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文袋网站 来稿 我的前半辈子(上)

我的前半辈子(上)

六十年代中期我出生在西北的一座小城西峰,小城坐落在黄土高原的甘肃东部。

小城南北长不过五六里地,东西宽不过三四里,地区行政公署就设在这里。

我家就在小城南面的地委家属院,家属院分东西两个院子,西面院高东面院低,我家就在西院北面一排平房的第一家。

出了家属院左拐就是地委大院,爸爸就在大院上班,小时候常在那里玩。

我们那个年代玩的游戏少,男孩子基本玩三角板游戏,就是把纸烟盒拆开后叠成三角形,有各种烟盒叠的三角板,在大院垃圾仓里多的是,有时也跟爸爸要他抽过的烟盒。

我当时衣服袖子有点长,右手挥起来带着一股风,能轻易就把三角板扇翻过来。

这种游戏就是烟盒翻了就算赢,所以我经常是赢家,小伙伴大多打不过,输了的小伙伴在我吃饭时都等在我家门口,等着赢回他们的三角板。

冬天因为天气冷,频频挥手,导致小手被冻裂,这都是经常的事。

现在小朋友玩的游戏太多了,我们的游戏看着太没意思了。

家里的柜子现在还存着好多三角板,当时香烟牌子有大前门、上海、恒大、红连和生产等等。

一天晚上,我在父亲当厂长的工农被服厂的办公室里睡醒了,找不见父亲,就哭着想回家了。

当时外面下着雨,街上很黑那时候也没有路灯,一边走我一边哭,这是过来一个大人说小朋友你到哪里去,我一看是解放军叔叔,因为绿色的帽子上有颗红色的五角星,我说找不见爸爸了,我要回家,他说你家在哪里呀,我说就在地委家属院。

他一把抱起我,说叔叔送你回家。

敲开我家门时,妈妈吓了一大跳,刚要谢谢解放军叔叔,解放军叔叔就一声不吭的转身走了。

看《雷锋》电影时,我就会想起这个不知名的解放军叔叔。

后来爸爸巡查完厂子车间,回到房间不见了我,非常着急,赶回家一看,我已经睡着了。

小时候上幼儿园时,因为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从小就受到父母的娇惯,做事随着自己的性子,所以经常逃课。

记得有一年夏天,妈妈急着要去上班,把我送到过个马路就到的南街幼儿园门口,我看到路边的西瓜摊,提出要吃,妈妈马上就买了一块给我,当妈妈转过身走开后,我立马一溜烟跑回家属院的水房,大口吃着那牙西瓜。

不知道啥时候妈妈又偷偷站在我的身后,准备挥手打我时,看到我狼吞虎咽的样子,西瓜汁儿淌了一脖子和背心前襟,顿时又爱又恨,倒是把老妈惹笑了。

这是老妈在我结婚以后当着我女儿面告诉我的。

那年我才四五岁,就有点反叛精神,不愿意待在教室里受老师的约束。

上小学了,开始显现出比同龄小孩爱读书的苗头。

一次二年级放学后,未完成当天的课堂作业,回家后做完作业硬缠着爸爸送我到学校交作业。

第二天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语文田老师表扬了我,还让同学们向我学习。

那时候老师们都很敬业,每次语文课或政治课需要背诵的文章必须课后背过,不然你别想回家,就是老师站在你面前盯着,几乎每次我都顺利通过。

后来又喜欢上了连环画,我每次向爸爸要钱都痛快给了我,父亲知道我拿去买了小人书,不像其他的小孩儿买糖吃了。

一旦西峰唯一的新华书店有了新小人书,我第一时间先看好后,回去就立马跟父亲要钱。

那时候一本连环画贵的也就八九分,便宜也就五六分,剩余的钱我就买了水果糖,现在牙齿不好,看来和小时候糖吃多了有关。

多年以后积攒了好多小人书,文革时期的小人书占大部分。

九十年代初我国兴起了收藏热,一个最先觉醒的文化人来到我家,在已经退休的父亲手里,用五十元买走了我多年积攒的小人书二三十本,那可都是都是文革期间一些著名画家画的,很是遗憾。

