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文袋网站 知识 周祖(11)姬昌忍辱 宜生救主

周祖(11)姬昌忍辱 宜生救主

01

姬昌和帝乙胞妹结婚后,在西伯候的统治下,西方稍为安定。

即是有些小国想造反,都惧怕西伯候的势力,不敢经举妄动。

姬昌也因过去对西方戎狄剿伐过多,有损国力,并引起戎狄不满,而是改变策略,尽量讨好西方戎狄,从而得到戎狄部落的好感,边界上多年未发生斗争。

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正当周国在姬昌的治理下,国力蒸蒸日上的时候,商王朝内部发生了重大变化。

帝乙死后,太子帝辛,号纣继位。

因迁都到殷,筑建朝歌城(今山西黎城),民间称其为殷纣王。

殷纣王是历史上有名的暴君。

他管理的朝政腐败成风,浪费无度,随意残杀大臣,暴征田赋,逼迫人民家家叫苦,卖儿卖女,流篱失所,背井离乡,投向他国。

他更有甚者,广纳民间美女,酣饮狂歌,不理朝事。

由于苏州候选了一位美女妲己,奉献纣王。

纣王非常喜爱,对妲己言听计从。

他专门为妲己修建了一座五凤楼,他们日夜在内,朝朝饮酒,夜夜笙歌,不理朝事。

朝中那家大臣上殿动本劝说,他就依妲己之言,将他斩首。

更令人不堪忍受的是,他在殿角筑了一个炮烙犯人的铜火桶,长半丈,宽三尺,内烧烈火,火桶通红。

若哪家臣子有反对他的行为,他就会使用这炮烙让你丧命。

有一大臣名叫梅伯,当面批评纣王说:“臣闻先王成汤仁及禽兽,网开三面,所以四方诸候臣服,莫不朝贡。下传历代王爷都是以德服人,节俭爱民,省刑薄赋,百姓安定,远人自来。岂是你称王以来,惨刑暴政,虐杀人民。今又制造这惨无人道的炮烙之刑,残杀大臣黎民,照这样下去,恐怕江山社稷不远矣!请我主三思。”

梅伯讲话时,众大臣吓得面如土色,唯恐纣王降罪于梅伯。

纣王听了,面红耳赤,勃然大怒,骂道:“你屡次诽谤于我,今日先让你尝尝我这炮烙之刑!”

梅伯毫无惧色,仍然奏道:“我王若以忠言为诽谤,臣愿受炮烙之刑,让天下后世,知道我王的暴虐,从此揭竿而起。”

纣王听了更加恼怒,一声令下,可怜朝中这位忠厚大臣命丧在这炮烙刑中。

梅伯残死事件传扬很远,早已惊动了天下各路诸候。

西伯候姬昌听到后,叹息道:“商纣江山不远矣!”

有一天,他站在周国都城墙上向四面张望,只见东方路上民众男男女女携老抚幼,向周国奔来。

姬昌连忙下城相迎。

姬昌问他们为什么向西逃来,众百姓哭哭啼啼向姬昌诉说了殷纣王的种种暴刑,请求周王收下他们,他们会以力报国报恩的。

姬昌很高兴地接收了他们。

话说,此时姬昌的原配夫人帝乙的妹子早已去世,未留下子女。

续妻太姒生有十个儿子。

长子伯邑考,次子姬发,都已长大成人。

有一天,姬昌正和大儿子伯邑考商量国事,商纣有人送来圣旨,选姬昌回朝议事。

姬昌不知是凶是吉,只得接旨回朝。

伯邑考对父亲说:“现在朝中很乱,忠奸难辨,纣王昏晕暴虐,你一定要格外小心。”

姬昌说:“事到临头,随机应变。但是,如果我出了事,回不来,你们一定要守好本土,不可前来救我。”

姬昌安排好国事,同妻子、儿子们挥泪相别。

02

话说,姬昌到了朝歌的第二天,纣王立即召见九候、鄂侯、姬昌三人。

恰巧由于姬昌在来朝歌的路上感受风寒得病,不能入朝。

这天只有九侯和鄂侯二人去见。

因九侯的女儿早被纣王纳为妃子。

自妲己进宫以来,所行坏事,一再被九侯女儿叮撞。

妲己就设计要害九侯女儿一死。

纣王怕害死九侯女儿,惹起九侯造反,干脆连九侯也一起害死,省得九侯再生是非。

这天,九侯和鄂侯朝见纣王礼毕,纣王让他俩站立殿下。

纣王将九侯配嫁给女儿的玉环掷给九侯看。

九侯一见玉环,心知女儿凶多吉少,立刻脸色惨变,但面对纣王这个暴君,他没说一句话。

纣王见九侯不言,冷笑道:“你教训得这般好女儿,一进宫来,就顶撞我。现在我问你,这是你教她的,还是他自己无礼?”

