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文袋网站 生活 郊县人都是老实人(小小说)

郊县人都是老实人(小小说)

贺总接了郊县的一个小工程,发信息让找两个装卸工去城西巷仓库拉一批脚手架和几十张欧松板过去。

联系开车过来司机,去城西巷之前我们先去了团结路口,那块地方是城西最大的民工市场,整天熙熙攘攘地挤满装修工、清洁工、粉刷工、水电工等各类民工,我们的轻货车在附近一停,立马就有人朝我们围过来,喊是不是找人,要找什么,我有车窗口喊说找俩个装卸工,立马就有一堆民工围挤了过来,冲在前面的两个四十来岁的壮实汉子一过来就直拉车门挤了上来,一个又胖又黑,一个络腮胡子,他们一上车就喧宾夺主的朝后面喊:“别挤了,老板要两个人,够了!“

围上来的民工就怅怅然僵住了,继而就有人失落落回退,我对这两人先入为主的自负行径多少有些反感,转头问:“还没说要你们呢,工价还没谈!“

络腮胡和他旁边的胖黑汉子就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络腮胡说:“你们当老板都不会亏待我们出苦力的,我们郊县人也都是实诚人,不会坑人的,咱们先看活,看了活再说价。

640-51

郊县离黄原城不远,在城里干活的民工很多,口碑还相对不错,装卸这活也没什么技巧,谁干都一样,于是我就没再考虑换人,只是很直白的告诉他们:“就装四五十张木板和大概二十套脚手架,用不了多久,我给你们开个价,一人八十(块),愿意干就走,不愿意干就下车,我另找人。

络腮胡子就笑着说:“老板加点吧,你也知道现在的工价,我们做小工的上门干活半个钟这大半天就过去了,自然最少算半个工的,你最少也应给我们一人一百的,你们不在乎这个小钱,全当是帮衬我们下苦人两碗面钱吧!“

我答应了,嘱咐司机驱车前往仓库,顺路给他们买了一箱饮料和一包黄州烟,因为天气确实热,我想到了仓库那边也没有饮水器,这方面我们贺总也一贯很讲道义,对农民工还是蛮有感情的。

仓库的门道有点窄,货车并不能停靠到卷闸门跟前,所以板材和脚手架抬出仓库总要抬二十来米方能装上车,两个郊县人抬了两张板就不干了,或许是觉得欧松板挺沉,或许他们一贯会这样做,相互间嘀咕了几句就过来找我叫价,说他们先前没见到实物,不知道这板这么重,还要抬这么远,所以得加工价,不加就不干。

我一愣,这早先说好的事情怎么能半坡抬价,我很不客气地问他们想加多少,他们说一个人加八十,简直是狮子大张口,我一下子火了,说不干就走,大不了我们另叫人,络腮胡子却说不干得送他们回去,要不就给他们支付三十元打的士的费用。

这话就不厚道了,车是你们自动坐上来的,大老远拉你们过来也是给你们节省了坐车钱,现在不想干了,凭啥还要我们送回去。

胖黑汉子和络腮胡子都争上了,说肯定要送他们回去,他们过来时也说过看过活再议价,说我们一定要讲价,说四五十张板他们也认了,以为是三合板五合板一类的,根本就没想到这么重的板,板这么重肯定要加价,不加价就得送他们回去,他们出门干活许多老板都是接来送去的,这也是规矩。黑胖子还嘟嘟囔囔地说,这话我们不干,你在团结路口叫谁都不会干,别看人山人海的,我们回去一说,谁给你下这苦呢,这么热的天,几吨的货给一百元谁给你装!

我心里一时有些烦躁,但仍权衡了一下,时间已过了三点,来去一折腾止少得一个多钟,赶到郊县就会很晚,司机明白我的心思,就过来打圆场,说板子确实重了点,但你们郊县人也不带这么做事的,也不能狮子大张口咬死口,这会儿你们回市场也不一定还能找得到活,找不到活今天不就完了,给你们适当加点快快把车装了去。

