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文袋网站 知识 周祖(9)以邻为友 以民为本

周祖(9)以邻为友 以民为本

01

通过庆节出使西王母国,双方签订合约后,公刘改变了以往闭关自守、独打独闹的政策,开始注意学习外地生产技术和国家管理经验,也注意物种交流,以增加国内农作物品种,丰富国内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

为了使庆节了解国情,受到锻炼,公刘带庆节先后访问了西部的邻国共国、阮国和密须国,同这些国家建立了和平共处,互通有无的战略伙伴关系。

公刘还带庆节访问了西边最重要的国家西王母国。

西王母国住在泾河上游岸边的一座高山上。

这个山,人称回山,山上有个池,叫瑶池。

西王母就是西王母国的君长。

这个国家很早就和中国有了交通,尧舜时期就和中国有来往。

但这个国家以畜牧为主,它拥有西部高山大川和广阔的草原,牛羊多得难以计数,珠宝美玉堆积如山,珍禽异兽繁多,奇花异草争相斗艳,是西北最富裕的最富强的国家。

公刘和庆节到西王母国后,西王母特地在瑶池设宴以贵宾和亲戚招待。

筵席上,不但有牛、羊、鸡、兔、猪、豹、鹿、鱼肉所做的各种美味佳肴,还有桃、梨、杏、枣、核桃、葡萄等各种五颜六色的水果。

公刘对每样肉菜都品尝一口,对每样水果都要尝一尝。

他觉得个个味道鲜美,泌人肺腑。

西王母还陪公刘参观了许多地方。

在崆峒山,西王母向公刘介绍说:“这是仙人广成子修道的地方,也是黄帝上山学道的地方。我的先祖老祖母曾给黄帝赠送过白玉环,给舜帝赠过玉块。后来舜帝就把泾河上游这一块地方划给我们先祖,成为屯兵养畜之地。”

公刘还参观了西王母宫。

这里建筑华丽,金壁兰瓦,雕梁画栋,十分高雅。

西王母住的宫室更是讲究,外有橱窗,内有帘帐,宫灯高悬,珠露晶晶,床上,虎皮铺垫为褥,狐皮做被。

公刘问西王母:“你们国家为什么祖祖辈辈以女人为王呢?”

西王母笑着说:“这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原来曾经以男人为王,但是部落内为争王位斗争激烈,今天你杀我,明天我杀你,部落难以安宁。后来天上一个大力士女神下凡,带领女兵女将,征服了草原,自立为王,并且宣布今后草原上为女儿国,选女人为国王国母,要一辈一辈传下去。那个男子若出来称王称霸,全国共讨之,全民共诛之。由于我们在中原的西部,中原人就称我国为西王母国,时间长了,我们自己也这样称呼自己了。”

公刘问:“你们的国土到底有多大?”

西王母说:“我们的国界西边到昆仑,北边到北荒沙漠,南边到通天河,东边就是你们豳国了。不过这中间还加了一个小共国、阮国和密须国,这些国家都向我们称臣纳贡。”

公刘听了西王母的解释,方知西王母国的来历和范围,更加重视这个重要国家了,他将自己带来的庄稼种子、麻布、丝绸送给西王母,西王母也回赠了许多果树种子和种苗。

两国从此建立了良好的国际关系。

公刘回国后,首先将西王母送给他的桃种种在城东从桥山流下来的一条河川里,几年后这里就生长出一片桃林。

结出的桃子甘甜可口,同西王母国的桃子一个味道。

后来这条河叫九龙河(注1),这里的桃子已传三千多年,人称黄甘桃,名扬国内外。

公刘又将带回的梨树枝条嫁接在南豳一带的梨树上,成活后结下的梨子皮薄、水大、味香,被群众称为“豳州梨没渣。”

公刘又将他带回的枣枝嫁接在公刘邑周围的土枣树上,结出的枣子又大又甜,成为当地的一大优良品种,繁育千年,历代曾向皇上进贡,所以又称“晋枣”。

公刘一生爱吃桃子,生前,他曾经常到九龙川里育桃,死后,儿子庆节就将他埋葬在九龙川的桃园里。

后来他的儿子庆节,孙子皇仆以及差弗、毁俞、公非、高圉、亚圉、公叔祖类共8人都先后葬于九龙川的二级台地上。

公刘第九代孙古公亶父南迁岐山。

从此,这条川就叫九陵川,这条河就叫九陵水,直到唐代以后才逐渐演变为宁江和九龙河。

为什么会演变成九龙河呢?