所幸的是我的连环画没藏在一个地方,父亲只卖了很小一部分,大部分至今还在家里珍藏。

后来上了初中,记得当时调皮的同学,爱给人起外号,语文郭老师对这种现象很生气。

一天下课后,就把爱起外号的同学的“外号”写在黑板上,让我们全班集体读十遍,引起其他班同学趴在教室的窗户上围观,很是有趣。

记得我的外号是“大头”,因我小时头就很大,经常被长辈和小伙伴拿来开玩笑,说“大头大头,吃饭不愁;头大有宝;甚至有的说头大有草”,很是郁闷。

我同学的外号也是奇奇怪怪,有“胖牛牛”、“板板”、“脱皮子”和“岁老鼠”等等。

说到外号,我也想起一件趣事,因为玩三角板游戏我老赢,引起小伙伴们的不满,一天和院子的伙伴小义打三角板发生了争执,我一顿乱拳打得小义狼狈逃窜,他气不过,就联合当时我家隔壁地委书记的小儿子辉辉,两人在距我大概有三四十米的地方,用夹着小石头的弹弓射我,石子打在我的大头上竟然被蹦飞了,我也十分吃惊,原来我的大头还是很硬的。

小义现在已经是公安局长了,辉辉据说跟父亲回到兰州后当了记者。

一到初中以后,我的学习成绩突飞猛进,初一第二学期期末考试,数学考了99分、语文考了100分 ,总成绩全班第一。

到了初二后,第一次中考成绩全年级第一,学校还颁发了奖牌予以表彰。

当时学校开大会时,因为在校长讲话时和旁边的同学说了一句话,被当场点名,自尊心受到了打击。

不过这件事就很快忘掉了,气愤的是当领奖回来,因为我的奖牌比较大,就临时放在了教室的窗户外面。

放学时准备带回家时,发现上面被人吐了口水,心里非常不舒服,暗自下了决心,一定要更加努力,气气那个嫉妒别人学习好的坏小子。

此后年年全级学习成绩第一,好事也不断,初二第二学期就入了团,评“三好学生”我是当然人选,还在全校大会上介绍过学习经验。

当时的我哪会写发言材料,一切由我班主任杨志国老师代笔。

那天上大会介绍经验时,腿肚子打颤颤,也是我人生第一次面对全校上千人呢,头都不敢抬,低头快速念着老师精心准备的经验材料,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现在还记得有一段,“我废寝忘食的学习”的描述,我没有啊,只有十三四岁的我也比较贪玩。

我的所谓学习方法,现在看来,只不过是上课时注意听讲,下课后经常做完作业才回家,而且晚上睡觉前还预习一下第二天要上的课,课堂上不管数学还是语文还是其他课,只要老师一提问,就立刻举手,快速准确的回答,以至于一次上课时班主任说孙义峰同学,以后老师再有提问你不要再抢答了,当时心里有点不服气。

现在想想老师是对的,老是一个同学抢答还有什么意思。

很快到了初三,同桌是位女同学,长得皮肤白皙,双眼皮,眼睛很亮,我觉得她的眼睛都会说话,留着那个年代典型的短发,一讲话头发一甩,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一开始没觉得的什么,后来老是问我一些各种学习难题,好像有意考考我的学习能力,感觉这个女同学真讨厌。

初三后半学期我开始慢慢喜欢上我的同桌,漂亮的上海姑娘巧文 。

那个年代是严禁学生谈恋爱的 ,甚至男女在课桌中间划条线,戏称“三八线”。

快毕业了的一天,我的小日记本不见了,我问了好多同学都没见,心里急就口出脏话,因为那上面有我好多读书笔记和感想。

隔了几天,临放学时巧文往我手里塞了两样东西,一个是精美的少见的貂蝉明信片,一个是我的小笔记本,给我后立刻脸红着跑了。

我懵在那里一大会儿,似乎感觉笔记本里夹了什么东西,赶紧跑回家,关上我独住的家里的单间房门 ,打开笔记时一张十六开信纸掉了下来,我拿起一看,上面写着写着:“孙义峰同学(初中时的名字),要好好学习—–我以后会有心上人的”,顿时我心扑腾扑腾猛烈地跳了起来,赶紧拿上火柴把信烧了,到现在还后悔呢,烧它干嘛?

