我叫丁秋英,是一个大四的女学生,我生活拮据,不得不外出打工,工资低脏活累活多,但我必须干下去,因此我在公司旁找…

老婆不守妇道患上艾滋,连累一家三口

我是个窝囊的男人。 我得了艾滋病。 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 ——我后悔了。 01 爱一个人有多容易,恨一个人…

1999年,26岁美女死刑犯将被枪决

“你还有什么想要完成的心愿吗? 或者有什么想吃的、想喝的,我们能做到的一定会尽力满足你。” 一个身着警服的女狱…

女大要避父!记一场我与父亲那荒唐的15年

我的母亲是个老实本分的女人,所以她懦弱地自杀了。 我的父亲是个冷酷无情的混蛋,所以他活得好好的。 于是,我把他…

男子装成乞丐被收养,却霸占其妻24年

我死了,死在了爱人的儿子手里,我不恨他,我死有无辜,死在他手里可能没有比这更完美的结局了。 我的爱人一家人不知…

故事:老公出轨露馅后,小三挺着大肚子

正在家里休假的我突然被一同电话打断了平静,拿起电话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但是号码的属地却是本地,我想了一下,还…

好像人类成年后才有孤独的感觉

孤独始终与人类共存。 曾几何时孤独与我们如影随形,不同年龄都有他(她)的孤独。失去亲人的孤独、失恋后的孤独、创…

他说不要紧,我年轻还抗得住

我的同事常永权,是我在单位机构改革合并后认识的。 2019年2月,庆阳市司法局与法制办合并,组成了新的司法局。…

“朋友”指彼此之间有良好的关系和情谊的人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的网名就叫“不亦乐乎”。 “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是猎枪”,这句歌词…

我的同事LZ,是个有故事的庆阳小伙子

我的同事LZ,初次见面时,是在10年前的单位。 小伙子很干束、眼睛大、很有神、很坚定。 当时我们对互联网是什么…

如果有了具体的目的性,同学聚会就索然无味

自古以来同学就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一个学校混出来的。 有小学同学、初中同学、大学同学和社会上各种培训班的同学。…

回想着前天晚上和馨予缠绵的场景

一 火车在广阔的成都平原上飞驰,大力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他还沉静在与馨予分手的痛苦之中。 这时他所在软卧车厢…

我带着香纸和鲜花,去老家的公墓里看他

那天 和一帮大男人 坐在一起谈父亲 谈着谈着 父亲就顺着我们的眼泪 走出来了 三十多年过去了 父亲还是从前的样…

原来我小的时候就不睡懒觉,起床早

父亲兄弟三人。 叔父排行老三,曾当过宁县城关小学负责人。 性格忠厚,为人谦让。 记得小时候寒暑假我经常去叔父家…

绵软无骨,一股女人的幽香扑鼻而来

一 候志是西北一家上市公司的中层主管,今年28岁,未婚,身材魁梧,浓眉大眼,目光坚毅。 一次公司决定派他去重庆…

八零后是在五讲四美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

我在《大宋笔记》的序言里说过,当今中国人是缺了一些精神的。 这个精神不是单一的精气神,这个精神是一种层次和思想…

县里有个文化地标建筑,就叫马金凤大戏楼

豫剧大师马金凤去世了。 她算是老家在当代最杰出的文化名人了,县里有个文化地标建筑,就叫马金凤大戏楼。 马金凤和…

杜家表叔,那些渐远的访亲往事

父亲生日,大姐发来手机短视频说:“看,杜家表叔也在咱家呢。“ 我并不奇怪,因为大姐这些年很少回家,她看到八十多…

在时光面前,谁都逃脱不了被风化的命运

无论是头顶上高远的蓝天,抑或是脚底下澄澈的河流,谁也无法掩饰那一抹难言的破败。一千五百多年的时间就像悠悠的蒲河…

付兴奎:远去的烛光(宁县一中学校时光)

钟声像一支犀利的箭头,从校园中心那片大树遮盖的浓荫里透射过来。马达般灵巧的踏板,柳絮一样的欢快的麻绳,还有飞翔…

一些气味、感官,如山间袅袅的清风......