因为过去民间认为皇帝是真龙天子,皇帝就是龙。

在九陵中埋着九个皇帝,也就是九条龙。

因此,九陵水演变为九龙河是顺理成章的。

02

公刘在发展经济、巩固边防的基础上,开始向四周扩展领土,扩大疆域。

他在国内实行了全民皆兵的兵役制度。

家家男子都有兵器,平时交部落首长保管,打仗时每人发一件,全民总动员。

在《诗经•公刘》中就有“维玉及瑶,鞘奉容刀”的诗句,意思是周身佩带着闪闪发光的宝石和刀鞘。

还有“思辑用光,弓矢斯张,干戈威扬,爱方启行”的诗句,意思是说“和睦团结争荣光,张弓带箭齐武装,盾戈斧钺肩上扛,开始动身去远方”。

公刘向北扩展领土到达今宁夏,向西扩展到达今固原,向南到泾河南边,向东越过子午岭到达陕北,成为西北势力较强的方国。

公刘之后的九代子孙,除古公亶父南迁岐山周原外,其余八人都是生活在豳城公刘邑,死后葬于九陵川。

公刘的后代,都继承了公刘及历代周人先祖在豳地开创的基业,继续发展农耕文化。

《诗经•七月》所提及的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情况,并非单指公刘时代,也包括了后代子孙创建和发展农耕文化的情景。

从诗篇中,我们看到公刘后代在豳地已建造宫房,在民间乡村组织中已派有督促农事的农官。

农夫还要把饭菜送到地头,让农官老爷充饥。

每年庄稼收完,还要集中练武、打猎。

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巩固和发展,使豳地出现了奴隶社会初期的国家雏形。

同时在扩大疆域的过程中,也逐渐融合了周边少数民族加入姬族。

另一方面,由于姬族的发展,侵害了西北其他戎狄部落的利益,于是同周边戎狄部落的冲突和战争频繁发生。

有一次,北部边境守将报告,北方狄人獯育部落南下,占领了北豳许多地方。

公刘准备派儿子庆节和大将刘昌带兵征讨。

这件事被老王鞠陶知道后,立刻加以制止。

他因爱孙心切,怕庆节带兵出征发生意外,便对公刘说:“我决不让你叫庆节带兵出征,也不要和周边再打仗了。”

公刘对父亲说:“那怎么办呢?獯育人已南下到北豳,离不窋城不远了。那里是我们的创业基地,又有我爷爷的陵墓。”

鞠陶说:“这件事交给我,我亲自去北方和他们谈判,顺便再祭奠一下你爷爷陵墓。”

公刘说:“你已年过花甲,怎能担负这样重大的责任呢?”

鞠陶说:“我觉得我的骨头还硬着呢,脑子也特别清醒,你就放心吧!”

公刘说:“你去,兵带多少?将带几员?”

“兵带十名,将带刘昌一人。”

“这怎么行?”

“我是去和谈,不是去打仗,带那么多兵将别人会说我们没有诚意。”

公刘一听,感到父亲有可能向獯育作出更大的让步,就探问道:“父亲,你去和獯育和谈,底线是什么?我们是否要向他们作出较大的让步?”

鞠陶说:“不说这个。我问你,你当年一当上国王为何要带上国人南下,把京城建立在大原中心豳城?”

“那是为了向南开辟更大的国土。北面那是十分干旱的不毛之地,只能牧羊,不能种庄稼。而我们姬家是以农耕起家的。要种好庄稼,就要选择平坦肥沃的土地。所以必须向南发展。”

鞠陶摸着胡子说:“你说对了,你也真的这样做了,所以我们豳国才有今天这样好的局面。我还有个设想,到百年或数百年后,我们还可以再向南发展,回到祖籍之地邰地,然后夺取中原,那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

公刘听到这里,恍然大悟。

原来他父亲已将数百年后的远景目标说出来了,怪不得当地人称老王为圣人。

公刘对父亲说:“你已经给我们姬族的发展画出了蓝图,使儿非常佩服。北边的边防就由父亲处理吧!”

鞠陶说:“我也给你交个底,我处理北方边界的底线是边界保持安定,但不放弃国土,只允许獯育人可以越界放牧牛羊。我想这个条件他们是可以接受的。”

“父亲英明。”公刘完全同意鞠陶的意见。

鞠陶说:“我年事已高,国家大事全靠你了。在我有生之年,再到北豳去一趟,看一看你爷爷和我的创业之地,也就心满意足了。”

公刘听父亲说出“有生之年”这句话,心里真有点凄惨,感到父亲确实老了,心里感觉父亲好像在留遗言。

03

鞠陶带领人马及老夫人杏花向北行走了两天,终于到了不窋城。

他先爬上东山祭奠了父亲不窋陵墓,又到东川杏花的娘家樊家老庄村(注2)祭奠了杏花的父母坟墓。

杏花想起昔日的生活千变万化,感触万端,她跪在父母坟前放大声哭了一场,鞠陶和随行人员无不掉泪。

鞠陶又带领人马到了西川,向西北行走四十里,便到了刘坪。

这里已被獯育人占领。

鞠陶走到村口一看,村上插着獯育族的大旗,村口站着一排握矛拿盾的兵丁。

鞠陶老远就下了马,把兵丁安排在山头上,只带刘昌一人向村子走去。

对方有人喊:“干什么的?”

