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小时候过年有意思,可能是我在骗自己

这些年过年其实真正觉得美好的回忆不算太多,多数时间都是乱七八糟的,既不能全家团圆,也不能吃好喝好穿好。 从很小…

疫情期间的每一个流调信息,都有很大的信息量

疫情反弹猛烈,这段时间看了很多流调信息。 疫情期间的每一个流调信息,都有很大的信息量。 有的人在流调信息里,不…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给弱小出路才是天道。

今天上午又是一轮抢购潮。 不少人醒来就看到一则“关闭五小场所”的通知,其中提到“除了主渠道四大商超的门店外,其…

纵是富豪之子、网络大V,如果违反法律法规......

一向撕人不倦的王撕葱被撕了。此前直言无忌的账号,已经因为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被禁言。这次其实是被追加处罚。 老鹿…

我的朋友说,今天不打能做到,天天不打肯定不行

今天是国际不打小孩日。 我的朋友说,今天不打能做到,天天不打肯定不行。熊孩子嘛,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我家里有两…

命河-劫难(14)上官姝,安息吧!

单位,永远回不去了!他被开除公职!

他沉默着,却在仅有的空间里来回走动着。自从适应了监狱的生活后还从未有如此的心烦,此刻的他突然很想上官姝。第二天…

命河-劫难(13)她忍不住又和老情人和好了

在她的身体里最引以自豪的就是这乳房,呈葫芦形

苏楠与情人短暂地分手后委托上官姝给她另物色一个情人,她说情人好比味精一样只是提味而已。上官姝当时把目标落实给上…

命河-选择(12)这是他们再见面后唯一的一句对话

这是他们再见面后唯一的一句对话。而上官姝也是一个宫颈癌病人。

麻维军的内心根本承受不了上官姝要离开的事实。上官姝提出的理由是她得了宫颈癌不想拖累他,而他不相信这个事实,一直…

命河-选择(11)女人的好色不亚于男人

女人的好色不亚于男人,只是大多数女人的好色是默默地关注

缪轩、麻维军带着康复的上官姝十月初回国以后,上官姝搬出了麻维军的家,她带着自己的小狗和一些换洗衣服回到亡夫留下…

命河-再遇(10)当两个男人为了上官姝睡不着的时候

上苍啊,你到底是想成全谁,还是想拆散谁呢?