一些气味、感官,如山间袅袅的清风,院子里沁透的花香,阳光下斑驳的光影,会在某个瞬间重启记忆的通道。 于是,一场…

坟前那片绿

太爷的坟因为几十年前的平坟运动,坟冢被平了

终于趁着清明节给爷爷奶奶迁了坟,这件事儿已经说了很多次。主要是因为奶奶淹墓了(墓进水了),另一个是爷爷寄埋了1…

成为一名普通的民政工作者,到底值不值得 ?

我曾常常问自己,当初放弃护理专业工作,成为一名普通的民政工作者,到底值不值得 ?寒来暑往,在困惑与迷茫中走过了…

我觉得小时候过年有意思,可能是我在骗自己

这些年过年其实真正觉得美好的回忆不算太多,多数时间都是乱七八糟的,既不能全家团圆,也不能吃好喝好穿好。 从很小…

疫情期间的每一个流调信息,都有很大的信息量

疫情反弹猛烈,这段时间看了很多流调信息。 疫情期间的每一个流调信息,都有很大的信息量。 有的人在流调信息里,不…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给弱小出路才是天道。

今天上午又是一轮抢购潮。 不少人醒来就看到一则“关闭五小场所”的通知,其中提到“除了主渠道四大商超的门店外,其…

纵是富豪之子、网络大V,如果违反法律法规......

一向撕人不倦的王撕葱被撕了。此前直言无忌的账号,已经因为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被禁言。这次其实是被追加处罚。 老鹿…

我的朋友说,今天不打能做到,天天不打肯定不行

今天是国际不打小孩日。 我的朋友说,今天不打能做到,天天不打肯定不行。熊孩子嘛,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我家里有两…

命河-劫难(14)上官姝,安息吧!

单位,永远回不去了!他被开除公职!

他沉默着,却在仅有的空间里来回走动着。自从适应了监狱的生活后还从未有如此的心烦,此刻的他突然很想上官姝。第二天…

命河-劫难(13)她忍不住又和老情人和好了

在她的身体里最引以自豪的就是这乳房,呈葫芦形

苏楠与情人短暂地分手后委托上官姝给她另物色一个情人,她说情人好比味精一样只是提味而已。上官姝当时把目标落实给上…

命河-选择(12)这是他们再见面后唯一的一句对话

这是他们再见面后唯一的一句对话。而上官姝也是一个宫颈癌病人。

麻维军的内心根本承受不了上官姝要离开的事实。上官姝提出的理由是她得了宫颈癌不想拖累他,而他不相信这个事实,一直…

命河-选择(11)女人的好色不亚于男人

女人的好色不亚于男人,只是大多数女人的好色是默默地关注

缪轩、麻维军带着康复的上官姝十月初回国以后,上官姝搬出了麻维军的家,她带着自己的小狗和一些换洗衣服回到亡夫留下…

命河-再遇(10)当两个男人为了上官姝睡不着的时候

上苍啊,你到底是想成全谁,还是想拆散谁呢?