鞠陶说:“我是豳国老王鞠陶,请你们头人见我。”

对方说:“你是不是要和我们打仗?”

鞠陶说:“你看,我只带着一个兵,像打仗的样子吗?”

“好,我带你们去见我们的头人。”

獯育民族纯粹是个游牧民族,这几天在这儿放牧,过几天去了别处。

他们的头人在村子中间搭了一个很大的帐蓬。

鞠陶走进帐蓬时,只见头人身穿白羊皮袄,头戴一顶插着野鸡尾毛的毡帽,脚穿毡靴,手拿一把铜刀,威风凛凛地坐在帐蓬中间。

鞠陶很有礼貌的向前打躬:“豳国使者参见头人?”

“你是豳国什么人?”

“我是公刘的父亲,人称老王。”

头人听说是老王亲临帐蓬,立即下台让老王上坐。

双方坐定后。头人问鞠陶:“你干什么来了?”

鞠陶反问道:“这里是豳国的草原地带,你们跑到这里干什么来了?”

那头人骄横地高声说:“我们那里草原虽然广阔,但风沙太大,一到冬天雪盖草场,无处放牧,这就必须南下多占一些地方。”

鞠陶说:“这是我们豳国的土地,怎么你们说占就占呢?”

“豳国?什么狗屁豳国!你们的祖先远在邰地,是你们先来这里,并把这里的狄人都融入你们的部族。难道我们就不可以来吗?”

鞠陶说:“可以来,可以来。你们占领这些地方,无非是为了放牧牛羊。咱们中华土地辽阔,生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民都有一份。我们在这里建国立业,是为了人民生存。你们在这里放牧,也是为了人民生存。咱们两家是可以和平共处的。”

“如何共处?”头人问。

“你们应承认这块土地是我们的,因为天下早有个规矩,先到者为君,后到者为臣。我们已经到这里经营三代,这是西北各国都承认的。你们来到这里无非是为了放牧。我们允许你们越界放牧,但不要伤害当地老百姓。你看这样行吗?”

头人一听,哈哈大笑,说:“只要允许我们在这里放牧就行了,我们要下那些荒山干什么!说不定那天我们又会搬家到别处去!”

鞠陶说:“这就对了。你只要承认这里的山川是我们豳国的就行了。咱们都应该以邻为友,共助共存。”

“可以可以。”头人满口答应。

不费吹灰之力,一场边界纠纷就这样解决了。

这天,头人留鞠陶吃烤羊肉,可是这些烤羊肉都是半生半熟,鞠陶吃不惯,但又不吃不行,于是勉强吃了个半饱,回到住地觉得肚子疼,再加上北方天气寒冷,鞠陶受了风寒,浑身发烧。

这里又没有医生看病。

第二天,鞠陶心脏病发作,竟牺牲在刘坪村。

刘昌将鞠陶的死讯向獯育头人做了通报。

獯育头人大惊,立刻作出按豳国习俗埋葬鞠陶的决定。

出殡这天,北豳民众有万人参加,獯育头人也杀了一头牛,十只羊来招待豳国送埋的宾客。

从此,鞠陶就永远躺在刘坪这块农牧结合的土地上了。(注3)

埋葬了鞠陶,刘昌和鞠陶夫人杏花一路哭哭啼啼回到豳国京城公刘邑。

公刘和庆节将鞠陶的神牌安放在上房中央,叩头祭奠后也痛哭了一场。

04

鞠陶七十九岁去世,此时公刘已四十九岁。

公刘回想起他父亲鞠陶五十二岁时已让王位给他,那时他才二十二岁。

他感到现在快到他给儿子庆节交班的时候了,趁他年纪还不大,身体健壮时,把王位让于儿子,使儿子在王位上锻炼得更硬棒一些。

春天到了,桃花开了。

公刘带了一些随从人员,和儿子庆节一起,到豳国各地视察,他想让庆节多了解一些国内的地形和民事民情。

他们从京城起步,顺着从东边桥山流下来的一条小河川,向东走去。

公刘边走边对儿子说:“这条川的上游有个龙池。龙池水一年四季都不会干涸。这条河就是从龙池里流下来的。在川道的中部,有一个桃花园,这里的黄甘桃种就是西王母给咱们的。你还记得吗?”