七月底的某一天下午,上官姝的手指微微地动了一下。只一下,被细心的麻维军发现了,他正在给上官姝剪手指甲,刚剪完左…

命河-再遇(9)他们睡了,是因为心累

每天傍晚,麻维军给上官姝回忆他们的生活

在美国多呆一天,花销就在不断地增加,多亏缪轩的经济实力支撑着。如果没有缪轩,估计麻维军就得卖了房产给上官姝治疗…

命河-再遇(8)不幸的家庭各有其不幸的根源

他们多么想尽快让上官姝恢复健康而不是轻微的苏醒

当他再次风尘仆仆地从巴马飞来的时候,麻维军正在病房给上官姝擦脸。两个男人相遇,已经没有了当初的仇恨,彼此的眼神…

命河-再遇(7)上官姝懂他,他的心留给了上官姝

他在登记薄里翻来翻去,仿佛猎人找不准目标

上官姝与缪轩再次吻离开酒店,她把他送到宾馆门口,缪轩给了她一个吻转身下车,上官姝调转车头回了家。当上官姝上楼梯…

命河-再遇(6)上官姝与麻维军同居的第四年

两人像并驾齐驱静止停放的两辆马车,辕上套着爱情的缰绳

在上官姝与麻维军同居的第四年,缪轩晚上九点钟从巴马飞到了西华池出差,他到上官姝的单位向门房人要了她的新号码。这…

命河-同居(5)拒绝接受任何治疗等待生命的自生自灭

这是一个平淡而曲折的故事,两个命运多舛的人,结伴过日子

结伴 上官姝与缪轩分手后的第四年,她与老师麻维军走进了第二次临时婚姻。当时她儿子在电话里淡淡地对母亲说:“我爸…

命河-沉默(4)分手三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

她在镜子前审视自己的肉体,臀部肥硕略微上翘,腰部集中了一些脂肪

第一年 缪轩与上官姝分手后仿佛一个完整的球体破裂成两半,一个居之南,一个居之北,遥遥相对。 缪轩原来计划十年后…

命河-遇见(3)他们的情越浓,将来的悲剧越深

这个美丽的邂逅注定是一场悲剧。他们的情越浓,将来的悲剧越深。

第二十二天 在上官姝的心里,爱情与道德都想要。瓦西列夫说:深刻的爱情是两个肉体与精神相似的人的结合。他们的心在…

命河-遇见(2)心灵与心灵的对语,灵魂与灵魂的交流

昨晚梦到你了,那种场景真是久别的情人相见。

第十天 缪轩:“昨晚梦到你了,那种场景真是久别的情人相见。不要笑话我,我都抚摸到你了。那种感觉,我全身颤抖!难…

任何感情最初的时候都是真的,恨不得把自己的全部交给对方。

第一天 缪轩:我不知你的名,只记得你的姓,却在见面之后失眠了两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更像一个自己与另一个自己重…

小时候,外婆家有几棵核桃树,其中一棵在打麦场边上

儿子上初中了,每天晚上十点才能回家,第二天凌晨六点又得去学校,忙得跟陀螺似的,和儿子说句话突然成了一件奢侈的事…

我那家报亭以废铁价折卖给一位惠州的生意人

赤日炎炎,却没有那种闷热的感觉,走在堤畔碧树的浓荫里,脚下是润滑的卵石,身旁的夹竹桃开的正艳,前方的池中碧波荡…

花三个多钟草就这篇文章,唯以寄托哀思

题记:从下午七点接到阿德电话那刻起,我心底一重一重涌起的尽是忧伤,花三个多钟草就这篇文章,唯以寄托哀思,老友:…

她说那种咖色的铝合金窗现在一平方要两百四

天气越来越冷,办公室有一扇窗摔碎了,无法修得,我上街去订制新的。 小城的清秋略显冷清,尤其东关这条长街,虽然道…

或许那是一个平行的世界,在冬至日充满了来自天堂的狂欢

1、冬至夜,十字街四角许多人在道边烧纸,为另一个世界的亲友送冬衣和纸钱。 行过路口,正有一家三口在路边划圈,上…

半生涂鸦,却无一建树,无佳作,无流派,无圈子

九月份,朋友邀我写影评类文章,许以每篇三百元润笔,一时颇为心动。 作为喜写作的人,半生涂鸦,却无一建树,无佳作…

学生时代我一直生活在安兴老城里,其时老城已破败

学生时代我一直生活在安兴老城里,其时老城已破败,无有完整的遗存,唯留下黄土夯筑的坚实土城,城门文革时就挖掉了,…

覆盆子的藤自然的在水泥脊架上伸延,形成天然的凉亭

住进宿舍的当天我就发现,站在我住的五楼阳台向外望,马路对面的就是同福鞋厂的花园,花园的面积不大,七、八亩见方,…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我发现这小东西也是有灵性的