七月底的某一天下午,上官姝的手指微微地动了一下。只一下,被细心的麻维军发现了,他正在给上官姝剪手指甲,刚剪完左…

命河-再遇(9)他们睡了,是因为心累

每天傍晚,麻维军给上官姝回忆他们的生活

在美国多呆一天,花销就在不断地增加,多亏缪轩的经济实力支撑着。如果没有缪轩,估计麻维军就得卖了房产给上官姝治疗…

命河-再遇(8)不幸的家庭各有其不幸的根源

他们多么想尽快让上官姝恢复健康而不是轻微的苏醒

当他再次风尘仆仆地从巴马飞来的时候,麻维军正在病房给上官姝擦脸。两个男人相遇,已经没有了当初的仇恨,彼此的眼神…

命河-再遇(7)上官姝懂他,他的心留给了上官姝

他在登记薄里翻来翻去,仿佛猎人找不准目标

上官姝与缪轩再次吻离开酒店,她把他送到宾馆门口,缪轩给了她一个吻转身下车,上官姝调转车头回了家。当上官姝上楼梯…

命河-再遇(6)上官姝与麻维军同居的第四年

两人像并驾齐驱静止停放的两辆马车,辕上套着爱情的缰绳

在上官姝与麻维军同居的第四年,缪轩晚上九点钟从巴马飞到了西华池出差,他到上官姝的单位向门房人要了她的新号码。这…

命河-同居(5)拒绝接受任何治疗等待生命的自生自灭

这是一个平淡而曲折的故事,两个命运多舛的人,结伴过日子

结伴 上官姝与缪轩分手后的第四年,她与老师麻维军走进了第二次临时婚姻。当时她儿子在电话里淡淡地对母亲说:“我爸…

命河-沉默(4)分手三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

她在镜子前审视自己的肉体,臀部肥硕略微上翘,腰部集中了一些脂肪

第一年 缪轩与上官姝分手后仿佛一个完整的球体破裂成两半,一个居之南,一个居之北,遥遥相对。 缪轩原来计划十年后…

命河-遇见(3)他们的情越浓,将来的悲剧越深

这个美丽的邂逅注定是一场悲剧。他们的情越浓,将来的悲剧越深。

第二十二天 在上官姝的心里,爱情与道德都想要。瓦西列夫说:深刻的爱情是两个肉体与精神相似的人的结合。他们的心在…

命河-遇见(2)心灵与心灵的对语,灵魂与灵魂的交流

昨晚梦到你了,那种场景真是久别的情人相见。

第十天 缪轩:“昨晚梦到你了,那种场景真是久别的情人相见。不要笑话我,我都抚摸到你了。那种感觉,我全身颤抖!难…

任何感情最初的时候都是真的,恨不得把自己的全部交给对方。

第一天 缪轩:我不知你的名,只记得你的姓,却在见面之后失眠了两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更像一个自己与另一个自己重…

小时候,外婆家有几棵核桃树,其中一棵在打麦场边上

儿子上初中了,每天晚上十点才能回家,第二天凌晨六点又得去学校,忙得跟陀螺似的,和儿子说句话突然成了一件奢侈的事…

我那家报亭以废铁价折卖给一位惠州的生意人

赤日炎炎,却没有那种闷热的感觉,走在堤畔碧树的浓荫里,脚下是润滑的卵石,身旁的夹竹桃开的正艳,前方的池中碧波荡…

花三个多钟草就这篇文章,唯以寄托哀思

题记:从下午七点接到阿德电话那刻起,我心底一重一重涌起的尽是忧伤,花三个多钟草就这篇文章,唯以寄托哀思,老友:…

她说那种咖色的铝合金窗现在一平方要两百四

天气越来越冷,办公室有一扇窗摔碎了,无法修得,我上街去订制新的。 小城的清秋略显冷清,尤其东关这条长街,虽然道…

或许那是一个平行的世界,在冬至日充满了来自天堂的狂欢

1、冬至夜,十字街四角许多人在道边烧纸,为另一个世界的亲友送冬衣和纸钱。 行过路口,正有一家三口在路边划圈,上…

半生涂鸦,却无一建树,无佳作,无流派,无圈子

九月份,朋友邀我写影评类文章,许以每篇三百元润笔,一时颇为心动。 作为喜写作的人,半生涂鸦,却无一建树,无佳作…

学生时代我一直生活在安兴老城里,其时老城已破败

学生时代我一直生活在安兴老城里,其时老城已破败,无有完整的遗存,唯留下黄土夯筑的坚实土城,城门文革时就挖掉了,…

覆盆子的藤自然的在水泥脊架上伸延,形成天然的凉亭

住进宿舍的当天我就发现,站在我住的五楼阳台向外望,马路对面的就是同福鞋厂的花园,花园的面积不大,七、八亩见方,…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我发现这小东西也是有灵性的

