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文袋网站 情感 18岁校花因早恋怀孕,被父母囚禁地窖5年,获救时身无寸缕

18岁校花因早恋怀孕,被父母囚禁地窖5年,获救时身无寸缕

我被关在地下室五年。

父母就在我的头顶生活。

01

据说我出生的时候,父母在老家摆了三天三夜的流水席。

没有人不知道李家生了个女儿,也没有人不知道李家是多么的重视这个女儿。

那个时候,国家实行了计划生育政策。

而我的父亲就是那种被限制了生育的人。

因此,我将是这个家里唯一的孩子。

即使在当地人看来,女儿总归是要嫁出去的,可我的父母对我的重视程度却丝毫不亚于儿子。

他们给我取名为李胜男。

就是要让大家知道女儿并不比儿子差。

爷爷说这个名字不够温柔贤淑。

爸爸却说他的女儿将来一定是人中龙凤,不必像一般女人那样要求自己。

于是,这个名字就被写上了我的户口本。

与此同时,大伯家的孩子也顺利的出生了。

是个男孩。

只比我小一个月。

02

堂弟的名字叫李安康,意为平安健康。

爷爷摸着胡子表示这个名字取得好。

奶奶也赞同地点头。

一片欢乐的气氛里,只有我的父亲沉默着不说话。

大伯以为他是看不起这个名字,就挠着头做出一副腼腆的样子。

“阿弟,哥哥没文化,起名字就图个寓意好。你也别在意,囡囡的名字好听的紧呢。”

大伯确实没有文化,他小时候没读过两年的书,连字都不认识几个。

那时候,爷爷的家里太穷了,穷得连饭都吃不起。

他们也知道孩子应该读书,只有读书才有盼头,但那笔不高的学费却足以压跨这个家庭。

而且家里有两个孩子要读书,那就是两笔钱。

父亲和大伯只相差了一岁,两个人在一个班里读书。

爷爷到处去找亲戚们借钱,借来借去也只借到了一个孩子的费用。

这也就意味着,两个孩子必须有一个要辍学。

奶奶哭着去学校求老师,可老师也没有办法,读不起书的不只是一个孩子,如果他们通融了这一个孩子,那其他的孩子又怎么办呢?学校还要不要办下去了?

奶奶没有办法,只能回家里抱着两个孩子哭。

大伯知道他们是为了学费的事情东奔西走,也知道家里拿不出那些学费,所以他就主动提出了辍学的事情。

大伯说他是哥哥,应该照顾弟弟,而且弟弟的成绩比他好得多,所以就让弟弟去读书吧。

爷爷摸着他的头,夸他是个懂事的孩子。

于是,大伯就这样退了学,将读书的机会让给自己的弟弟。

而十多年后,他的弟弟也成为了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

03

我的父亲在村子里是个名人。

毕竟当初就只有他一只凤凰飞了出去。

李家也因此成为了村子里的“名门望族”。

父亲大学毕业之后,就被分配到了城里的单位工作。

那可是件稀罕事。

这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样,大大方方地吃公家粮。

你这土里的人辛辛苦苦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能够多有几分钱,就已经是祖宗坟上烧高香。

所以,大伯虽然是哥哥,可是被我父亲压得死死的。

不仅没父亲有文化,更没有父亲有出息。

这村里的人提起大伯来,就只知道他是父亲的哥哥。

再就是摇摇头,说这两兄弟,怎么同一个根上就结出了不同的果呢?

当然,大伯一向是个心大的。

从不把外人的闲言碎语放心上。

你就是当着他的面说闲话,他也只是憨厚的笑。

“都是一家人,怎么还能被外人说三道四呢?我是哥哥,他是弟弟,我们是亲兄弟。”

每次大伯都是这样面对那些难听的话。

他似乎觉得亲人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等娶了大伯母后,别人才发现这俩人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大伯母原先在隔壁村也是个名人,因为她长得丑。