丢丢来到我家,已经七年多了。记得第一次进家门时,那双明亮亮的小眼珠子,看见你就目不转睛,卷曲的毛成红棕色锃光瓦…

我的色谱体系中,几乎没有什么色彩,能与麦黄媲美

牛浩东油画《锦绣大地》 麦子黄,是一种色彩,也是一种标志。金黄色的麦浪,是迷人的色彩,而麦子呈现出黄色时,意味…

看在老婆长得漂亮的份上吧,来往半年后我们定婚了

我和老婆是在1986年春节过后认识的,她小我一岁。当时她刚刚工作,是西峰宾馆招的第一批服务员,当时招收的条件必…

一步一步,我想我终会成为我想成为的那种人

​​ 你没告诉过我应该戒烟的,但是我想,这是我最后一包烟了。应该戒烟了,不论是你在,或者不在。你没告诉过我应该…

父亲在世时经常给我讲,做人要实在,工作要努力

今年4月27日是父亲去世21周年的纪念日,想着写点什么怀念父亲。 父亲1933年3月出生在宁县中村乡孙安村的一…

不用想着如何应答,不用顾及对方的口味与感受

佳黛会在清晨6点准时起床。穿着昨夜的棉布睡衣将浸泡了一夜的小米倒入锅里盛上清水,滴上两滴植物油,倒入半袋豆浆粉…

我那时不懂,却也明白母亲大概是不赞许的

2016年旧作。 01 — 三月,朋友在鸡鸣寺拍摄的木笔花。   02 — 16年。冗长的夏日。  …

我很喜欢她,觉得她像街头的小混混一样可爱

哥哥长得真俊,真像张国荣。 眉眼含笑,是多情人。 后来长大后,看到一副张国荣的老照片。白衬衫,黑西装,领口处打…

等她匆匆忙忙赶到餐厅时,我正坐在那儿认真看书

世间的清风朗月,如同一种静默的召唤。 有时候会一意孤行的离开,无法停息。 被问及,平时出门时,一定会带的物件。…

周末一天只喝水,一只苹果,没有饥饿感

夜里下了雨,晨起时仍在滴滴答答。 咳嗽未愈。周末一天只喝水,一只苹果,没有饥饿感。这种状态延续到新的一周。中午…

银杏

下了一场雨,庭院小坐,那人素衣明眸

去鲜有人至的弄堂里,听评弹。这倒符合评弹的气质,不热闹,不赶时,但听到动心处,必是大珠小珠落玉盘。恰如好的爱情…

余生,只求起居多福,清安喜乐,删繁就简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这缘,原是一颗清静心。 余生,只求起居多福,清安喜乐,删繁就简。 折素心梅一枝…

长勿相忘

成全、妥协、遗憾、抱歉、后悔、执念

余生可期,但如程灵素,长居药王谷。白茶红梅,两无猜嫌。布衣饭菜,一生长乐。 以往我对人事,总有太多商量不定。成…

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和他去看冬天的陌生小镇

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和他去看冬天的陌生小镇。茫茫白雪覆盖下的低矮紧凑的房屋,高大树木、山岭、寂寂的河流。我们一起…