丢丢来到我家,已经七年多了。记得第一次进家门时,那双明亮亮的小眼珠子,看见你就目不转睛,卷曲的毛成红棕色锃光瓦…

我的色谱体系中,几乎没有什么色彩,能与麦黄媲美

牛浩东油画《锦绣大地》 麦子黄,是一种色彩,也是一种标志。金黄色的麦浪,是迷人的色彩,而麦子呈现出黄色时,意味…

看在老婆长得漂亮的份上吧,来往半年后我们定婚了

我和老婆是在1986年春节过后认识的,她小我一岁。当时她刚刚工作,是西峰宾馆招的第一批服务员,当时招收的条件必…

一步一步,我想我终会成为我想成为的那种人

​​ 你没告诉过我应该戒烟的,但是我想,这是我最后一包烟了。应该戒烟了,不论是你在,或者不在。你没告诉过我应该…

父亲在世时经常给我讲,做人要实在,工作要努力

今年4月27日是父亲去世21周年的纪念日,想着写点什么怀念父亲。 父亲1933年3月出生在宁县中村乡孙安村的一…

不用想着如何应答,不用顾及对方的口味与感受

佳黛会在清晨6点准时起床。穿着昨夜的棉布睡衣将浸泡了一夜的小米倒入锅里盛上清水,滴上两滴植物油,倒入半袋豆浆粉…

我那时不懂,却也明白母亲大概是不赞许的

2016年旧作。 01 — 三月,朋友在鸡鸣寺拍摄的木笔花。   02 — 16年。冗长的夏日。  …

我很喜欢她,觉得她像街头的小混混一样可爱

哥哥长得真俊,真像张国荣。 眉眼含笑,是多情人。 后来长大后,看到一副张国荣的老照片。白衬衫,黑西装,领口处打…

等她匆匆忙忙赶到餐厅时,我正坐在那儿认真看书

世间的清风朗月,如同一种静默的召唤。 有时候会一意孤行的离开,无法停息。 被问及,平时出门时,一定会带的物件。…

周末一天只喝水,一只苹果,没有饥饿感

夜里下了雨,晨起时仍在滴滴答答。 咳嗽未愈。周末一天只喝水,一只苹果,没有饥饿感。这种状态延续到新的一周。中午…

银杏

下了一场雨,庭院小坐,那人素衣明眸

去鲜有人至的弄堂里,听评弹。这倒符合评弹的气质,不热闹,不赶时,但听到动心处,必是大珠小珠落玉盘。恰如好的爱情…

余生,只求起居多福,清安喜乐,删繁就简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这缘,原是一颗清静心。 余生,只求起居多福,清安喜乐,删繁就简。 折素心梅一枝…

长勿相忘

成全、妥协、遗憾、抱歉、后悔、执念

余生可期,但如程灵素,长居药王谷。白茶红梅,两无猜嫌。布衣饭菜,一生长乐。 以往我对人事,总有太多商量不定。成…

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和他去看冬天的陌生小镇

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和他去看冬天的陌生小镇。茫茫白雪覆盖下的低矮紧凑的房屋,高大树木、山岭、寂寂的河流。我们一起…