转眼间到了考高中的时候,那时候能考上庆阳一中是件非常荣耀的事情。

因为初中的学习底子,我以第九名的成绩被录取。

分到高一一班,班主任是带语文的胡国基老师。

胡老师经常烟不离手,上课时也抽烟,这种情况放在现在是不可能的。

因为初中就在一中上的,好多老师都知道我,就被学校团委任命为高一一班团支部书记。

记得有一天,我的同学小虎找到我说他想入团,我说你看咱们的教室顶棚破了好几处,你利用星期天找些报纸糊一下,再有时间主动打扫一下教室卫生,我好在团支部会上给你说话。

小虎同学果然糊了顶棚,有空就主动打扫卫生。

后来在开会研究发展团员时,我给小虎同学说了话,他如愿当上了共青团员,也算是给同学一个交代。

后来在我工作了不长的时间,就偶然听到胡老师因患肺癌去世了,感到非常遗憾。

当时我们考上一中不过七八人,其中就有巧文同学,也是唯一一个考上一中的女同学。

开全班班会时,我惊奇发现她居然和我一班。

她坐在教室靠门口的第一排第一个座位,我坐在倒数第二排,因为上高中以后身体猛长,我个子达到了一米七二,排座位时自然排在了教室的后面。

有次下课后,看到巧文站在木凳子上,用她白皙的小手来回檫着黑板,我在座位上默默的看着她,少女美丽的背影让我想入非非。

可是我们那个年代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根深蒂固,我也没有主动找过她说说话,约个电影什么的。

过了一段时间,化学赵秀梅老师不知处于什么原因,一次下课后,专门安排我俩一块去她办公室送一趟教学器材,从教室到老师的办公室有一段距离,要经过好几个教室才能到。

我跟在她的身后一言不发,很快到了。

她先进去放的教科书,我后进去放的什么忘记了,只见巧文同学出来,用大眼睛狠狠地看了我一眼,眼中满是怨气,我有点不知所措,我简直木头一个,这个场景今天有时还在我眼前晃动。

真是造物弄人,这种当时说不清的感觉,直接影响了我的学业。

加上巧文同学高一还没上完就走了,后来听说她跟父母回了上海。

当时心里非常后悔,为什么不和她说说话,哪怕一句也行,甚至她的手我都没拉一下。

一九八零年少林寺电影在全国热映,我被李连杰高超的武艺所折服,一下子喜欢上了武术,时常购买一些武术杂志,其中就有《武林》杂志,对着上面方法的苦练。

早晨起床不用家长叫,自己爬起来到没人的空地上,冲拳、压腿苦练武术基本功,梦想有一天也能成为李连杰那样的武术明星。

也特别喜欢篮球和足球,把我最好的高中时代几乎全部给了运动。

身体练地很棒,但学习成绩也渐渐落后,从高一的第一学期全班排名第二名迅速下降,在来年的高考中居然差了三分而与大学失之交臂,成了落榜生。

这样的结果,父母不相信,我的好多老师也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主要原因就是是早恋了,如果当时家长能及时发现,老师及早给予适当地干预,自己的人生可能会是另外一种景象。以至于多年以后,回想这段经历很是伤感。

招文袋(www.zhaowendai.com)为公益性网站,内容原创或转载(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是出于向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或媒体机构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如您需要转载本文,请联系作者同意后,注明文章出处@招文袋网站:https://www.zhaowendai.com/archives/5931

关注微信公众号: 龙只

龙只,80后,义渠人,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自媒体作者,互联网码农,喜好历史、人文、哲学。

蒲河花开(27)终归平静

我的前半辈子(中)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