庆节说:“当然记得。西王母的恩德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父子二人说说话话来到桃园。

他们举目一望,满川桃花红似火焰,香气四溢。

看园子的农夫正在桃林中间松土锄草。

公刘赞叹道:“真是青山深处多雨露,桃花园里可耕田啊!”

庆节也说:“火树银花造仙景,青山绿水绘画图!”

公刘对庆节说:“这里的风景如画,又有龙水相伴,我死后你就将我葬在这桃花园里。”

庆节一听心中暗暗吃惊,心想:父亲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是就是遗言呢?

他心中此时突然有些伤感,赶快向父亲点头答应:“父亲,百年后我一定满足你老人家的心愿。”

公刘满意地笑了。

05

第二天清晨,公刘和庆节别了龙川桃花园,向南登上了南庙原。

他们到南庙原一看,在一个有百十孔窑洞的村子里,人们拉羊抱鸡集合在一个大场的土台前。

公刘不知他们在干什么,就站在稍远处观看。

只见在一个土台上放着一个木牌位,上写:“稷神之神位”五个大字。

全体民众一起跪下向稷神叩首,然后把一羊一鸡宰杀在土台下,又将羊头和鸡头献在神台上。

“你们这叫干什么?”公刘上前问一个老年人。

那年长者说:“我们在祭奠稷神。今天是四月初一,每年都要这样祭奠。”

公刘问:“这稷神是谁?”

“神农后稷呀!是他创造了农耕,给我们农人衣食温饱,我们怎能忘记他呀!”

公刘一听什么都明白了。

他和庆节赶快过去大礼参拜。

大家不认得公刘和庆节,都觉得奇怪。

公刘大礼一毕,向大家说:“大家还不知道吧,神农后稷就是我的最老的老先人,我就是他的后裔公刘。”

众人一听说是公刘,全体立即跪倒下拜,说:“原来是王爷到了,王爷多福多寿!”

公刘将众人扶起说:“我来看看大家,大家日子过得还好吗?”

“好,好!自从王爷建立豳国以来,我们都是王爷豳国的老百姓,现在一不愁吃,二不愁穿,三不怕蛮人捣乱,真是国泰民安哪!”

公刘心里十分高兴,问:“你们祭祀稷神怎么来得这么早?”

民众回答说:“今天不但是祭稷神节日,还是初一,早社日。我们每月三次即初一、十一、二十一,都要来这里集会,先祀稷神,再搞交易,互换生活用品,调剂余缺。”

公刘对这种活动大加赞扬:“好呀,这可是个好办法呀,这早社活动就是集市活动呀,全国都应该这样搞,推广你们的经验。你们这个原上的各个村庄是不是都这样搞早社活动?”

“是呀,是呀!”

“好!”公刘把手一挥说:“我命名你们这个原为早社原!”(注4)

“谢王爷!”

06

公刘辞别了早社原,和庆节继续向东走。

经过两天的行程,便到了桥山脚下。

这桥山主峰插入蓝天白云边。

山岭从南向北形成一道长梁。

长梁两边是逶迤起伏的山峦。

山上长满了梢林,并夹杂着一些高大的的树木。

公刘对庆节说:“儿呀,这就是我们豳国东边的边界,边界那面就是商朝土地了。”

庆节点头说:“儿知道了。”

公刘说:“你知道我这次带你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吗?”

庆节说:“是为了了解民情吧!”

“不!我引你来是为了祭拜我们的另一个祖宗。这桥山西麓埋葬着我们的祖先黄帝。最早的黄帝也姓姬,后来他的后代有什么姬后氏、帝律氏、帝鸿氏、有熊氏、公孙氏、轩辕氏等等,这些只不过是他们的后代继承人罢了。我们姬家人不能忘记黄帝啊!”

庆节以往以为自己知识多多,还认为自己的能力已超过父亲。

今天一听父亲的训教和解释,才觉得自己十分渺小和无知,觉得父亲十分伟大和不平凡。

他们再向东走了十里路,前面一个土岘子挡住去路。

这土岘子像个桥。

在这土桥中间一峰耸起,像一顶大园帽盖在桥上,大园帽两边是两条深谷,谷中有细水分流两边,最后形成两条大川大河,向西注入泥水。

公刘给庆节介绍说:“这个地形就是二龙嬉珠地形。黄帝埋在这里当之无愧。”

庆节一听,心中十分激动,忙问:“父亲,那我们这里就是黄帝的创业之地了。”

公刘说:“古人有死了还葬故土之习俗。黄帝能葬在这里,说明了什么?这还不明白吗?”