几番口舌争辩,最后我不得不妥协,答应给他们每人加五十块。

材料还没装完,贺总的电话又打来了,问我们有没有出发,说没起步的话再加装12块玻璃瓦,附近有个小项目用的。

我挂了电话给两个郊县人说明情况,说还要加装12块玻璃瓦,也就几分钟的事情,话还没说完,黑胖子马上就摆手,坚决地说:“不干,不干“。

络腮胡子则说即使要干,也得加工价,这年头出门就是为了挣两个,活就没有白干的。

这都是什么人嘛,我心头一时非常的不悦,这么点活,你们不来的话我一个人一百二在民工市场上找谁都会高兴干的,刚才答应了给你们加五十块,这会又得寸进尺了。

郊县人倒振振有词,刚才说的是刚才的事,是议定的欧松板和脚手架,你这是要加装玻璃瓦,一块六米长呢,怎么能让我们给你白干。

玻璃瓦是有些长,可直白地说,不是太长的话,或说不是车箱里已装的七七八八的话,空厢我估计我同司机司傅俩个都装上去了,谁愿意跟你们这样的人费口舌。

郊县人不依不饶,坚持不加价就不装,最后又很无奈地给他们加了一百元,顺带让他们把发电机和常用工具也装在车上。

送货的时候我们顺路把两个郊县人带到了团结路口,下车时他们却一人顺手带走了一瓶饮料,气得我和司机抱怨了半天他们素质太差。

我们依导航把货物送到郊县乡下的一个村落,那时候天色已有些昏暗,接头人接到电话就急匆匆赶来,把我们带到了工地附近,工地在一处小斜坡之上的高台上,我打电话给贺总,他让我找人把货卸下,让接头人点个数算完成任务。

人生地不熟,我托接头人找俩个装卸工,接头人打了个电话,一会就过来了两个小老头,都约六十岁来岁,一个比一个干巴瘦,我问他人工费怎么算,俩老头就笑着说随便,受了下午装货时的影响,我甚不放心,坚持亲兄弟明算账,该多少数就多少,应该说在前头。

俩老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就说道:我们郊县人实诚,不会坑人的,等活干完了你随便给点就好。

我还是不放心,想议定了再卸,接头人却似乎有些急了,不满意地朝我摆摆手,阻止了我谈价,对俩老头说:天马上黑了,你们先快点卸货,工费卸完了再说。

我有些忧虑,但也不知道接头人与贺总的关系,也只能客随主便,帮着解绳索看俩个老头卸车,俩小老头看上去干巴瘦,力气却一点不输于下午的两个胖子,一块十五毫米的欧松板,总重超过六十斤,比一包水泥还重,老人却也不要别人帮忙,爬上车推接下来,转身背起来就背上就上了斜坡,背上去还一张张码放整。

货卸完了,接头人给他们一人发了一根烟,问工价,老人很不好意思的说你们看着给吧,乡里乡亲的。接头人就说你们要个价,这钱是施工的老板出。

两个老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接着一个就伸出手,用手指做了一个八的姿势。

接头人就看看我,说:一人给八十吧。

我掏出二百给一人一张,说一人拿一百好了。

俩个老头却一下子激动了,连说不行,直说使不得,说我们郊县人干多少活拿多少钱,不贪占别人的便宜,我们俩个人你总共给八十,有零钱的话给我们一人四十块就行了。

这时我真有些惊诧了,想坚持给他们一人一百,俩老头坚决不收,他们俩个一起给一百他们也不肯收,但我却坚定的给了他们一百,想到下午装车的时候花了四百,我真有些感动于这俩位老人了。

老人接了一百地,互相问话,竟然都没有带现金,我让他们拿走就好了,他们就有些不好意思,问我和司机要不要去他们家喝水,我们说不去,他们愣了愣也就快步走开了,不一会儿其中一人就带了二十元现金回来很坚决的退给我,说在门前干活呢,不能让外地人觉得他们郊县人贪心,临了还说他们家不远,以后有什么活让接头人打电话或捎个话也行。

我捏着老人退回的二十元钱,喏喏答应着,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感慨,回程在车上禁不住对司机说:“下午那俩个装卸工也说他们也是郊县人呢。“

司机哈哈一笑,他自然明白我想说什么,却说了一句;古人不是说过吗,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么?

我就补充了一句说:也许还不全对,晚上卸货这俩位老人应该是很少进城的。

招文袋(www.zhaowendai.com)为公益性网站,内容原创或转载(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是出于向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或媒体机构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如您需要转载本文,请联系作者同意后,注明文章出处@招文袋网站:https://www.zhaowendai.com/?p=7580

关注微信公众号: 招文袋

公众号ID:zhaowendai-com 招文袋平台欢迎各类优质自媒体作者投稿,帮助原创作者实现价值传递和平台推广。我们希望招文袋网站的开放视野,可以为大家带来不一样的访问收获。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