九侯听了,知道女儿已没命了。

他心如刀搅,怒斥纣王:“臣女向来温顺柔婉,入宫也是你强逼的。如果她对你有什么叮撞,肯定也是你逼的。你没听听城外城内的老百姓,对你如何评论吗?”

纣王也怒不可竭,问:“如何评论?”

九侯说:“殷纣王宠妲己朝事大乱,闪上来众侯国必夺江山。看来你的美日子不多了…….”

纣王不等他说完,立刻制止道:“不要说了,我早知道你是个反贼。你们三公大臣没有一个好的!”他立刻喝令左右刀斧手将九侯乱刀砍死。

鄂侯当时和西伯、九侯一样也是位列三公,听纣王言说三公没有一个好的,立刻被吓得身颤如索,低头不语。

纣王杀了九侯,也想让鄂侯跳出来阻拦,但见鄂侯不语,就用语言挑逗他:“鄂侯,你说今天斩杀九侯公也不公?”

鄂侯只得说:“我纣王早有规定,君叫臣死,臣不敢不死,父叫子亡,子不敢不亡。这就是你们当王的道理,臣下怎敢评论对与不对。”

纣王一听,骂道:“我知道你和他同是一党,自恃身为三公,对我纳宠妲己不服。对你这等臣子留下何用?”他又喝令左右刀斧手将鄂侯乱刀砍死。

纣王连杀二公,怒气未消,又令人将他们的肉剁成肉酱,做成肉脯,分赐各位诸候,让他们亲口吃掉,以此镇懾各路诸侯。

当西伯姬昌在寓馆抱病时,京地许多侯爷都前来探望。

纣王听说后,怕西伯率众造反,就将九侯、鄂侯的肉脯派人送给他,以观察他的动静。

姬昌听说九、鄂二公已死,吓得目瞪口呆,浑身出冷汗。

想起三人同来京地,竟有二人被杀,愤怒之余,泪如雨下。

他面对纣王送来的肉脯,一言不发。

来人催他服用,说是纣王的赏赐。

他颤抖着双手,拿了一块肉脯放进嘴里,没嚼几下忽然心中发腻,呕吐出来。

来人将姬昌吃肉脯的情形详细告知纣王,纣王知道姬昌也有反心。

他原来准备把姬昌召来,让他看看九、鄂二公死亡的情形,以此吓一吓他,让他收起反心。

现在看来,姬昌不除也是朝中一大隐患,将来必反。

于是他立刻召见姬昌。

姬昌知道凶多吉少,只得带病去见。

纣王问姬昌:“听说你吃了我赐的肉脯,又吐了出来,是实的吗?”

姬昌说:“为臣有病,感冒风寒,滴水不进,这肉脯实在无法下咽。”

纣王一听,姬昌说的也在理。

但是他除灭姬昌的心不死,便说:“这是你的强辩,你在朝位列三公,并封伯领侯,位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竟然不知君臣之礼。”

姬昌知道,同纣王论道是对牛弹琴,对驴唱歌。

但是他还不想死,想争取“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于是他伏地叩头说:“大王息怒,听我给你讲个故事。”

纣王见姬昌今天并未叮撞他,就说:“那你就讲讲,我洗耳恭听。”

姬昌再次拜谢,然后跪在地上说:“从前有一只小山羊和一只狼在河边喝水。狼在上游喝,小山羊在下游喝。狼想吃小山羊,但找不到借口,就恶狠狠地对小山羊说:‘你这个小东西,把水弄脏了叫我怎么喝呢!’小山羊说:‘亲爱的狼先生,我站在下游,你站在上游,我怎么会弄脏你的水呢?’狼一听小山羊说得在理,又心生一计,说:‘我听说你去年在背地里说我的坏话。’小山羊吃了一惊,说:‘亲爱的狼先生,我去年还没有出世呢!’狼听了无言以对,但他仍强词夺理说:‘不是你,就是你的爸爸,反正都一样!’狼说完,就猛扑过去把小山羊吃了。可怜的小山羊根本不知道狼吃羊是他的本性。可是我们活在世上的人同动物界,特别是同野兽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们是处在一个比动物更高级的文明的社会,做任何事情都要合情合理,否则就和动物野兽一样了。”

纣王听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因为他虽知道姬昌在编故事骂他,但他毕竟还不想当野兽,他还想当个人,特别是他现在是人主。

于是他问姬昌:“你是在把我比成那个狼吗?”