这种丑不是说她的五官不好看,而是她的眉眼长得很粗犷,像是个女装的男人。

再加上她比一般女子都高,而且强壮。

乍一看过去,分明就是个英俊的男人。

因此,别人都叫她“男人婆”。

二十七八岁了,还没有结婚的苗头。

伯母的父母强制安排了她去相亲,对象就是糊里糊涂的大伯。

谁成想,这俩人竟然还看对了眼,没多久就结婚了,现在还有了个大胖小子。

爷爷说这是佳偶天成,笑眯眯地看着小两口过日子。

可是,爷爷能接受得了这样的大儿媳,却不喜欢条件更好的我的母亲。

04

我的母亲是书香家庭出来的女子。

即使是在动乱的时期,我的外公都保留着知识分子独有的清高。

他将母亲培养成了一个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

言行举止都透着说不出的优雅娴静。

她本来可以嫁得更好,却在学校里喜欢上了一个来自农村的穷小子,跟着他从大城市来到了小县城。

外公反对这门亲事,连母亲的婚礼都没有来参加。

或许,这也是爷爷不喜欢母亲的缘由吧。

但是他却异常地喜欢我。

我的母亲生完我后,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一种情绪低落的状态。

父亲没有照顾孩子的经验,常常被我哭得烦躁不安。

没办法,他只好将我送到了爷爷的家里。

由爷爷奶奶一点点地用小米粥将我喂养长大。

我记得奶奶温暖的怀抱,也记得爷爷的举高高。

还有大伯不善言辞的表象背后的温柔,以及大伯母热闹的大嗓门。

我在老家长到了五岁。

即将要上幼儿园的年龄。

我的父母从城里赶了回来,想要将我接回去。

我躲在奶奶的背后,不愿意和他们离开。

我试图用哭声唤起他们的怜爱。

却看到了母亲皱眉的表情。

她不喜欢我吗?

05

好像是有点。

她没有抱我,即使我哭得很大声。

奶奶心疼的给我喂糖水,母亲在旁边只是看着,眼里是清晰的打量。

父亲向爷爷解释幼儿园的事情,告诉他孩子的教育要从起点抓起。

爷爷沉默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这时候大伯母插了句话:“咱家安康,以后是不是也要去城里读幼儿园啊?”

父亲下意识地回了一句:“城里幼儿园的学费贵得很,你们读不起。”

大伯母被这句话堵得哑口无言,手足无措地看向了大伯,大伯刚刚在哄孩子,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场面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

父母咳嗽了两下,结结巴巴地解释自己刚才的话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善意的提醒。

大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他不要介怀,大伯母倒是一直没说话,似乎情绪不太好的样子。

我悄悄地走到了她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大伯母立马就笑了。

母亲看到了这一幕,眼底的暗色沉了沉。

我注意到她的神色,却依旧紧紧地抓住了大伯母的手。

当天,我的父亲就将我带走了。

而我的人生也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06

“啪——”

父亲的巴掌落到了我的脸上,将我猛地扇倒在地。

“……不,我没有!”

我捂着脸,恐惧地想躲到桌子下面去。

他一把揪住了我的衣领,将我提了起来。

“没有?你没有去和那些坏孩子玩,怎么考不了一百分?你之前每次都能考一百,现在只有九十多了,你自己说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做错了题……”我哭着想要逃离他的桎梏,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母亲递过来了一个鸡毛掸子。

我拼命地想要逃开,父亲的手像铁一样沉沉地把我压在沙发上。

“砰砰砰——”

鸡毛掸子不停地打在我的身上,疼痛如潮水一样袭来。

“爷爷……呜呜呜奶奶!救救我!伯母!我要回家!”我不想呆在这里,我想要回去,回到那个不会伤害我的家里。

“回家?哪里是你的家?你连自己的爸爸妈妈都不认识了吗?”被我的话激怒的父亲下手更重了,我疼得几乎已经麻木,眼泪不停地留下来,却换不来他的怜惜。

不知道过了多久,父亲才停下了手。

我跪在沙发上几乎是动弹不得。

等待了很久的母亲才慢悠悠地走了过来,她用纸巾给我擦了擦脸,温柔地说着那些大道理。

“你还在和隔壁的小青玩是吧,妈妈早就说过了,她不是你该交的朋友。你看看她成天和那些男孩子混在一起,成绩又那么差,这种人只会拖累你。”

