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文袋网站 来稿 我的前半辈子(中)

我的前半辈子(中)

一九八四年三四月份,我在街头闲逛,在邮政局门口的墙上发现一则地区工商局招干通告,立马回家告诉爸爸妈妈,我要参加考试。

在随后两个月里,闭门复习,终于如愿通过考试,吃上了公家饭。

我有工作了,还是国家干部,这可把父母高兴坏了,逢人就说我们家宝贝儿子考上干部了。

到了八月份,工商局通知我到地区财校参加为期两个月的岗前培训,开始了我走向社会的第一步。

上课培训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专门管理市场的行政机关)是当时中国改革开放以后顺应经济发展形势设立的行政管理机构,培训期间的一件事让我终生难忘。

一次午饭刚刚吃完,学校就让大家在学校的办公楼前紧急集合,学校周新国校长脸色铁青,站在办公楼前的台阶上,开门见山就说,我今天就说说文明与野蛮。

原来是这样,不知道是哪个班的学员,吃饭后将剩饭倒在了洗脸池里造成堵塞,而且不止一次,周校长从人类诞生直至建立了文明社会以后,足足用了半个小时,为我们这批刚刚考上干部的学员上了工作后的第一堂课,没有一句重复的话,两个月的培训很快就结束了。

我们都在憧憬未来工作会分在哪个工商所,不知谁提议大家抽个签看谁分配到哪工作。

当时西峰镇还归属庆阳县管理,我当然希望抓到西峰,可是命运总是在关键的时候那么捉弄人,我抓到了驿马,其实大家无非是在等待分配工作过程中自娱自乐一下,没想到结业大会上宣布分配方案,我真被分到了驿马工商所,你说怪不怪。

以至于回到家给父亲讲分配的结果,父亲来了一句“自己要求去的还有啥好说的,到基层先锻炼几年也是好事”。

岗前培训结业后,给我们发了两个月的工资,一共八十元,这在当时算是巨款了。

长这么大第一次拿到工资的我,心里非常激动,约一起参加工作的好友到电影院看电影,这在当时是最好的庆祝方式。

国庆节刚过,雄赳赳气昂昂背着自己的床被,由姐夫陪着到单位报到。

当年驿马工商所就在现在的驿马收费站向北一百米处的大院子里,铁栅栏大门,院子里南北分布两排平房,北面座落着五间平房,所长占了西边的一个套间,会议室在东边占了两间,中间住着同事。

南面有三间厦房,记得分给我的是厦房中间的房子,右边是厨房,左边是杂物间。

所长晋德荣是一个脸红红的中年汉子。

安顿下了以后,开始了我的工作旅程。

随后的日子,我习惯了之前学校的闻鸡起舞,每天早早起床,练完武术后,一看时间才六点半不到。

就自己拿起院里的扫把,把单位的院子从里到外打扫一遍,心理很满足,也挺得意。

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所长找我谈话,说小孙你早上再不要扫院子了,影响大家休息。

我一听气起就不打一处来,倔强的我从此再没主动清扫过院子。

现在想也是,基层工作没有正常上下班时间,你大清早打扫卫生影响了大家睡觉,好心办了坏事。

书分两边,这边也说说和我一块分到所的一位美女同事玉玲,与我同岁。身材高挑,眉清目秀,长得十分漂亮。

所里就我们两个未婚青年,玉玲是唯一的女同志。

所长快五十了,后来又分来一老同志,加上所里雇的做饭的,也就我们五个人,和农村一样,一天两顿饭。

除了每月在农历逢一、六的集市上收收市场管理费外,其他时间没事,就在自己的房间看看书和杂志什么的。

这样过了半年时间,随着和同事不断的熟悉,共同的工作中,我对玉玲渐渐有了好感。

一天下午饭后,我俩在她房间玩一种投掷骰子棋子游戏,玩着玩着玉玲脸红了,我一看有门,一把抱住她,把她推到墙上,她眼睛闭着,脸庞红红的,嘴唇微微张开,我把嘴凑到她的小嘴上,两个人亲在了一起……

正好周末我说玉玲我到你家见见你的父母吧,她点点头同意了。

我当时心花怒放,回家谁也没说,星期天穿着我当时认为最好的衣服,一套带着双白条的蓝色运动装,骑着永久自行车乐颠颠去了她家。

到了以后,玉玲妈妈很客气,先让我快坐下,问我家里啥情况,几个姊妹等一些问题。

不大一会儿饭熟了,留我在她家里吃饭,我这个愣头青也不客气,端起饭碗就吃,我的饭量挺大,一口气吃了三四碗面条,玉玲在傍边笑眯眯地看着,吃完饭我说阿姨我要回家了,她妈妈转过头对玉玲说去送送小孙,出门以后我说咱俩的事算定了吗?

