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扯

​​

配图与正文无关 摄影师/龙只

你没告诉过我应该戒烟的,但是我想,这是我最后一包烟了。应该戒烟了,不论是你在,或者不在。你没告诉过我应该戒烟的,但是我想,这是我最后一包烟了。应该戒烟了,不论是你在,或者不在。

我是一个认真的人,从小就是,好像是骨子里带来的,很刻意的那种认真,可是认真到今天,至少到今晚为止,我觉得结局并不好。

我爱过你,包括这个夜晚,我还在爱,认真的爱过十几年,我想大概以后的几十年里,我还是爱你的。可是,你也许并不一定爱我。

十六岁那年到部队,后来读懂了忠诚,看过太多的忠诚,也曾有沸腾的感动。我以为自己可以成为英雄,或生或死,可到最后,我却被淹没在俗世里。

我不甘心,所以我认真的走着,一步一步,我想我终会成为我想成为的那种人。我抽着烟,熬过一晚又一晚,我想我不该是这样的活着。可是,大多数人,甚至很多人却又不及我这般活着。那么,我到底又该追寻点什么?

我有过信仰,在我还很年轻的时候,我相信信仰的力量,可是,成年以后,我却迷失在自己的信仰里,我意识到,要么卓绝,要么那份还未死的信仰其实也应该给他烟火。

我属狗的,我在喀喇昆仑的日子里有枪、有思念、还有一只叫“恶心”的老黄狗。我看到过沙漠里转瞬即逝的白狐,可和我站在一起的人却永远相信那只是一个传说。

我总在怀念,怀念走过的山山水水,怀念那些年的真性情,怀念一些遇见,怀念我和你的当初,这样不好,心太软。

天气很热,我是赤着膀子的,我有些落寞,烟灰掉在了键盘上,身旁有一本《王阳明》,还有一本《三体》,我其实不知道看什么,应该是翻了大半年还未能看完的书。

燥热,鬼天气早就甩开了四季,就像当下的人类,没有规矩的胡乱摇摆,没有一丝雨的迹象,苟活的人类如同受难,问题是谁也不知道活给谁看?

我想我还是有精神的,即便这样的夜里听不到虫鸣,一口气敲下的这些文字,只为了一个随口邀约的赞赏,我想,这也是一种动力,给自己,亦或给旁人榜样的力量。

也有诱惑,我住的楼下有个小商店,商店里有个冰柜,冰柜里躺着五毛钱一支的小奶糕,大爱!上楼前刚买的一支快要化了,好吧,就到这里吧。

搁笔,晚安。​​​​

招文袋(www.zhaowendai.com)为公益性网站,内容原创或转载(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是出于向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或媒体机构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如您需要转载本文,请联系作者同意后,注明文章出处@招文袋网站:https://www.zhaowendai.com/archives/5407

关注微信公众号: 龙只

龙只,80后,义渠人,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自媒体作者,互联网码农,喜好历史、人文、哲学。

朝天阙(32)流放疑案

朝天阙(33)天作之木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