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文袋网站 情感 《男人四十》——欲望勿以爱情为藉口

《男人四十》——欲望勿以爱情为藉口

配图与正文无关 摄影师/李博

九月份,朋友邀我写影评类文章,许以每篇三百元润笔,一时颇为心动。

作为喜写作的人,半生涂鸦,却无一建树,无佳作,无流派,无圈子,无认可,甚至了无主题,其实不乏定位和融入主题的冲动的,但当直面真正的切入和适应时,却并非想象的那般容易。

朋友推荐我试写《男人四十》,那一时期工作正忙,虽然我很快搜到了故事相关,却似乎远远比故事里的主角更一地鸡毛。影片中的男主是一位国文教师,他面对的仅仅是工作与家庭,而现实却似乎更为复杂,需要太多的面对。

《男人四十》是一部二十年前由张学友、梅艳芳主演的粤语片,网络上关于这部影片的剧评相关早铺天盖地,但或缘于互联网知识版权方面的管制,你可以找到一万条的评论,却很难找到原片视频,许多网盘地址都已清空。这也应归责于我个人性格缺陷陷——每天都阅读文章看故事,却极少去观赏一部完整的影视剧,虽然二十年的老电影正是我们青春时的电影,每当别人津津有味品评剧情时,我总一片蒙昧。

我最终负了朋友的邀约,但那部已有些意象的师生恋情故事却许久纠结于心底。

通过“哔哩哔哩”和“小红书”,以及更多的网络资源,我多次贴近《男人四十》,这部剧情有些老套,有些狗血,却似乎越来越现实存在的故事,不需再去看原剧,已无比清晰。

影片开始,男主带林耀国(张学友饰)带着两个儿子在海边游泳,海浪、沙滩、暖阳,一派快乐祥和的氛围。

二十年前的香港文化,已雷同于今天中国大陆,父子间的对白已缺失了传统文化中父为子纲的尊崇,那种“父在前,子不言”的旧约俗规早不复存,大儿子安然从浪花中奔向海滩读书的父亲林耀国,随意的如同走近了同窗好友,而身为人师的林老师,在儿子面前也如同一个大朋在,极尽包容。

安然翻转了一把林老师阅读的《万历十五年》,不屑于他一上午才看二十多页书,林老师则说他眼睛有点花了,安然就说以后赚到钱要买好的花镜给父亲,林老师却固执的说不戴老花眼镜。

父子对白的过程中,海面上有游轮拖行的画面,林老师告诉儿子,他的许多同学都有那种游轮,从侧面透露出他物质社会微微失落。这个桥段与林老师后来的同学聚会相应合,同学聚会中林老师的同学们许多人生意做的水起风生,不是张口百千万进账,就是公司准备上市,让当年成绩名列前茅的林老师倍感怅惘。

镜头迅速切转至林老师上课的情景,在课堂上林老师神采飞扬,才华横溢,但他的学生们却心不在焉,自负而随意,胡彩蓝(林嘉欣饰)更是在国文课上玩素描,盯着讲台,描摹着林老师的侧面形象。

胡采蓝是一名颇有小才气又有些叛逆的现代女生,她与林老师的交替起始于一篇名为《重阳偶拾》作文,胡采蓝在作文里写道:什么是重阳?登高、鲜花、香烛、坟墓/重阳是死人的佳节;清静的白骨在泥土下伸个懒腰:哎哟!谁人扰我清梦?什么是偶拾?片段、印象、见闻、随想/偶拾是死人的字句/停了呼吸,缺了脉搏/早已僵硬在辞海的乱葬岗里/今天,趁着重阳佳节,竟然……哎哟!不得了!僵尸复活了!重阳,原来是死去的祝福。

这篇并不切题的小作文算不得佳作,却因语言思维的跳跃和另类得到林老师的赏识,给随手打了六十分,于是有了师生间有了更为深刻的交流,在办公室里,胡采蓝关注的却并不是作文,她更挚著于对林老师私生活的解密。

生活的失意与情感的中年危机,让林老师倍感困惑,他与妻子陈文倩的爱情是无法剥离那根梗的,妻子是他学生时代的心仪偶像,却早早在他的心底结了个疙瘩,他们养育的儿子安然其实是学生时代妻子和盛老师所生的,而且盛老师在陈文倩怀孕后毫不担责的奔赴台湾,直到晚年养病方返回香港,这时候陈文倩却前往医院,她要照顾盛老师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而林老师也在心怀芥蒂中与胡采蓝去了酒店……

我在网评里看到某网友对这个故事的概括,形容其老套且揪心:

高中男生是语文老师的得意门生,暗恋着前排女生,女生却爱上了语文老师,并不小心怀孕,告诉老师时,老师对她说他已经辞职了,要回台湾,老婆在台湾等着他。无奈中女生打电话给男生,男生毅然陪女生去深圳生了孩子,并结了婚。20年后,男生也变成了语文老师,昔日同窗都成为富翁,他还是个默默无闻的中学老师,女生成了家庭主妇,照顾着两个儿子,日子平淡中暗藏危机——当年的语文老师回来了,已是将死之人,女生决定照顾他,送他最后一程,男生心怀不平,多年的心理压力难以发泄,而他的一个女学生却爱上了他……世道轮回,曾经的故事再次重演。

我总觉得师生恋是有违人伦的,虽然历史上从不乏成功的个例,正如至今有人赞美杨翁恋,而我却永远无法理谕翁帆与杨振宁之间的关系,不认为那会是直的爱情,如果说学习时代心智幼稚,崇拜于老师与权威,并能够勉强地理解胡彩蓝作为一个未成年女学生的小狡黠尝试,那林老师又喜欢胡采蓝什么?年轻、美貌?那社会又怎么能够指责旧社会七老八十的狗地主强纳妾?

女人的解放和自由是女权主义者多少代的努力和追求?而社会却总难以真的水平公正,当林耀国们一再谦让,力尽包容,陈文倩与胡采蓝们却越来越随意,这是时代家庭的悲剧,也是无数盛老师、林老师自种苦果,但他们的结局却一片和好,这不得不让我痛惜于时代的审美和包容。

师生恋并不美好,其与附权不同,还有代沟的存在,其间最缺失的是道义。

去年同某同学聊天时聊起过学生时代的一位女同学,我早已意象模糊了,同学却向我谈起往事,说该同学学生时代与某中副校长混在一起,后来毕业时副校长通过关系让她住上了幼儿师范,后来分配到某地教学,再后来又如何如何,这是现实中的师中恋吧,但我总觉得这种恋情只是一些怪胎,催毁着公约良俗,让传统的从一而终不再美好,让社会的真诚自私而随意。

招文袋(www.zhaowendai.com)为公益性网站,内容原创或转载(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是出于向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或媒体机构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如您需要转载本文,请联系作者同意后,注明文章出处@招文袋网站:https://www.zhaowendai.com/archives/5723

关注微信公众号: 龙只

龙只,80后,义渠人,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自媒体作者,互联网码农,喜好历史、人文、哲学。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