我不愿意听从她的话,小青根本就不是她口中的坏孩子。

我知道她想要我和班上的王怡做朋友,因为她的成绩很好,而且她的父亲还是爸爸的上司。

但是王怡很讨厌我,还和其他同学一起欺负我。

就因为班上的男生觉得我才是班花。

有一次,王怡把我的试卷给撕了,是小青把自己的拿给了我,害的老师以为她是故意不写作业的。

小青每次去小卖部的时候,都会给我带零食,还会特意买我最喜欢的棒棒糖。

可是这样好的小青却让我的父母如临大敌。

只因为小青的父亲坐了牢。

她的父亲被人骗着进了赌场,一夜之间输了几十万,后来为了还赌债,又去借了高利贷。

高利贷是个无底洞,每一层利润都裹着赌徒的鲜血,小青的父亲还不起,被追债的砍掉了两根手指。他害怕自己会丢了命,就铤而走险去抢劫了一个女人,却失手致对方死亡。

他被判了二十年,小青的母亲本来就是个没有主见的女人,听到这个消息后,一下子就崩溃了。

要不是她娘家人的照拂,小青指不定和她去大街上住了。

可即便如此,那笔高利贷仍旧压在小青的母亲身上。

所以,周围的邻居们对小青一家避之不及。

同学们也都在背后叫她“杀人犯的女儿”。

连我的父母看到我们在一块的时候,都想尽办法让我远离她。

我很难过。

因为只有我知道,小青是那么好的一个人。

07

我被关禁闭了。

关在楼上的小阁楼的里。

他们要惩罚我的阴奉阳违,让我听从他们的安排。

我不愿意。

我用沉默来反抗。

他们不给我食物,想用饥饿来使我臣服。

我捂着肚子趴在毯子上。

思念着奶奶做的糖油饼和大伯母的桂花糕。

已经好几年了,我都没有再见过他们。

为什么他们不来看我呢?

是他们忘记我了吗?

我默默地流着泪。

楼下传来了不一样的动静,似乎是有客人来了。

我挪到门口,仔细听着楼下的声音。

是父亲的同事。

他们在讨论工作的事情。

我听见父亲向他炫耀我的奖状,对方发出夸张的惊叹。

接着便是互相吹捧对方的孩子。

真是虚伪的大人。

过了很久,天色暗了下来。

楼下传来一股股肉香。

我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

我好饿,我的手好软,想睡觉。

正在我的意识模糊间,耳边传来敲击玻璃的声音。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迅速地爬到了窗户边上。

小青正贴在玻璃上。

“你疯了!太危险了!你快下去!”

我着急的想要拉开窗户,可是手臂却使不出力气。

她将食指竖在嘴边,示意我小声点,又将手里的口袋提起来逛了逛,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我被她逗笑了。

终于,废了好一番力气,才将窗户打了了一半。

由于太久没有开过,窗户已经生锈的拉不动,底下被锈渍卡住,最多只能拉开这么大的距离。

小青将东西递了进来,她没有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安静的看着我吃东西。

等我吃完后,她将垃圾拿了回去,避免留下痕迹被我的父母发现。

她仔细确认了我的状态没有大问题,就准备离开了。

我伸手拉住了她的衣袖。

“我们会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对吗?”

“对的!”她笑着点头。

此时的我没有想到过,承诺是经不起现实的考验的,任何意外的发生都足以让我们的友情分崩离析。

08

我用成绩必须年级第一的条件换来了和小青做朋友的权利。

我加倍的努力学习。

只为了这一点点自由。

小青调侃我是个书呆子,然后自己在书桌上睡得昏天黑地。

我知道她每天晚上都会去火锅店里兼职到半夜两三点,所以白天才总是睡觉。

可老师和同学们不知道。

所以他们觉得小青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我也没有自作主张地解释,我知道小青的难处,也明白她根本不在意这些。

王怡却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小青在火锅店打工的消息,周末的时候带着一批人去找茬。

最后导致小青失去了这份工作。

我想要去和小青道歉,却发现她对我的态度似乎冷淡了些,甚至放学了不愿意和我一块儿走。

我追了好几次都没有追上她。

气的我也不想搭理她了,除非她主动和我道歉。

就这样我们冷战了好几天。

我正在拉下脸主动求和的时候,小青出事了。

09

她住院了。

我想要去找她,却被父母关在了房间里。

“你们说过的,我考第一就不会再拦着我交朋友!”

我愤怒地拍着门板,大声的质问他们。

“现在情况不同,她杀人了,我不会允许你们再交朋友了,说什么都不行!”

什么?

听到父亲的话后,我慌张的跌在了地上。

一周后,我才被父亲放了出来。

不动他们反应过来,我直接冲了出去,直奔小青家里而去。

可他们家的大门紧锁,人影都不见一个。

我只好去学校打听情况。

刚一进教室,就看到了同学们异样的眼神。

我咬着头皮走了进去,却发现小青的座位已经不见了。

我赶紧问同桌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看了我好几眼,才吞吞吐吐地说出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原来,在我们放学的那天,小青被几个追债的小混混堵住了。

他们拿着刀想要胁迫她。

小青在反抗中误伤了其中的一个混混。

她是正当防卫,本来没有错。

可那个小混混去世了。

死者为大。

有家长联名要求小青退学。

因为她是杀人犯的女儿,如今又亲手杀了人。

听到这里。我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这些家长是怎么回事?没有一点是非观吗?

