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文袋网站 生活 读书为伴梦作舟

读书为伴梦作舟

配图与正文无关

刚结婚时,妻子总取笑我是个古代人。起初我想不明白,估计是我没去过大城市,就连当时工作的县城也没有融入进去,缺乏现代气息吧。现在想来,那时还真像个古代人。

那时的我还是个手不释卷的文学青年,简陋的木板床头,栖宿的都是文化巨匠;日常的闲谈聊天,总想展示腹中的锦绣。案头的书换了一批又一批,桌上的稿纸少了一沓又一沓,爱恨情愁装满了废纸篓。

那时候笛子和萧是我的玩伴。寂寥的黄昏,总有无尽的离愁别绪在幽幽萧管中缠绵悱恻。春和景明的周末,时常让竹笛在融融暖阳、淙淙流水间一展激越。

那时最爱泥土的芳香。一辆自行车或者两双脚板,穿行在乡间小路,徜徉在山水林泉,朝霞晚霞,阴晴圆缺,枝上新发的嫩芽,路旁初开的野花,都足够装点我的诗和梦了。

那时蜗居的宿舍总是那么热闹。亲戚来了歇歇脚,同事饭后聊聊天,来个同学切半斤熟食、拆一袋花生,十来块钱的小酒下肚,谈不完的古今,论不尽的慷慨。一座老当益壮的火炉,几个高矮不一的椅凳,美慕了太多的温情。

流星的璀璨总是意犹未尽,晨露的晶莹注定稍纵即逝。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手机俘虏了曾经满是山水的眼睛,键盘缚住了擅长情书与诗的双手,光鲜的皮鞋让双脚只为生计劳碌,成熟的理智让滚烫的心日渐冷静。“书画琴棋诗酒花,当年件件不离他。而今七事都更变,柴米油盐酱醋茶”。我终于回到了这个时代。

机关的宿舍年久失修,早已廉颇老矣。那年刚过完春节,随着冰雪消融,仿佛被带走了最后一丝精气,一副随时可能挂掉的样子。就这样,还没来得及感受春回大地的诗情画意,就在一个春寒料峭的清晨仓逃离了蜗居数载的小窝。生活,把悠然自得的寒号鸟教育成了勤勤恳恳的筑巢蜂。

儿子的呱呱坠地增添了新的牵挂。大概每个父母一生中都有一小半时间是为儿女活着的。从最初的迷蒙到后来的迷醉,儿子几乎成了我生活的全部。做保育蜂我虽然生涩,但还是尽职的。

工作环境的改变又把我从柔情蜜意中揪了出来,不得不充当一只采蜜蜂。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披星而出、戴月而归,阅尽了山川形胜,领略了无限风光,也饱经了风霜雪雨,遍尝了冷暖炎凉。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蜜蜂的事业看似辉煌,其实只是一种清晰地忙碌、机械地重复,只不过在纷繁的世界里,凭着一丝执念,随着汹涌的蜂群,周而复始的重复自己的宿命。

与辛勤的蜜蜂相比,自己更像一个举重者。只要还没有压垮,瘦弱的身躯上就会不断增加杠铃。蜜蜂也算“玉露为酒花为粮”吧,没写出几首诗来,只能怨才情不高了。举重者终日与钢铁性命相博、与命运缠斗不休,花好月圆、美酒诗书注定是无缘了。

就这样驾着生活的小船小心翼翼地辗转前行,友情只能远远地招一招手,酒情只能在暗夜里默默吞咽,诗情还在遥不可及的远方,若不是亲情维系,定会早早迷失了方向。那个每个毛孔都闪耀着光泽的我又去了哪里?

其实失去光泽的并非我一个。

这是一个地球加速转动的时代,时间成了每个人最宝贵的东西。一睁眼数不尽的房贷车贷,一上班无休止的功名利禄,一回家满地的鸡毛蒜皮,像鞭子一样驱赶着你马不停蹄地奔波、轮回,就算向天再借五百年也一刻不敢懈怠,唯恐自已慢一拍,就会被这个世界抛弃。

工作的压力让人人都像时刻上紧的发条,都像不停旋转的陀螺,忙着加班,忙着考试,忙着应酬,忙着打拼事业,忙着升职加薪。

生活的重负让流水线上的工人精密的如同机器,让外卖小哥永远都在与时间赛跑,让年幼的学子从小就争分夺秒,让形形色色的人们总是停不下匆忙的脚步。

人的耐心像鞋底一样越磨越薄。几十秒的红灯让多少人心急如焚,5G的网速仍有人不断刷新。无论电视节目再怎么去冗存精,也敌不过网络的一剑封喉;无论鼠标再怎么迅捷灵巧,也敌不过手机标题党的招招秒杀。没有人关心逻辑,没有人关心过程,只在乎我所需要或瞬间打动我的东西。

快车、快餐、快讯、快剪、快递,层出不穷的快捷,让你的发条和陀螺时刻润滑无比,快手、快闪,快人快语的快感让你偶有闲暇也保持着极快的转速,随时准备快马加鞭。

在这个时间就是一切的时代,为了不甘平庸,为了体面地生存,就算化作时间的影子,人们还是睁大了眼睛,生怕一不留神失去了元神。虽然明月清风还在那里,你的心又在何方呢?

其实地球自转的速度每天只快了1毫秒都不到,真正加速的是我们浮躁的心。当有限的胸怀装下了无限的雄心,有限的生命遇上了无限的欲望,再快的生活节奏,也是没有节奏的生活,看似天天争分夺秒,实则岁岁年华虚度。或许只有在快节奏的生活中拼出一场病来,才会暂且驻足,品味五彩斑斓的世界;才会静下心来,回味自己无味的人生。

也有朋友说,生活的快乐与不快乐都来源于内心的感觉,你可能整个春天里找不到一朵花,也可能在一朵花里发现了整个春天。我想还是有些唯心了。找不到花要么被柴米油盐羁绊住了手脚,要么被钟鸣鼎食蒙蔽了双眼。一朵花里找到整个春天要么有李白的天马行空,要么有孩童的天真无邪。不食人间烟火的唯美毕竟是虛幻的,哪有什么岁月静好,我们又靠谁负重前行。

历史的车轮必须要有人推动的,就像蜜蜂奔波那是自己的义务。家庭的责任肯定要承担的,毕竟有人为我们承担过。个人的价值还是要实现的,因为人生的意义就是让没有意义的生命有点意义。但得意的成功收不到真诚的祝福,精致的月饼不同中秋的满月一起享用,劳碌的意义又何在呢?千辛万苦营造的梦想不过是孩童们把玩的积木。

我们的先辈早就体悟了生活的真谛,劳累了抽几ロ旱烟,丰收了酿几缸黄酒,山高挡不住信天游,灯弱演绎出皮影戏。那么恶劣的生存条件,那么繁重的劳作,穷没有失去尊严,富没有忘记真情,用务实的取向、从容的心态,把艰苦的生活活出了多姿多彩,活出了满满温情。我们又有什么权力在盛世的繁华中活成一个个步履匆匆的苦行僧?

柴米油盐酱醋茶,书画琴棋诗酒花,一个是挺拔的胸膛,一个是清澈的心灵。把心灵装进胸膛,从容地把生活扛在肩上,出发。

招文袋(www.zhaowendai.com)为公益性网站,内容原创或转载(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是出于向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或媒体机构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如您需要转载本文,请联系作者同意后,注明文章出处@招文袋网站:https://www.zhaowendai.com/archives/5961

关注微信公众号: 龙只

龙只,80后,义渠人,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自媒体作者,互联网码农,喜好历史、人文、哲学。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