姬昌马上解释说:“这是我教育下属时常讲的一个故事。而大王你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物,是天生的,替天行道,做任何事情都是符合天意的,为臣者哪敢诉说大王的不是。”

纣王是一个不守正道的暴君,只听赞扬他的话,听不得相反意见。

今日见姬昌这样唯唯诺诺,胆小怕事,就说:“你起来吧!只要你不反对我,你就回你的侯国去吧!”

姬昌连忙叩首谢恩,回到寓馆。

谁知,纣王的亲信大臣崇侯虎见纣王放了姬昌,忙上殿奏道:“姬昌的智慧胜过我朝任何一个大臣,他在大王跟前装得像个绵羊,实际他是一只老虎。大王可不要放虎归山呀!”

纣王一听,连连点头。

他叫崇侯虎先把姬昌囚起来再说。

这天姬昌刚回到寓馆,还没喝一口水,就被皇宫的兵丁将他押到羌里(今河南汤阴)囚禁起来。

03

姬昌被囚禁的消息传到周国京城,长子伯邑考急忙召集群臣商议救父亲的办法。

伯邑考是个大孝子,他说:“纣王囚禁父亲,无非是怕我国强大起来威协到他的王位。现在我只有带上珍宝,到商朝作为人质,换回父亲。”

大臣们说:“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纣王怕的是你父亲。你如果前去,不但换不回你父亲,恐怕连你也会被囚禁起来,那时,我周国群龙无首,商王发兵攻来,更加危险。”

伯邑考说:“纣王将三公大臣只杀了两个,他不杀我父亲,是因为周国强大,他怕引起我们反叛。如果我去作人质,纣王也许很安心地放我父亲回国。我作为人子,父亲有难,我不能不救。我去了,朝事还有我的弟弟姬发呢?他比我更强十成。我决定自己去走一趟。”

群臣劝阻,伯邑考执意不听。

他去进宫禀明母亲太姒。

太姒也无好主意,便同意了伯邑考的决定。

伯邑考出发那天,群臣在十里亭相送。

伯邑考把弟弟拉到众臣面前,兄弟双双向臣子下跪。

伯邑考说:“我将这周国千里江山就托给众位了,我若同父亲都回不来,请大家扶持弟弟姬发主持国事,兵发商京,为父亲报仇。”

众臣扶起伯邑考,君臣挥泪相别。

伯邑考救父心切,昼夜渐行。

不几日就到了商京朝歌。

纣王得知,召伯邑考晋见。

伯邑考叩首谢罪,奏道:“臣父有罪,理应严刑。但吾父已年老体弱,难受囚禁之苦。吾今前来,愿代父受刑狱之苦。期望我王加恩,放我父回国,臣不胜感激之至。”奏毕叩首不起。

纣王听伯邑考言语十分温顺,便说:“你父有罪,由他担待,你岂能代替?”

伯邑考说:“我朝子弟,孝道为先。吾身来自父母,我替父受罪,既合国法,又附家礼。恳求大王允许。”

纣王无言答对,只说:“我见你是个孝子,且先住下。我御车的赶车人正缺一个,你就暂时给我赶车吧!至于你父,我本无杀他之意,等他有悔罪诚意后再说。”

伯邑考一听,赶忙谢恩。

第二天他就当了纣王的车夫,希望趁机救出父亲。

04

话说,西伯姬昌被囚禁在羌里。

他对纣王丝毫表现不出怨恨。

他对看押他的人说:“纣王可算商代最能干的一位天子。”

这些话,被人传到纣王耳朵里,纣王决定放弃杀他的主意,只想囚禁几年,等待他彻底放弃回周国执政的思想。

姬昌也看出了纣王了意图,整天在囚室研究伏羲八卦,扬言终身当一个算卦先生。

他将八卦演释成六十四卦,写成《周易》这一本书。

姬昌被囚,儿子伯邑考当了纣王的车夫,朝中大臣都对此愤愤不平。

许多臣子都到纣王那里去给姬昌说情。

他们都说西伯侯是个圣人,是伏羲在世,说他可知前朝几千年的事,也可知后朝几百年的事。

连纣王的两个兄长徽子和箕子也劝纣王不可加害西伯,若杀了他就会失去臣心和民心。

有一次,箕子路过羌里,去看望西伯,早有人报告姬昌。

姬昌没等箕子进来,就跪在地上迎接。

又有人把姬昌早一个时辰就跪接箕子的事告诉箕子,箕子一见姬昌,第一句话就问:“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要来?”