夜色太黑,不知道它的方位,应该是在附近

春生,你是否闻到空气中隐约的花香? 是紫藤吗? 不是,紫藤花已落。 也许是茉莉或者其他花树。 是槐花。这个时节…

我并不知道如何会有一株这样高大挺阔的花树

一株琼花穿破暗夜,低垂至我眼前。 我并不知道如何会有一株这样高大挺阔的花树,又是如何在这细长柔嫩的枝条上长出这…

青柠,老屋下的樱桃树今年又结满了殷红的果实

清晨八点,陆青柠坐上开往济南的列车。 只因沈云和发来消息:青柠,老屋下的樱桃树今年又结满了殷红的果实。 青柠特…

唯愿道路是平坦的,如果不能就让它崎岖而有风致

风雨又至,冒雨往后山走了一段路。松云蔓延,裙裾如染。 在众多道路中,选择最崎岖困难的一条,独自走完它,穿越它。…

夏日炎热相逼,煎药者只恐煎出燥热之心

人间四时最适宜煎药者当数:秋。 春事烂漫,百花之气已冗长,再添药香,倒显芜杂。夏日炎热相逼,煎药者只恐煎出燥热…

银杏叶泛黄,落了一地的果实,才惊觉秋已深

在亭子里小坐,银杏叶泛黄,落了一地的果实,才惊觉秋已深。 收到她寄来的包裹,一条用旧毛衣碎块缝制成的大块地毯,…

炉火上温着酒煮着茶,想想便觉妙上心头

雪是静的。悄悄的,寂然的,推门竟是铺天盖地。它是什么时候来的? 偏爱宋人笔下的雪,它是东坡那句“人生到处知何处…

心念

不妨给自己画个圈,圈善为内,拒恶于外,守住本心

稚嫩的白色小蝴蝶,才会将一朵枯萎花朵残留的香气,误以为春天,还要贪恋地多嗅一口。 两人从不同道路抵达同样的地点…

小阳春

大到宇宙的起源、物种的演变,小到生活的细节

午睡醒来,用藤椒酱拌了米线,坐在厨房里,读着神话故事慢慢吃完。辣极,额头沁出汗来,暖风从敞开的门户吹进屋,掀动…

溯流而上

老式的楼房,每户都有一个露天的方形小院子

白色野蔷薇盛开在道路两旁,我们沿着台阶往上走,轻轻抖落裙子上的花瓣。 记忆里老屋门前有一条小河,河对岸的小树林…

落雪无声

细密的雨,似雪一样密密地落在脸上,沁凉

01 大雪日,落雨。 细密的雨,似雪一样密密地落在脸上,沁凉。 在路上邂逅的女子。衣着素淡,穿咖色大衣,裹着灰…

王维《辛夷坞》有诗: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01   公园散步,遇工人修理树木,砍下的花枝错乱地堆在一旁,断裂处散发辛辣清香。迟疑了片刻,问能不能捡几枝,…

风有信,花不误

重读日本诗人精选俳句集,闲暇时摘抄喜爱的小句

雨后,适于清晨散步。不带手机、不听音乐,两手空空,行于明暗交替的天色中。道旁的老树间探出新枝,近处、远处铺满嫩…

空气里,秋天的气息,清冷中夹杂着海水的味道

01 车子疾驶在起伏重叠的山路上,打开窗,听着风哗哗吹过的声音。空气里,秋天的气息,清冷中夹杂着海水的味道。 …

远山的呼唤

只是站在那里两相对视,山不语,人也无言

「启航」 你听过远山的呼唤吗? 照月曾对一位朋友说过,等手上诸事安排妥当,不管天涯海角都要去看一眼雪山。只是站…

万物更新

能够在春天开放的花朵,最终会等到一个全然的春天

听闻: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这回响不必来自于某一个特定的人,它可能来自于任何一个人。 一个安静而心意坚定的人,…

她用各种短外套搭配不同样式和色彩的半身裙

01 写字楼斜对面是一家大型购物商场。他每天从大厅进进出出,很少注意到对面日新月异的境况。 这会儿,在门口等车…

小时候学校一放假,就到距西峰30多公里的姥爷家去玩

小时候学校一放假,就到距西峰30多公里的姥爷家去玩。姥爷家在宁县瓦斜乡永吉村南嘴队。姥爷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

也有很多人和我一样,迷恋小时候罐头特有的味道

周末的时候在超市里买了几瓶罐头,来单位的时候顺便带了一瓶,晚上睡觉前在椅子上坐着坐着就拆开吃了,似乎总觉得对罐…

纯粹的精神 儒雅的风度—油画《大律师》欣赏

《大律师》 布面油画  50x40cm 这是牛浩东的一幅人物肖像油画,作于2018年。这幅作品的创作动机,应该…

蒋勇律师说要为每一位中国律师拍张职业照

2016年1月,我第一次见到蒋勇律师,那是他在兰州开办诉讼可视化的讲座。不仅他来了,他还带着专业的人像摄影师和…

放心,我一定能保护你的

西北师大知行学院是甘肃政法学院的后花园

社会也有许多像花朵一样地方吸引人,魔力般的象牙塔是被激情重建,这都为了青年人,它让一切生命都充满了生机,连校园…

“你再等我几年!”你的男神还不是你的

他为什么一点都在乎我,又让我等他几年?

“他为什么一点都在乎我,又让我等他几年?”这句话可能困惑过很多恋人。我身边的很多同学、同事、朋友都和我聊起过情…

大约十几年前,江南乌镇,写了一首小诗

浸在自己的冷漠里 悠闲在江南的小巷 用斑驳的陈年 思衬我半生的孤独 逢着一位追逐影像的姑娘 我无意她轻盈的身姿…

我忽然就明白,原来就在这里,老徐曾仓促了那年的牵手

这是一组拍摄于几年前的原生态不加任何修饰的图片消息,坐标甘肃环县,若有乡愁,可多看看。 部分图片应该为我的原同…

回忆梦境,她像忍者一样,与两个黑衣人搏斗

十二月中旬的一个清晨,方妮像往常一样,懒懒地伸伸腿,浑身的肌肉跟着舒展开来;搓搓手,搓搓脸,才掀开被子;一夜的…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