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文袋网站 情感 清秋杂俎:五味随笔

清秋杂俎:五味随笔

配图与正文无关 摄影师/大漠

天气越来越冷,办公室有一扇窗摔碎了,无法修得,我上街去订制新的。

小城的清秋略显冷清,尤其东关这条长街,虽然道边两边早已看不到庄稼地,被商铺楼群所遮蔽,但开门的店铺却不多,司法所附近才有一些小摊和营业的店铺聚集,走过一家杂货店,约莫三十来岁的店主夫妻似乎在发生争执,憨憨的系着围裙的男主人一边用长筷子拨拉油锅里炸着的麻花,一边唠叨着,女人则穿着整齐,一脸的冷傲,突然扬起巴掌一把打将过去,男人耳朵上架着的耳机掉落在地,是那种类似于耳套的宽大耳机,哐啷一声,静卧于道边的灰白。
男人一瞬间怒了,似乎要发飙,怒目圆睁,一步退出油锅台,我猜想一场打斗或在所难免,但却没有,空间瞬间凝滞,男人突然间狠狠的把长长的竹筷砸在地上,继而用非常愤怒的口吻喊道:“你天天骂人,一天不骂都不消停,你这样骂人到底要咋哩”?

我回头望小店,两扇玻璃门全开,是两间门面从内相通的杂货店,货品繁杂,却也算得是两间门面,一间主营小百货,一间却是饮食调味品,玻璃门上还贴有油条、油饼、麻花一类的PVC字贴,与门前的油炸锅构筑出另一种商机,这应算是一种跨界吧,我猜想只有生意不是很好店主才会另辟蹊径,多种经营,以谋求无意插柳柳成荫的岁月坚守。

走到南二环,发现一家铝合金加工门店,算得是独立店面吧,周边都是关着的空铺,推门进去,见女主人正在做饭,店门口的桌子变成了切菜的案板,虽然旁边还有一间仓储操作间,主门面却更像临租房,生活用品与工具杂乱着,占据了不大的空间,唯一明媚的是门边的墙头上贴着许多的奖状,很容易让人看出店主人有三个孩子,且每个孩子都学习成绩优秀。

女主人打电话给老板,老板说一会儿赶过来,让我略等片刻。于是我们一起闲聊,她絮絮叨叨说孩子学习优秀,温顺懂事,说养三个孩子压力山大,她说大姑娘今年刚上武汉医科大学,二姑娘尚还在高二读书,明年就要参加高考,最小的我猜想应是个儿子,还在上初中。我恭贺女主人把孩子培养的那么优秀,她却说愁的不知道怎么才能把他们供出学校,说老板就是回家去签字给女儿办助学贷款,学费一年四千其实不高,关键是生活费太高,一年杂七杂八得两万。

女主人说她们家在十多里外的西坡,昨天下雨,才停止了掰玉米的农活回到店子,说她婆婆86岁了,去年还在伺候病瘫的公公,公公去年底去逝了,所以今年掰玉米86岁的婆婆就一直跟着她们掰,家里的七亩多玉米用了四天半就掰掉了大半,若不是下雨,昨天一天就能掰完,而往年没有婆婆助力,七亩玉米常常需要七天才能掰完。城市是开店带孩子读书的家庭主劳力,乡村是年迈独守家园的老人,这是一道极普通的时代风景。

谈到加工窗子的资费,她说那种咖色的铝合金窗现在一平方要两百四,未及我说贵,她就讲了许多的原因,是材料全涨价了,铝材和玻璃月月都在涨价,还列举了许多的事实来辅助说明,说你看煤块上月才五毛多,现在都涨到了一块,说化肥也涨了,柴、汽油价格也涨了,都不知年底铝材一吨又会涨多少钱。

其实她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早上还在微信群里看到网友的调侃,网友说”煤价都高过玉米了,而煤炭的热值也和玉米差不多,所以今年冬天取暖可以改烧煤为烧玉米了。”煤怎么能跟玉米比呢,煤或只能同油气比,同电价比,而玉米至多只能同肉价比,同鸡蛋比,能源涨价是国际大趋势,是老百姓弄不明白的无形规律,猪肉掉价,玉米价始终难有突破同样是老百姓弄不明白的事情,当然老百姓肯定不愿意物价上涨,因为老百姓(尤其是种地的农民)的收入这多年里并无多少提升。

老板骑摩托车赶了过来,我们的议价很简短,但我却觉得价有些虚高,所以又去了电焊一条街,那条街上搞加工的很多,价格却差距不多,节省了约三十块钱订好了窗子,回到东关主街的时候,一溜儿几车苹果都通过电喇叭高喊着“一斤一块”。

我又看到了那位憨憨的男店主,又挂上了耳机(或许是保暖的耳罩),他在油锅里认认真真的炸着麻花,平静的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我向店子内张望了一眼,店里面有一个女人在搓麻花,却不是老板娘,是一位年纪很大的大妈,应是店主的母亲吧。这时候我猜想到老板娘应是坐在更靠内的收银台上,或许是甩袖出门去了别的地方,但这位老大妈一瞬间让我明白了憨憨的店主怒目圆睁,似要爆发却只是把竹筷狠狠甩到地上的瞬间表情,明白了风过竹不留声,雁过潭不留痕的漠然与自然。

一拨儿疫情又波及到身边城市,四周空气似乎又变得压抑起来。回到公司我与同事谈论起高价的玻璃窗,说十多年前这种窗子还才几十块,说物价让我联想到中学时代在小镇集市一位老人曾经的叫卖,那位老人戴着草帽挑着一担韭菜,高喊“一毛钱七把儿”却无人问津,我记下了那一刻,记得那扎理整齐的一把儿韭菜足有一斤,记得骄阳汗雨里的老人表情里的漠然。而这种表情今天依然存在。

同事却说今天总比往昔好。并诘问我:即使那年头一斤韭菜一分,你愿意回到从前么?