姬昌说:“我已将伏羲八卦演释成六十四卦,今天这卦告诉我王爷要来。所以我就提前一个时辰跪在这里了。”

箕子说:“你现在真是圣人了。”

姬昌谦逊地说:“不敢不敢,我朝大王才是当代的圣人。”

箕子回朝后把姬昌在囚禁期间的情况向纣王作了禀报,纣王便放弃了要杀他的心事。

但他听许多人说姬昌是当代的圣人,不免产生了妒忌心理,便想出一个方法来处治他。

有一天,他借口伯邑考把御车没有赶好,使他和妲己受了颠簸,便吩咐左右卫士把伯邑考杀了。

然后把伯邑考的肉烤熟,让人拿去让姬昌食用。

他想以此方法试验姬昌是不是圣人,看他知道不知道是自己儿子的肉。

当人役把肉糕送到羌里,宣称是商王赐给西伯侯的肉糕时,姬昌慌忙下跪,拜受了肉糕。

姬昌心知纣王送糕必有缘故,最大的可能是想放毒害死他。

但面对来人,他不得不装出谦诚的样子,把内糕吃了一块,然后匍匐谢恩。

使者回来将情况报告纣王。

纣王听后呵掌大笑,说:“谁说姬昌是圣人,他连自己儿子的肉都吃了,还不知道呢?”

从此,纣王不但渐淡了对姬昌的妒忌心理,也放松了对姬昌的看管,让他可以自由出入囚室,但不能离开禁地。

05

话说,在周国有个臣子叫散宜生。

他为了救姬昌回国,到各处求宝物和千两黄金,准备献给纣王。

有人对他说:“纣王收到各国的进贡宝物不计其数,不是高贵稀罕的东西纣王是看不上的。”

于是他又跑到西方犬戎那里寻求奇马。

他到那里真的遇到了一种奇马,那马全身纯白,没有一根杂毛,但项颈上都长着赤红色的毛,骑在身上朱白分明,十分美丽。

散宜生一连发现许多这样的奇马。

他不惜重金,一共买了三十六匹。

四匹为驷,可驾一辆车。

三十六匹正合九驷之数。

他还在西海购买了四只雪白的狐狸。

这种狐狸当时也是世上最稀罕之物。

散宜生又到东方买了一只身长似虎的怪兽,到南方买了五颜六色的贝壳。

又在全国选了十大美女,穿着锦绣衣裳,戴着玉簪珠佩,打扮得十分漂亮。

把这些事办妥后,他又另外选了四名美女,百两黄金,准备送给纣王仲爱的大臣费仲。

散宜生带了这些贡品和礼品,率领一帮人马,来到朝歌。

他先见了费仲,将礼品送上。

费仲一见散宜生送的黄金和美女,喜笑颜开,满口答应替他说服纣王,放回西伯姬昌。

在费仲的安排下,散宜生把送来的礼物和贡品摆在宫庭院子里。

费仲回宫请来纣王。

纣王看到庭院摆着这么多的奇珍怪兽和美女宝贝,不由笑逐颜开。

他一边摸摸这些奇珍宝物,一边问:“这是哪里来的?”

费仲说:“这是一个名叫散宜生的人送来的。”

“散宜生是什么人,为什么送这么多的宝物给我?”

散宜生见时机已到,急忙上前拜见。

纣王问:“你是………?”

散宜生说:“臣是西方周国派来的使者,为的是向你请罪,为姬昌赎罪。西伯已年近花甲,活不了多少年了,还望大王高抬贵手,让他回家吧!”

纣王因整日在宫中朝朝饮酒,夜夜笙歌,过着饱食终日的生活,早把姬昌囚禁的事忘记了。

今日经费仲和散宜生提起,才知确实应该放他回国了。

纣王当面下旨:“郝了姬昌,放他回国,仍任西伯之职。”

散宜生接到旨意,不敢在朝歌停留,立刻于当晚骑马奔赴羌里,带上姬昌逃回西岐周国。

招文袋(www.zhaowendai.com)为公益性网站,内容原创或转载(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是出于向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或媒体机构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如您需要转载本文,请联系作者同意后,注明文章出处@招文袋网站:https://www.zhaowendai.com/archives/3512

关注微信公众号: 龙只

龙只,80后,义渠人,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自媒体作者,互联网码农,喜好历史、人文、哲学。

周祖(10)古公南迁 季历兴周

周祖(12)西伯请师 姜尚出山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