玉玲笑而不答,娇嗔地说赶紧回去吧,我依依不舍的骑上自行车回家了。

上班后我发现玉玲有意疏远我,一天我问她咋回事,她严肃地告诉我说,她妈妈不同意我们的事,说你是家里的独子,我们家孩子多等等原因。

倔脾气的我一句话没说转身就回到了我的房间,我和玉玲短暂的爱情就此结束了。

后来玉玲找机会告诉我,她冷静后也想了想,我家一个男孩肯定是家里娇生惯养的,她妈妈害怕她和我结婚以后受欺负。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和玉玲也逐渐回归正常的同事关系。

一次熊家庙乡过农村物资交流会,我的工作就是管管市场和收收管理费。

工作结束后,晚上到露天剧场看从西峰请来的秦剧团演出。

所里的老袁说去看看,说不定还能给你找个媳妇,就这样当看热闹吧。

没想到这一看,就看出了一段姻缘,当时不记得看什么折子戏,扮演小生是一个非常好看的女孩,连续看了几晚,有一种冲动就想认识一下,让当地交易老吴介绍认识。

呀,没想到卸了装更漂亮,柳叶眉,挺拔的鼻梁,大眼睛,我俩是在他演出完在后台见的面。

第一次见面,就互相盯着对方看个不够,介绍人老吴急了,哎哎小孙,我俩顿时都脸红。

小孙明天请客,我说没问题。

认识以后,才知道她叫瑞丽,也是西峰人,小我两岁。

唱戏都好几年了。

这之后,每天晚上都到后台去看她,直到演出结束。

很快十天物资交流会结束了,我们已经有点分不开了,但是她们剧团要转场,彼此只能说好下次见,可是那时候也没有手机,分开后没办法联系。

只能托人打听剧团到哪了。

一个月过去了,我想瑞丽了,通过熟人打听到她在镇原县新集乡演出,就迫不及待去了,坐上了班车走了大半天,晚上八点才到。

一问当地人说今天上午剧团已经走了。

走不了只好找个旅社住下了。

第二天坐上发西峰方向的班车,这趟车只能到离家还有二十公里的一个路口。

下车后在路上挡住一辆拉石头到西峰的拖拉机,司机说小伙子你要受的了就上来吧,我当时没想明白什么意思,就上去坐司机的旁边,走了不到一公里,当时的乡村道路满是大大小小小的炮弹坑,颠地我头都晕了就想吐。

后来父母一听我找的对象是个戏子,坚决反对我们来往,我仔细想了好多天天,还是和瑞丽分了吧,两个家庭真的也不合适。

很快父母托亲戚朋友开始到处打听,给我找对象。

起初我不愿意,可架不住老妈唠叨,不断的相亲,挺有意思的。

今天介绍一胖女孩,不行看不上,明天再介绍瘦一点女孩我还是看不上,父母没办法了。

后来表姐听说此事,说姑姑我来帮表弟找一个他一定满意。

当时父亲和我未来的岳父同一个单位,我爸是一把手,岳父是副手,其实他们商量好的,说是表姐介绍的,表姐原来是长庆油田的工人,是从我们家出嫁的。

我从小就和表姐比较亲,平时只要表姐说什么我都听。

父母预谋好让表姐出面介绍,其实我老婆表姐根本就没见过。

当时第一见面,现在的老婆小燕是岳母亲自领着来我家见面的,一见面还行不难看。

听大人说在行署第二招待所工作,因为她们那一批服务员要求长相好看,才有可能被招上。

我想先处处吧,没想到这一处就是一辈子。

我有时候开完笑,孩子他妈知道我为什么娶你,是你妈亲自把你送给我的,气的老婆直骂我。

当时结婚也没要彩礼,倒是老婆还倒贴了五百元。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确立关系后,我说我这有五十元开了个存折,你先拿着,我大手大脚地也存不住钱,到时候你再给我。

老婆也是个实在人,每月一发工资就存在了这存折上,这不人娶进门了,钱不是归我了嘛。

再回头说说驿马的工作,我渐渐发现待在基层工作没什么前途,一周才能回家一次,平时除了工作就是打打麻将度日,强烈要求爸爸把我调回地区工作。

开始老爸坚决不同意,但架不老妈三天两头说,我家就一个儿子放在农村乡镇你能放心,一九八六年五月我被调到了地区司法处工作。

一到地区司法处,我发现有三十多人,平时按时上下班,挺满足的。

一开始我先到办公室工作,先熟悉熟悉工作环境,因为勤快被安排到财务工作室。

天哪!我对数字本身就不感兴趣,加上每月要做账,还兼着单位大灶的采购,我在家里吃完饭连碗都没洗过,还不会买菜,每月工资表不会造,影响了单位按时发工资,领导一看这小子不适合财务工作,三个月后又把安排到公证律师科工作。

招文袋(www.zhaowendai.com)为公益性网站,内容原创或转载(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是出于向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或媒体机构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如您需要转载本文,请联系作者同意后,注明文章出处@招文袋网站:https://www.zhaowendai.com/archives/5936

关注微信公众号: 龙只

龙只,80后,义渠人,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自媒体作者,互联网码农,喜好历史、人文、哲学。

我的前半辈子(下)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