我不能否认为诘问的道理,因为那时候我是个孩子,一月月口袋里不装一分,对比可能真的会给人幸福,但这幸福却同样让人倍感无力,因为或许许多人如我一般并没有感到幸福,甚至觉得我们今天的生活并不比往昔幸福。

记得老人卖韭菜的那个年代,正是分产到户,落实承包责任制的年代,那时候的农民虽然手头很紧,手无余钱,却刚刚吃饱肚子,那个年代没有太多的物质诱惑,土窑破屋也温暖的让人知足,吃饭了肚子的农人欣慰于遇上好千百年未遇的好机会好时代,家家有田耕,户户存余粮,自然无比欢乐,农忙季互帮互助,农闲时都四处逛亲戚,闲暇都就凑在一起瞎聊海吹,乡村夜晚的煤油灯下,总聚着数不尽的欢乐,农人们有说有笑,那些经年的古经,老掉牙的口课和儿歌段子,都百听不厌,百折千回,在我的认知里,那年代人是爱人的,远没有今天的勾心斗角,即使这是种假象存续在我的记忆里,仍然是我向往的,所以在我的心底,倘若真的时空隧道,倘若真有可能,我依然愿意回退到那个素朴而真诚的年代。

时代变化实在太大,环境提质,物质丰沛,无数小乡村融入了大城市,无数高楼大厦雨后春笋般茁起,与高速公路不断延伸相辅的是豪车宝马的无处不在,无数的职业都成了崛金与拼关系,拼尽全力赚钱似乎成了时代命题,而爆富的新闻中隐匿的是不择手段,是人给人使拌儿,人给人使坏心眼,“服务三农”类新闻被遮掩于“天津城管称收割车污染路面要求罚款一万四并强迫农户铺红毯收玉米”;“莆田欧金中杀人事件”事件被不断深挖,评论纷纭,就是因为激发了底层民众久积的蓄怨,人们在谴责欧金中残暴的时,更多的把愤懑指向不作为的地方行政人员,指向使坏阻止欧某中建房的始作俑者。

这是一个人人都是“万元户”的时代,是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人们的私欲似乎空前膨胀,同情心却变得越来越少,正义感与侠骨道义更显稀缺,同样传播于微信群的一则截屏堪称灰色幽默,我已不记得原话,但大意是事主责怨路人太麻木,说她的母亲摔倒在大街上那么久竟然没有人肯扶起,说他虽然不会主动去搀扶一位摔倒的陌生老人,但让他忍受不了的是,他自己的母亲摔倒了竟然没人扶,因为摔倒的是他自己的母亲。

比此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是“上海23岁女留学生嫌每月1万元生活费少,发帖辱骂父亲”;是“妻子坠楼身亡,丈夫拍下照片发家庭群:‘过来收尸’……”

或许我被解读为时代的异类,缺乏正能量和发现温暖的眼睛,或许有人会认为我是盯到了一些负面的新闻,社会新闻都是“人咬狗”的新闻,自然有太多的不可理论,但这并不是我刻记的搜罗,打开随意浏览器,我正被这类铺天盖地碰撞的无处逃离。

其实无人能不否定,生活如同硬币的正反两面,有风雨就有阳光,有邪恶就有正义,那些“冻死老人的儿子被判刑”,“退休十多年的老贪官被公诉”类的新闻也会让我感到无比欣悦,我只是悲悯于老人冻死之前没有善邻的帮扶,没了老族长的诫训;我只是遗憾于老贪官做了那么多的贪腐,造就了那么多不公却平安退休,安享多年,群众雪亮的眼呢?替天行道的侠呢?

法律不能制裁道德,同样与经济是两条轨,而法律与道德并不相悖,且具有调节经济促导稳定的实力,但社会的和谐美好,却往往更需要道德。只有道德才能更多的引导社会文明,避免恶性事件的发生,法律可以判欧金钟死刑,却救不活那些死去的人生,法律可以制裁恶性涨价,却无法改变受众曾经的付出和不幸。

昨天还网聊中与朋友谈疫情,朋友说额济纳许多酒店这段房租高涨了多倍,原因是许多的游客被隔离在各酒店,所以平时大街上八块钱的牛肉面都卖到十五块了。这显然是违悖于社会防疫与和谐稳定的原则,也势必会得到追查和问责,但这样的问责的结局往往并不会令人满意,酒店或许会说,我们原来是优惠价,现在是旅游的黄金时段恢复了原价。法律不能制裁道德,法律常常还会伤害到道德,这才是时代最大的悲剧。

招文袋(www.zhaowendai.com)为公益性网站,内容原创或转载(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是出于向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或媒体机构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如您需要转载本文,请联系作者同意后,注明文章出处@招文袋网站:https://www.zhaowendai.com/archives/5738

关注微信公众号: 龙只

龙只,80后,义渠人,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自媒体作者,互联网码农,喜好历史、人文、哲学。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