夜色太黑,不知道它的方位,应该是在附近

春生,你是否闻到空气中隐约的花香? 是紫藤吗? 不是,紫藤花已落。 也许是茉莉或者其他花树。 是槐花。这个时节…

我并不知道如何会有一株这样高大挺阔的花树

一株琼花穿破暗夜,低垂至我眼前。 我并不知道如何会有一株这样高大挺阔的花树,又是如何在这细长柔嫩的枝条上长出这…

青柠,老屋下的樱桃树今年又结满了殷红的果实

清晨八点,陆青柠坐上开往济南的列车。 只因沈云和发来消息:青柠,老屋下的樱桃树今年又结满了殷红的果实。 青柠特…

唯愿道路是平坦的,如果不能就让它崎岖而有风致

风雨又至,冒雨往后山走了一段路。松云蔓延,裙裾如染。 在众多道路中,选择最崎岖困难的一条,独自走完它,穿越它。…

夏日炎热相逼,煎药者只恐煎出燥热之心

人间四时最适宜煎药者当数:秋。 春事烂漫,百花之气已冗长,再添药香,倒显芜杂。夏日炎热相逼,煎药者只恐煎出燥热…

银杏叶泛黄,落了一地的果实,才惊觉秋已深

在亭子里小坐,银杏叶泛黄,落了一地的果实,才惊觉秋已深。 收到她寄来的包裹,一条用旧毛衣碎块缝制成的大块地毯,…

炉火上温着酒煮着茶,想想便觉妙上心头

雪是静的。悄悄的,寂然的,推门竟是铺天盖地。它是什么时候来的? 偏爱宋人笔下的雪,它是东坡那句“人生到处知何处…

心念

不妨给自己画个圈,圈善为内,拒恶于外,守住本心

稚嫩的白色小蝴蝶,才会将一朵枯萎花朵残留的香气,误以为春天,还要贪恋地多嗅一口。 两人从不同道路抵达同样的地点…

小阳春

大到宇宙的起源、物种的演变,小到生活的细节

午睡醒来,用藤椒酱拌了米线,坐在厨房里,读着神话故事慢慢吃完。辣极,额头沁出汗来,暖风从敞开的门户吹进屋,掀动…

溯流而上

老式的楼房,每户都有一个露天的方形小院子

白色野蔷薇盛开在道路两旁,我们沿着台阶往上走,轻轻抖落裙子上的花瓣。 记忆里老屋门前有一条小河,河对岸的小树林…

落雪无声

细密的雨,似雪一样密密地落在脸上,沁凉

01 大雪日,落雨。 细密的雨,似雪一样密密地落在脸上,沁凉。 在路上邂逅的女子。衣着素淡,穿咖色大衣,裹着灰…

王维《辛夷坞》有诗: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01   公园散步,遇工人修理树木,砍下的花枝错乱地堆在一旁,断裂处散发辛辣清香。迟疑了片刻,问能不能捡几枝,…

风有信,花不误

重读日本诗人精选俳句集,闲暇时摘抄喜爱的小句

雨后,适于清晨散步。不带手机、不听音乐,两手空空,行于明暗交替的天色中。道旁的老树间探出新枝,近处、远处铺满嫩…

空气里,秋天的气息,清冷中夹杂着海水的味道

01 车子疾驶在起伏重叠的山路上,打开窗,听着风哗哗吹过的声音。空气里,秋天的气息,清冷中夹杂着海水的味道。 …

远山的呼唤

只是站在那里两相对视,山不语,人也无言

「启航」 你听过远山的呼唤吗? 照月曾对一位朋友说过,等手上诸事安排妥当,不管天涯海角都要去看一眼雪山。只是站…

万物更新

能够在春天开放的花朵,最终会等到一个全然的春天

听闻: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这回响不必来自于某一个特定的人,它可能来自于任何一个人。 一个安静而心意坚定的人,…

她用各种短外套搭配不同样式和色彩的半身裙

01 写字楼斜对面是一家大型购物商场。他每天从大厅进进出出,很少注意到对面日新月异的境况。 这会儿,在门口等车…

小时候学校一放假,就到距西峰30多公里的姥爷家去玩

小时候学校一放假,就到距西峰30多公里的姥爷家去玩。姥爷家在宁县瓦斜乡永吉村南嘴队。姥爷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

也有很多人和我一样,迷恋小时候罐头特有的味道

周末的时候在超市里买了几瓶罐头,来单位的时候顺便带了一瓶,晚上睡觉前在椅子上坐着坐着就拆开吃了,似乎总觉得对罐…

纯粹的精神 儒雅的风度—油画《大律师》欣赏

《大律师》 布面油画  50x40cm 这是牛浩东的一幅人物肖像油画,作于2018年。这幅作品的创作动机,应该…

蒋勇律师说要为每一位中国律师拍张职业照

2016年1月,我第一次见到蒋勇律师,那是他在兰州开办诉讼可视化的讲座。不仅他来了,他还带着专业的人像摄影师和…

放心,我一定能保护你的

西北师大知行学院是甘肃政法学院的后花园

社会也有许多像花朵一样地方吸引人,魔力般的象牙塔是被激情重建,这都为了青年人,它让一切生命都充满了生机,连校园…

“你再等我几年!”你的男神还不是你的

他为什么一点都在乎我,又让我等他几年?