同桌又用那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一字一顿地说。

“带头的家长——就是你的爸爸。”

10

小青退学了。

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她一定是恨我的。

因为我的父亲逼走了她。

我的成绩一落千丈。

父亲捏着成绩单怒不可遏。

我知道他要想要我成为一个“好学生”,一个能够为他挣面子的孩子。

他想通过我来证明他的优秀。

其实,他从来都介意的。

介意我是一个女儿,介意别人说他没有儿子。

介意大伯曾经将读书的机会让给了他。

介意大伯家里生下了一个儿子。

他的内心深处,是自卑而敏感的。

而我的母亲也一样,用脆弱的骄傲来支撑起自己的自尊。

他们从不曾真正的自信过。

只有能够被完全掌控的我,才让他们感到了安全。

而我,早已不愿意再做他们手中的傀儡。

11

我考上了最差的高中。

他们变本加厉的规训我。

我激烈地反抗着。

只要逃到了学校,我就开始和班上最差的人一起混。

我学会了化妆。

学会了在晚自习逃出学校。

学会了在升旗时当着全校学生的面念检讨。

我长的很漂亮。

许多男生都在偷偷的关注我。

他们将我评为“校花”。

每天都往我的桌子里塞满了情书。

我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我用放纵和堕落来反抗父母。

他们拿我没办法。

我却可以让他们颜面扫地。

于是,他们直接断了我的生活费。

我就去酒吧里兼职,挣的钱用来当生活费绰绰有余。

酒吧的老板是个看起来风趣幽默的男人。

平时身边围着不少的女人。

他对我很感兴趣。

我却觉得他这个人油腻的很。

只是,谈恋爱的话,或许可以试一试。

反正谁也不把谁当真。

几杯酒下肚,我被他引诱着尝了禁果。

两个月后,我晕倒在了考场。

12

我怀孕了。

医生通知我的父母。

一片哗然。

父亲气得脸色发白,母亲更是摇摇欲坠,似乎要晕了过去。

完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教养出了一个不检点的女儿。

这让他们怎么能抬得起头。

父亲的眼里闪过一道狠辣的光芒。

他让医生给我打胎。

他把打胎完身体虚弱的我带回了家里。

全程他们没有和我说一句话,久违的,我感到了恐惧。

我想要向酒吧老板求助。

父母没收了我的手机,把我关在了阁楼。

我听到楼下有搬重物的声音,叮叮当当地持续了很久。

父亲进来的时候,衣服上都是灰。

我蜷缩在床上,用被子包裹住自己。

他上来扯开了我的被子,接着一脚踹在了我的肚子上。

“你不是不听话吗?既然这样,你就永远不听话好了。”

他用手拽着我的头发,将我往门外拖去。

母亲在一旁冷冷地看着。

不,他们要干什么?

我使劲地抓住了楼梯的围栏,想要从父亲手中挣脱出去。

母亲的高跟鞋毫不留情的踩在了我的手上。

我痛得打了一个激灵。

父亲趁机将我拖入了地下室。

“砰——”

眼前陷入了黑暗。

鼻尖传来腐臭的味道。

我冲上去疯狂的拍打着铁门。

却只能绝望的看着光芒越来越远。

13

好冷。

好饿。

我是谁?

这里是哪?

想吃东西。

涩涩的,温热的,有点苦。

我舔着自己的手。

想吃肉。

生的,咬不动。会痛。

14

“滴——呜——滴——呜”

有人,抱我。

在哭,好吵,眼睛痛。

好苦好苦,用针扎我。

走开!

……

“太可怜了,这个孩子被亲生父母关在了地下室五年,他们还是人吗?”

“唉,她能活下来,也是奇迹了。那对父母连食物都不给她,就看着她饿的啃自己。”

“他们真是害死!这个小姑娘被关的时候才十八呢?以后可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让她的亲戚照顾了。可怜啊,这孩子精神出了问题,连话都不会说了。”

“真该死,那两个人。”

“已经被抓了,后面肯定要判刑了。”

“嘘——别说了,她醒了!”

“……”

15

有熟悉的味道。

不冷了。

甜的。

招文袋(www.zhaowendai.com)为公益性网站,内容原创或转载(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是出于向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或媒体机构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如您需要转载本文,请联系作者同意后,注明文章出处@招文袋网站:https://www.zhaowendai.com/archives/8445

关注微信公众号: 招文袋

公众号ID:zhaowendai-com 招文袋平台欢迎各类优质自媒体作者投稿,帮助原创作者实现价值传递和平台推广。我们希望招文袋网站的开放视野,可以为大家带来不一样的访问收获。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