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文袋网站 情感 心亭(随笔)

心亭(随笔)

配图与正文无关 摄影师/大漠

赤日炎炎,却没有那种闷热的感觉,走在堤畔碧树的浓荫里,脚下是润滑的卵石,身旁的夹竹桃开的正艳,前方的池中碧波荡漾,湖畔却柳丝绦绦,扑面全是春的气息!

一路走来,我就看到了自己那间小亭,铝合金的外壳镶了玻璃窗子,三四个平方小巧的有点像警用的岗亭,我却并没有走进去,走出好远了才心底里暗自自责,怪自己的大意,怎么把它丢在那里,这么久没有管过,也不曾入内,是日子过得太匆忙了吗,或如同我忘记了许多事情,亭子被我悄然遗弃,只是那亭子却怎么还那般洁净如新,像刚刚才新建的一样呢!

一瞬间满肚子关于亭子的心事,回想着关于小亭的种种,却不想迎面走过来一位打工的同乡,他笑着对我说:“你应该给你的亭子加个遮阳蓬的。”

我回复说:“那样不是挺好的么,加什么样的蓬子呢?会不会蓬大亭子小,变得不伦不类?”然不加确实也有许多的问题,在亭子里休闲或是读书肯定会很闷热,尤其正午时刻,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我突然想到我应该把这个亭子利用起来,能让它一直就这样的空着呀!

想着想着我突然有些欣悦,我许久都忘了我的亭子存在,连城市的城管也忘了吗?他们这么多年没有找过我的麻烦,甚至都不曾向我收过地皮费或管理费什么的呢!

我从兜里摸索出钥匙来,寻找亭子的那把,拉出一把不是,翻过另一把还不是,一串钥匙我一一翻寻遍了,心底里就越来越急,恍然间醒转,却原来是一场梦,竟然勾起我无边的遐想。

这间小亭子已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我梦里了,一处环境优美的公园总做着亭子的底色,让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是什么样冥冥中的缘份让我们在某个超现实的空间相拥,而我却总不知那里是那个公园,或某个花园小区之内,然场景却真的那么近,那样亲切触及我的呼吸,一间小巧的亭子,一次又一次出现在我的梦里,我却无法确切地知道其归属和名字,徒让我多了一份难言的情愫。

思来想去,让我且唤它叫作“心亭”吧,只是我一直不明白,现实生活中我真的不曾有过那样的奢望,为何在梦里却会有那样温馨诗意的亭子独拥!即使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似乎也从未去思考过。最大的奢望无非是在城市的中心区或公园边打一份工,能在工余的闲隙里,有一些完全属于个人的时光可以亲近,能有好心情享受绿色与鲜花,感知波光旖旎给你廊桥花木的诗意,如果能躺在洁净的草地上,昂望蓝天白云,听虫鸣与小鸟的轻歌浅唱,任无羁的思绪海阔天空信马由缰的驰骋,不用去思考这个月的房租,下一餐的伙食,也不必考虑人际间的恩恩怨怨,那又是何其幸哉!

时光在流失,七彩梦想总经不起岁月的漂洗,现实世界琐碎而苍茫,浪漫、惬意、舒适、逍遥一类的字眼愈来愈不着边际,大半生的漂零,只唤来“零丁洋里叹零丁”的惶恐。偶有闲暇,自心底摊开悄然折叠的岁月痕迹,察看那此不堪回首的浅斜履痕,更多是淡淡的陈茶一样的酸涩。

我一次次思量与亭相关的往事,回忆起的都是暗夜的哭泣。

1994年夏天初到深圳的时候,我身上只留下一块钱的硬币,没黑没明加班的日子,我一直梦想着一定脱离打工的辛劳,我要有独立自由的生活和空间。

三年后的1997年,凭着年少轻狂的勇气,满身拿不出一千元我在深圳关外一社区开起了一家照相馆,开始初创业,通过一点点积累,把被孩子喊作“垃圾照相馆”的店子经营的有些模样的时候,房子被房东收回,我又掏转让费接手了一家由城管代建,分给本地人家收租的小店铺,在我账还没有还完的时候,那整排的店子又要被拆除,虽然我签合同时加注了拆迁补偿的条款,但面对人生不幸的古稀房东,我只认定这是命运的不幸,而放弃了索赔。

照相馆被拆除后,城管的一位老人指示我找领导,说村委有意在人气集中地建三个报刊亭,我获得了允许,依要求的规格,我花了一万多元建起了一家书报亭,除了销售报刊书籍,兼营饮料、水果,生意还很是不错,也正因为生意还好,被新上任的城管所长发现了生财之机,城管很快在周边搭建了十多间简易铁皮铺出租,租金和我自建的一样多,我很是无奈,生意也一落千丈,于是迫不得已转让,但当有客商愿接手时,城管却出面阻挠,我建的亭子我自己竟然无权转让。

那些时日,为了生存,我在村子另一地开了一家电脑工作室,生意也不好,好的是我拥有了相对独立的自由写作空间,完成了人生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后来我又受网友之邀,前往东莞做了近一年的产品绘图和网站建设,终因为离家里的店子较远而放弃,再回深圳,因周边店子的共同争取,报刊亭面前有了一点空间可用于经营,所以千方百计大搞多种经营,也还勉强维持,孰料数月后却天降厄运,刚出牢房的社会闲杂人员来店子敲诈不成将我打成重伤,那是我离开深圳的悲苦命运。

离开深圳前,我那家报亭以废铁价折卖给一位惠州的生意人,当初几万元因城管的阻挠未能转出,后来只卖了一千五百元,但那个亭子此后竟存续了十多年,不知现在还在不在。

我经营过的那家报刊亭应是我生命中与我最切近的亭子了,但却与我梦中的心亭大相竟庭,给我的人生命运一个伤痛的折痕,而我梦里的“心亭”,却是那般如诗如画,也许今夜它还会走进我的梦里,把生命的阳光照进我蒙灰的心底。

招文袋(www.zhaowendai.com)为公益性网站,内容原创或转载(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是出于向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或媒体机构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如您需要转载本文,请联系作者同意后,注明文章出处@招文袋网站:https://www.zhaowendai.com/archives/5797

关注微信公众号: 龙只

龙只,80后,义渠人,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自媒体作者,互联网码农,喜好历史、人文、哲学。

蒲河花开(2)一口大锅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