“他为什么一点都在乎我,又让我等他几年?”这句话可能困惑过很多恋人。我身边的很多同学、同事、朋友都和我聊起过情…

大约十几年前,江南乌镇,写了一首小诗

浸在自己的冷漠里 悠闲在江南的小巷 用斑驳的陈年 思衬我半生的孤独 逢着一位追逐影像的姑娘 我无意她轻盈的身姿…

我忽然就明白,原来就在这里,老徐曾仓促了那年的牵手

这是一组拍摄于几年前的原生态不加任何修饰的图片消息,坐标甘肃环县,若有乡愁,可多看看。 部分图片应该为我的原同…

回忆梦境,她像忍者一样,与两个黑衣人搏斗

十二月中旬的一个清晨,方妮像往常一样,懒懒地伸伸腿,浑身的肌肉跟着舒展开来;搓搓手,搓搓脸,才掀开被子;一夜的…

第一场雪不算叫雪,似雪非雪,似雨非雨,雨中加雪,雪中有雨

立冬的时候,我就计划着随第一场雪去疯一回。 到底去哪里呢?没有确定的概念,只是想着出去放纵一回! 立冬不久,就…

我曾经是一名炒股高手,却挽回不了失败的命运

我曾经是一名炒股高手,却挽回不了失败的命运。 炒股的命运宛如天上的浮云,变化莫测。 我做梦都未想到近期股市这么…

冉希给两个丈夫安排完后事,心中敞开了一片天地,透着光亮

我认识冉希的时候,是在妇产科的手术室里。她有一些沮丧,也伴随一些惶恐。为了手术的顺利进行,我尽量用最柔和的口气…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那个男人指引的方向投射过去

十年前夏季的一个中午,我看见一个舞姿曼妙的红衣女郎将人群吸引在她的周围。那一件红纱裙,领口缀满亮闪闪的水晶,宛…

两个人都喝多了,眉兰就这样被酒吧同命运的男人抱走了

昨夜,眉兰与我同居一室。她又从噩梦中惊醒,梦见红红的火苗,噼噼啪啪地在她身下燃烧着…… 重新审视她走过的岁月,…

其实,无佛的时候,我本身就已经静静地坐在黑暗中了

许久以来,我习惯于坐在黑暗中。静静地坐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当我坐在黑暗中的时候,就有一些黑暗铺天盖地地…

在芸芸众生的交往中,一切都有个界限,不可逾越

尚未立冬,一次突然而至的寒冷,冻缩了人们的思想。 许久许久,奕雪无事可做,沉湎于酣睡。从早到晚,从晚到早。醒来…

我躺在太阳底下,独自数着寺院的钟声,一,二,三……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住在寺院的隔壁。只因为无数次眷恋寺院的钟声与念经的抑扬顿挫,神往打坐的静默…

