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文袋网站 知识 朝天阙(26)大宋的博士

朝天阙(26)大宋的博士

七月十八日,赵匡胤下诏让翰林学士陶谷、窦仪,各自推荐一名能够胜任地方通判职务的人。

这天的赵匡胤心情也不咋滴好,所以他同时告诫陶谷和窦仪,如果你们推荐不当,我就连你们一块收拾。

两人知道赵匡胤向来重视人才,自然也是不敢胡来。

翰林学士所干的活,相当于我们现代的秘书,那围绕在赵匡胤身边的翰林学士肯定也是级别比较高的秘书了。

陶谷这个秘书的主要成就,就是我们之前提到过的,他为赵匡胤起草过禅位诏书。

而窦仪的主要成就,是参与修订了大宋朝的律法。

九月初一,赵匡胤针对大宋朝的干部人事工作,再次专门召开了一个由相关部门头头脑脑参加的会议。

这次会议,他进一步强调了大宋选人用人的组织原则和纪律,同时还当场点名处理了两名因为在选拔人才考试过程中有不公正行为的官员。

一个是《周易》博士奚屿,被贬为乾州司户。

《周易》博士,这个官名听着好像有点奇怪。

其实宋代的博士和我们今天的博士是不太一样的。

宋代的博士制度应该说比今天的博士制度要更宽泛,更实用,更受社会推崇一些。

除了朝堂上食官禄的博士以外,民间的博士也是四面开花,遍布各行各业,备受百姓的敬仰和推崇。

比如在小酒馆里做菜的厨子,只要菜做的好,老百姓喜欢吃,就会被冠以“茶饭量酒博士”。

换言之到今天,如果你是个开出租车的师傅,只要你车开的好,服务态度好,可能也会被冠以如“出行服务博士”的名衔。

这就是人家大宋朝对待人才的思考和态度。

博士没有高高在上,而是务实在人间烟火。

所以,大宋时期的科教文卫和经济是历朝第一名,不是没有道理的。

回过头来,再看我们今天的博士,多数却只是个学究型的名衔。

博士作为通行证的意义远大于实践应用,而且主要还以本本主义,扣字眼露脸的方式才能获得,一点也不接地气。

我忽然想起一个笑话,说是在好些年前,西部某省份的一个偏远小县,迎来了一位畜牧养殖业的专家,这位专家的头上,就顶着博士的头衔。

据说她曾在多家权威刊物上发表过许多的畜牧养殖学术成果,每年出的成果量很是喜人,算是这个行业让人翘首以望的知名人物。

这个小县请她来的主要目的,是想让她帮助指导一下当地羊产业的发展。

一大群人簇拥着这位专家,走到一户人家的羊圈旁。

看着足有上百只羊的羊圈,这位专家显得很是惊喜,她高兴的问养羊的老农道:“老乡,你这羊有多少只啊?”

老农拘谨的答道:“抵虎(dihu 指种羊)五六个,母羊一百过一点。”

“抵虎?”专家若有所思起来,她不理解这种方言的意思。

旁边有当地的陪同人员赶忙解释道:“抵虎就是公羊的意思,配种用的。”

“哦哦~”专家顿时才明白过来,但随即,她又义正言辞的指出:“那你们这也不科学啊,人都讲究一男一女才能生育,你母羊一百多,公羊才几个,这样产量怎么上得去?不得把公羊累死啊。”

专家说完,一脸正色,旁边的一堆人,却是一阵的“嗡嗡~”乱笑,但也不敢太大声,只能是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以免让人家专家尴尬。

陪同的人能克制,谁知这现场的老农却不惯着专家,他当即大声反驳道:“羊能跟人比吗?一个抵虎至少配二三十个羊,你人配上几十个婆娘黑了试试(晚上试试的意思,当地方言)”

在场的所有人,终于是忍不住了,大声哄笑了起来。

据说当时的现场,虽然如你想来一样的尴尬,但那专家,却还为自己的说辞,强力辩解了一番。

但我想,她至少应该是红着脸辩解的吧。

呵呵,就当是读史乏味,听个笑话,我们继续说回来。

被贬为乾州司户的奚屿,既然是《周易》博士,那么他就是研究《周易》比较顶尖的人物。

大宋初期的乾州在今天的陕西乾县,这里也是唐高宗李治与皇后武则天合葬墓乾陵的所在地,有名的无字碑就在这里。

乾州司户,就是在乾州负责人丁户口、钱粮的官员,品阶也很小。

另一个被处理的人物是库部员外郎王贻,他被贬为左赞善大夫。

库部员外郎这个官,我们通俗理解就是给军队管后勤的。

给哪里的军队管后勤?

库部也叫库司,是兵部下面的部门,所以也算是中央部委的单位了。

因此王贻的职位,大概类似于今天军委后勤部的负责人,但有可能他只是个副职,还不是一把手。

左赞善大夫这个官全称叫太子左赞善大夫,宋朝后面取消了这个官。

这个官就是在太子府里面,给太子鞍前马后的,类似于太子的办公室主任。

但《宋史》里面没有写太子左赞善大夫,只说王贻被贬为左赞善大夫,我们猜测,这家伙搞不好是被下放到类似今天的哪个中央部委单位去当办公室主任了,而不是在太子府。

九月二十二日,赵匡胤前往开封的北郊,视察了一回田里庄稼的长势。

九月二十八日,范质去世了。

范质这个人一生节俭,他临终前,告诫他的儿子范昱,不要向朝廷请赐谥号,也不要刻墓碑。

赵匡胤听闻后,内心很是悲痛,他当即罢朝,追赠范质为中书令,还给范质家里赏赐了五百匹绢帛和粟米、小麦各一百石,同时安排以朝廷的名义给范质举办了丧事。

真是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啊。

隔了一天,大将潘美传来捷报,他率军攻克了郴州(今湖南郴州)。

郴州虽然在今天的湖南境内,但在大宋乾德二年的时候,还属于南汉的地盘。

之前,宋军平定了湖南,境内人心不安,于是赵匡胤让潘美去当潭州(今湖南长沙)当防御使,主要的任务是维护稳定,顺势出击。

潘美到任后,按照赵匡胤的战略部署,击退了南汉的好几次侵扰,这次,他又顺利拿下了郴州。

招文袋(www.zhaowendai.com)为公益性网站,内容原创或转载(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是出于向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或媒体机构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如您需要转载本文,请联系作者同意后,注明文章出处@招文袋网站:https://www.zhaowendai.com/archives/3480

关注微信公众号: 龙只

龙只,80后,义渠人,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自媒体作者,互联网码农,喜好历史、人文、哲学。

朝天阙(25)真不是一场好雨

朝天阙(27)拿下后蜀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