庆节高兴地说:“那么我们这里就是黄帝得道之乡、你老人家积德之地啊!”

公刘笑眯眯的点点头,说:“是呀,是呀!咱们还是先去祭奠一下黄帝陵吧!”

于是豳国的国王公刘、太子庆节以及随行的大队人马在桥山之下,杀羊、宰猪,大祭黄帝陵,惹来了豳原数千名民众前来观看和一同参加祭奠,这恐怕是五帝以来最大的一次祭祀仪式。

祭祀一毕,公刘指示手下人给黄帝立石碑一座,上写“黄帝古冢”。

公刘和庆节祭祀了黄帝,又向南行走。

他们过了白水,又走到赤水河边。

前面有人报告说:“我们再不能向前走了,再走就到商王边界了。”

公刘说:“那就到此为止吧,我们在这里立个石碑,上写‘豳乡’二字。”

随行人员就照着做了。

公刘从这里又转向西南行走,到了一个小土城跟前。

这土城只住着十多户人家。

为了防匪防盗,居民才齐心合力打了这座土城。

公刘问这小城里的居民:“你们这里归豳国管辖,还是归商王管辖?”

居民回答说:“是豳国管辖,再往南十里就到商国了。”

公刘说:“我们也在这里立个碑,上写‘豳城’二字。”

随行人员也照着做了。

公刘再向西南到泾河边。

泾河对面就是马坊原。

公刘知道这里是丝绸之乡,也是他夫人巧莲娘家的住地。

公刘一行搭木船过了泾河,上了马坊原。

马坊原上的民众,见是公刘到来,都排起队、敲锣打鼓来欢迎他。

公刘对他们说:“马坊原是我们豳国在泾河南面唯一的一块国土,我们一定要守住。”

他又转身对庆节说:“这也是我对你的一个交待。”

庆节说:“父亲,我记下了。”

公刘又问民众:“你们的南面是什么地方?”

“是密须国。”

“西面呢?”

“是阮国。”

公刘说:“我们也在这里立个石碑,写上‘豳原’二字,我们要记住我们的四邻,要同他们和睦相处。我在这里住几天,看看你们,然后就回京城了。”

庆节这次跟随公刘出游访问,真是增长了知识,增强了见识,更加佩服父亲的才干,更加体会到一个国王的责任重大,他暗暗下定决心,在他父亲的有生之年,把掌握国事、以邻为友、以民为本的本事学到手。

公刘回到京城的第二天,就召集文武大臣宣布,将王位让给儿子庆节。

自己带了夫人巧莲住到龙川的桃花园里。

庆节接班后,立即宣布将公刘封为老公,将公刘邑改名为豳城,正式定都豳城。

如果朝里有什么大事,他还是常常去桃花园向父亲公刘请教。

有一年春天,清明节之前,公刘随带夫人巧莲和儿子庆节骑马北去。

他们从铁李川过了泥水河,上原到了刘家店,公刘夫人突然生病吐血,昏迷不省,第二天就死在这里。

当地群众一致请求公刘将娘娘埋在这里,他们世世代代祭奠。

公刘难违群众的感情,就答应了。

从此这里就有了一座公刘夫人墓。

公刘死后,当地群众为了纪念公刘和夫人的才德,就在这里盖了一座老公庙,也称公刘殿,世代香火不断。(注5)

注1:九龙河:古称九陵水。因该川埋有九个周祖陵而得名,即今庆阳市宁县九龙川。

注2:樊家老庄村:在今庆城县玄马乡。

注3:鞠陶陵:在庆城县西刘家坪,坪上有座山丘,民间称老王陵、天子冢。

注4:早社原:即今天宁县的早胜原,是庆阳市的第二大原。

注5:公刘庙:在今庆城县南80里,西峰区东20里,明清庆阳府志均有记载。公元2002年庆阳市香包民俗文化节期间中国民俗学会命名公刘庙为“华夏公刘第一庙”。

招文袋(www.zhaowendai.com)为公益性网站,内容原创或转载(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是出于向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或媒体机构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如您需要转载本文,请联系作者同意后,注明文章出处@招文袋网站:https://www.zhaowendai.com/?p=3508

关注微信公众号: 招文袋

公众号ID:zhaowendai-com 招文袋平台欢迎各类优质自媒体作者投稿,帮助原创作者实现价值传递和平台推广。我们希望招文袋网站的开放视野,可以为大家带来不一样的访问收获。

周祖(8)教民稼穑 以法护农

周祖(10)古公南迁 季历兴周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