像蜗牛一样,不敢睁大眼睛眼看这个世态乱象

我蜷缩着,像蜗牛一样,不敢睁眼看世界。 最近,我参加了一个同学的丧礼,归来无言。来世时,糊里糊涂地哭;经世中,…

我听说一个牧童上山玩耍,无意中点燃了神仙的圣灯

四年前,我听说一个牧童上山玩耍,无意中点燃了神仙的圣灯。从此,每当夜晚来临,人们就可以看到山间升起一团绿莹莹的…

我才明白我违背了梦中佛的圣言,亵渎了神的灵气

人出生时,那种洁净,是四大皆空的炫耀。而后,风寒侵袭,细菌感染,灾病渐起。有一种病,便少了一份活动的自由。读一…

人的一生,也许会嫌弃许多东西,也许会接纳许多东西

在众多的地板砖颜色中,艾丝惟独钟情于海洋蓝色。面对蓝色的地板砖,艾丝永远能回忆起十年前她挑选地板砖的那些遥远的…

它依然安详地挺立在书房的角落,静静地等候我

大约有两年多了,我没有碰过琴键。不是由于懒惰,而是我压根就忘记了它。当我忘记这架琴的时候,它依然安详地挺立在书…

蚊子放肆地在我的脸颊上亲吻,在胳膊上留下唇印,在大腿上停留

我压根儿也不曾意识到,老公对于我有多重要。直到昨夜,蚊子放肆地在我的脸颊上亲吻,在胳膊上留下唇印,在大腿上停留…

我孑然一身平浮在水上,像鱼儿一样静静地游

昨夜,我又是魂牵梦绕,夜游冰岛。起先,梦见自己在一个无边无垠的大海上游泳。海水碧蓝,却不太深。我孑然一身平浮在…

光线的黯淡掩饰了一切,朦朦胧胧的意境营造了美的氛围

夕阳西下的时候,一天的生活趋于尾声,一堆的思绪拉下了帷幕,一脸的疲惫被夜色模糊,一切的欲望归于平淡。光线的黯淡…

爱情被炫耀出去之后

吉雅的日子就这样在煎熬中流淌,生命中的许多光阴就虚度了

当你不够成熟的时候,不要恋爱;当你的内心不够强大的时候,不要轻易说离开。吉雅悟出这句话的时候,离开吉钊已经一年…

我能有幸看见丝瓜的生存现状,得益于悠闲的生活

堂哥丢弃了赖以生存的土地,经营起了蔬菜大棚。那天,我在塑料棚里发现了一个奇异的现象,惊讶之余,感慨颇多。那些原…

日子,还得流淌成一潭静水,固结为一尊雕像

西北的冬天,雪花姗姗来迟之后就杳无音讯了,冷空气占据了整个冬季。梅花,懒懒地睡足了,在百无聊赖中才露出了笑脸。…

我在封闭死了的地盘上独自徘徊,不知秋天什么时候退去

记得早春的时候,连空气也分泌出一种诱人的味道,我的脚步便不由自主地踱进了天湖。穿过一条条幽径,清新的空气在一吸…

发呆的时候会想起那些风雨飘摇的遥远日子

我常常望着一棵树发呆,发呆的时候会想起那些风雨飘摇的遥远日子。 每次经过大树的时候,心中会翻起许多怪异的浪花。…

当我想明白的时候,已经再也掰不到曾经唯一的棒子了

一个孤独的猴子,一边走一边掰包谷。掰一个,扔掉一个;再掰一个,再扔一个;整整掰了一天,太阳下山的时候,猴子手里…

S因为身体的曲线呈现S型,姑且就叫其S

S因为身体的曲线呈现S型,姑且就叫其S。S从一个空间,经过三层楼梯,穿过一条长长的走道,绕过马路,跨上了公交车…

灵魂的影子

如果你在尘世中找不到灵魂的影子,不妨在精神世界里虚拟一个

小时候,放学回家的路上,有几个比我大一点儿的调皮男孩故意用力踏我的影子,虽然没有感觉有丝毫地疼痛,但是我却气得…

一路读书,一路酸甜苦辣,获得更多的却是书中营养带来的甜美

我的家乡在山区,上世纪七十年代读小学时,自己没有钱买书也没有地方买书。学校的图书室藏书少得可怜,加上连环画也不…

读书可以改变命运 ,可以养成一个人的性格、追求......

我生于六十年代中期,从小在西峰长大,家中就我一个男孩 ,所以被父母娇惯,一切随我的性子。但也爱读书,从喜欢连环…

凡事应该相对比拟去看,这个世界没有绝对

今天早上四点多就醒了,睁开眼睛发呆半小时,然后起床,洗漱,继而人畜无害的无所事事到此刻。 影视剧里有个躺平的鼻…

最后,唯愿2022年健康、平安、富足!

先说说2021年吧。2021年对我个人而言,应该说是相当糟糕的一个年份,这一年迷迷糊糊、颠颠倒倒,直到今天,还…

它到底是资本的魔术手,还是我们理想的伊甸园

之前我在#一些中年的絮絮叨叨 中写到过,我曾神经质的网上网下搜罗购买过一大堆祖宗今人关乎生命方面的哲学类丛书,…

张良善被授予南疆军人最高的荣誉“昆仑卫士”称号

张良善,原阿里军分区叶城县留守处一名专业军士,1998年提干,在当运输排长的时候,因军人的职责使命,在国与家之…

这么爽朗的笑声,风沙怎能挡得住呢!

翻出一篇1999年写的豆腐块,读了读,还觉得挺有意思。这篇文章曾刊登于当年的解放军报上,描写了部队在塔克拉玛干…

有希望总是好的,人活着哪能没有希望

昨天晚上,仓促的在某宝花了十块钱设计了一个书封,将我放了几个月的新书发布到了某平台,新书的名字原来叫《打盹的中…

本来想说点牛肉面涨价的事,结果,最终也没有落下几个字

今天早上路过一家牛肉面馆,忽然想起前两天有人说牛肉面涨价了,由原来的8块钱一碗涨到了9块钱。 本来想说点牛肉面…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