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文袋网站 生活 雨夜蝶踪——赴莞生活日记(中)

雨夜蝶踪——赴莞生活日记(中)

配图与正文无关 摄影师/李博

题记:敲出这些平凡的经历和人生感悟,留忆一段时光的温馨与素朴,为拼搏奋进吟唱,为工旅情谊存迹,更为所有真诚的善良送上祝福。

E

从一无所有出门打工,到人过中年依旧一无所有的南下,迎接我的城市是崭新的繁华与冰冷的春寒,所不同的是我不再年轻,是许多当年的朋友都拥有了安定和成熟。

任是打工的环境千变,打工的生活却千篇一律的枯寂,在晨起上班和暮黑返回宿处的工业村道上,我看到许多若我般落寞而苍白的容颜,我看到有年轻的男孩漂染着长发挂着耳机在小店的门前吃泡面,我看到一位瘸腿的女子一颠一颠的去上班,我回想到一无所有的少年,回忆起似曾相识的旧梦,并感动于四海真挚的友情。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确实如当年一般一无所有,唯一不同的是我拥有了无数朋友的关爱,无论走哪里都不会再受困,生活的路不再孤单。

早在春节前,老苏一听说我要回广东就要帮我预订机票,让我来了就去他家里,说他的车和电瓶车使用起来方便;一到东莞,更是接受到许多的问候和帮助,刘总给我送了床和纹帐,侄女莉莉给我送来了被子、盆、桶、洗发水和蚊香,老友阿德给我送来了锅碗厨具,更有多位老朋友询问我似否过的去,需不需要钱;而在这期间,故乡的许多朋友也一直在为我的生活操心,牛总打电话说他给我申请到一个公益岗,老李和阿彬还希望我去他们那里打工或合作,这些平凡的关切,正是我人生的无形财富,是我在这个清冷雨季里感受到的温暖和感动。

人心是人心换的,人情是人情赚的,虽然这个世界充满着尔虞我诈,但大多数人都是善良且真诚的,在这半生的人际交流和朋友互动中,我一次又一次竭尽全力帮助别人,并始终相信,与人为善就是与己为善,真诚待人同样会收获真诚,如果你愿意忽略那些违心的无情和被骗的疼痛,总有一些友谊会天长地久,总有一些帮助回馈你付出的帮助。

F

1994年初,20岁的我独自出门打工,在陕西乾县一个叫上陆陌的村子做了近一个月小工,赚到了去深圳的车票钱,一路辗转南下,到深圳的时候依然穷到只留一枚硬币。

几日后进入一家玩具厂做杂工,在厂里我一无所有,无凉席,无被褥,无蚊帐,就在光床板上休息,装车、卸货、打包装,每天工作时间长达十六、七个小时,晚上不多的几个小时休息时间还备受蚊子的侵扰,吃着最差的饭菜,干最累最脏的体力活,真正是“白天饭都吃不饭,还要经常加通宵”。

那家厂的老板是晋江人,厂开大了也入了港籍,但对待员工却完全没有港商的作派,厂规是扣押三个月工资,但往往是干半年才有工资拿,艰苦的日子熬不出头,那个五月是我记忆中最为忧伤的青春,因为水土不服,全身性溃疡越来越严重,连一件换洗的旧衣服都没有,四处找人借钱医病,生活的无奈而悲戚。

此后我换过多份工作,一直自愧于缺少技术和学历,所以报函授,学电脑,并多次徘徊于平湖中学门前的成人自考广告栏,非常想参加成人自考,只是工作不稳定,许多厂天天加班,思想想后,最终还是放弃。

打工久了,熟悉了周边的环境,也明白了技术是一种资本,是提升打工环境的最佳通道,也非常渴望拥有一技之长,能同工模车间那些电脑锣师,火花机、线切割操作师傅们一样受人尊敬,拿高工资干体面,却怯于那漫长的学徒期无法自给,当时候厂里的工模学徒大都来自江苏,他们托关系进厂做学徒,交三五千元的押金干最苦累的开粗活,每月只有两百元生活补贴,还不够孝敬师傅,却每天都在厂外加餐,我不懂他们家里的生活靠谁补贴,一心只希望能过早地改变生活,改写命运。

于是在学技无望后我选择了离厂,过早地踏上了自主创业,在一无资金二无经验的情况下开了一家照相馆,如今回想起来,能有那么大胆子做那么任性的事情,也幸亏仰仗了年轻。

我开相馆的房子是从一河北工友手上转租的铁皮房,很不规则,但房租便宜,月租才两百元,相机也是打工时购买的凤凰205——一种堪称傻瓜机的简易相机(我曾用它在工厂里给一起打工的近百名老乡照过合影),采购了一具伞灯,请朋友画了一幅背景,依靠手头上的四五百元和几百元借账办起了照相馆,一开业就坚持了三年多。

那时年轻,因为孤独,我更热衷于交友,我接受过一些朋友的帮助,所以也很愿意力尽所能的帮助别人,开照馆一年多,我还欠冲印店三千多的冲印费,但借出去收不回的的,为求助别人被骗走的钱就接近上万元。

许多一起打工的落难了,或是没了生活费,或是被治安收容,第一时间就会联系我想办法,我总是不忍心,总是联想到自己走过的无助,所以尽管一天的收入都不足几十块,却常常一百两百的去治安队“取人”,或是抖抖缩缩地拿出仅有的几十元钱打发沦落异乡的工友离开,而这其间许多人一离开就是大半生,永久的没有了音信。

G

一年多后我把相馆从垃圾场侧的小铁皮房搬到了附近的临时商街,照相馆的设备终于一点点添置健全,谁料还不曾好好做几天生意就遇上了商街拆迁,面对惨淡的现状,我不得不接受一位老城管的建议,倾所有自建铁皮屋开了一处报刊亭,完成了生意转型。

那些年我经历过各种诈骗,抢劫、偷盗和欺凌,但报刊亭的生意还不是很差,我节衣缩食,紧巴巴地过日子,认认真真的积攒每一分钱,怕会沦落到一无所有的当初,所以把硬币一枚枚积攒起来,在手头相对宽裕的时候,我的硬币就收集了四千多元。

那几年深圳关外还正在建设,许多人走关系在周边拿地皮,布吉的商品房一平方尚不足千元,一万元首付就可以购房,月供也只有数百元,我旁边一位开小店的江苏老板,原来是某手袋厂的主管,后来开了家小杂货店,店子生意很一般,但他却先后按揭了三套楼房,把所有的房子租出去以租养房,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只是和湖南的一位朋友议论了多次布吉的房,总认为购那里的房子住离工业区有点远,并不便于居住,那时候,我们都未想到过房子可以做为投资,我自已也从未预想过平静的人生会遭遇磨难,深圳会成为我的折戟之地。

招文袋(www.zhaowendai.com)为公益性网站,内容原创或转载(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是出于向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或媒体机构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如您需要转载本文,请联系作者同意后,注明文章出处@招文袋网站:https://www.zhaowendai.com/archives/5717

关注微信公众号: 龙只

龙只,80后,义渠人,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自媒体作者,互联网码农,喜好历史、人文、哲学。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