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大普奔,草根灭了超霸,耳光响亮!

我不关注足球,但仍颇感兴奋。 17日,中国足协杯第二轮比赛中,来自甘肃名不见经传的泾川文汇队以点球胜出,淘汰了…

战友,是关键时刻……

战友,是关键时刻…… 热搜榜上,不是郑州富士康员工的徒步大撤离,就是西宁的大白菜卖成了天价。而对于兰州,偶尔看…

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离婚率高居不下

消费 每个人的消费理念是不同的,有的人喜欢存钱,把大部分的收入存起来. 一部分人是今日有酒今日醉,莫使金樽空对…

在离我家不远处的十八楼,住着翠花一人

作者/芋娃 在离我家不远处的十八楼,住着翠花一人。 那个娇羞妩媚妖娆多姿听说跟露珠一样含苞欲滴,常常推窗站高楼…

胡正平 | 人类第四个苹果赋

物之有类,时之有序,代际更新,亘古法章。天地物华,苹果为佳,繁育千载,韵起百方。一曰夏娃果,人类繁昌;二曰牛顿…

兰州,今夜请伴我入睡

兰州,今夜请伴我入睡 枯川 下过雨,兰州的夜晚格外美 黄河水激荡,路灯摇曳,马路上空空荡荡 夜晚的兰州,很温暖…

母亲生于1935年农历6月

母亲生于1935年农历6月,姊妹排行老五,因从小皮肤就很白,被外祖母昵称为粉娃。 上世纪五十年代与父亲在平凉结…

我们兄妹三人,母亲独宠我一个

我们兄妹三人,母亲独宠我一个。 在那个婆婆当家做主,丈夫出门打工,还要凭工分吃饭的年代里,母亲生下了我,却没想…

情怀,你信这东西么?

昨天去店铺买烟,看到了货架上仅存的一盒红南京,鲜红鲜红的格外显眼。上大学时我们常抽,当时是11还是13真的记不…

老公去世后,我被一名出狱男子多次伤害

寡妇门前是非多,更何况我还是一个漂亮的寡妇。 因此不管我多洁身自好,总是会被恶人盯上。 我虽然不是吃斋念佛,但…

20岁校花杀人犯,为闺蜜报仇手刃富二代

监狱里有个喜欢唱歌的少女。 每天晚上都能在高墙外听到她百灵鸟一般的歌声。 工作多年的老狱警摇着头告诉我。 她是…

富婆当晚打了我两耳光,第2天给了我两万

“喝!喝!喝!”,我随着四周兴奋的声音看去。 我看到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扯住头发,按在地上灌酒。 一整瓶黑桃A就…

我27岁爱上有妇之夫,拿到妇科诊断书崩溃

哪个少女不怀春? 哪个女孩不希望自己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在享受甜蜜爱情的同时与真心相爱的人相守一生。 所以…

当小三转正后,我的日子并不幸福

“要孩子还是要钱? 你自己选吧!” 眼前这个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冷漠地让我心痛。 “你还这么年轻,还这么漂亮…

我骗老婆说工资6000,可实际我月赚2万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发现我怎么能这么优秀。 因为相对于其他男人还在煞费苦心地藏私房钱时。 我都用私房钱给自己买…

我在东莞内衣厂上班,天天“摸”胸罩

以前听别的男人说“女人如衣服”, 我很差异,人怎么可以这么会坏这么渣。 可后来我的工作经历让我明白, 女人和某…

上大学后,女友不慎怀孕生下孩子

每个人都是被动地来到这个人世间。 没有任何自主权选择的权利。 如果在出生前,我有权利选择是否让命运开始, 我会…

翠花说没啥,兄弟尽管睡好,干活才会有劲

一 黄土高原上的西峰,自古就被人们称为陇东粮仓。 明时始有西峰之称,因其地处长安西北,且居高原之上而得名。 当…

我做上门女婿4年,因缅甸打工落下残疾

“你个废物,你除了每天躺在床上和吃饭,你还会做什么?”岳父的咆哮就在耳边。 我看着我自己已经截肢的腿。 我心里…

染上病后,黑人男友被遣返回国

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真爱, 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 我不过是那群人报复之路上一块微不足道的垫脚石。 我恨他,…

我和来自江西的女人组成了“临时夫妻”

新年刚过,我就迫不及待地及待地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在家多住两天吧。 说话的是我女人大春。 不了,厂里催着回去呢…

故事:母亲跳楼后,女技师暂住我家

人这一生,你不知道会与多少人擦肩而过。 而你漫不经心地一次擦肩也许就是别人翘首期盼的重逢。 所以现在的我不管走…

我在东莞夜店当保安,见识了太多夜场女

我站在中间,看着一左一右打得火热的两个年轻人。 我小心地劝阻着,一只啤酒瓶却朝我飞过。 和我一起工作的老宋头。…

我在工地打工生活,周围都是男工友

我看着空荡荡的晾衣架。 我发现我的贴身衣物再一次失踪。 我回头看了一眼我的工友。 他们每一个人都表现得很正常。…

《隐入尘烟》:阅尽沧桑当知人生不易

《隐入尘烟》剧照 《隐入尘烟》这部电影最近在网络上很火爆,之前一直没有过多在意,本以为这部电影真的要像它的名字…

这十年,我熬过痛苦绝望,寻到一个答案

十年之前,你在哪?在做什么?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十年之后,你又在哪?在做什么?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2012年,…

她的流氓哥哥,残害了我的至爱的妹妹

妹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可是她现在却浑身是血地躺在我的怀里。 “哥!我疼!” 妹妹的气息渐渐微弱。 …

大学毕业后,我被拐卖到自己的村子里

我被拐卖了。 是的,我被拐卖了。 当时拐卖我的人把我拖连拉带拽地拉下车的时候。 我看着周围似乎有点熟悉的布景。…

深夜,我留宿在女技师的家, 一整夜过后

我是整个足浴城里为她消费最多的客人。 我们在一起话过家常也谈过理想; 我们一起逛过街吃过饭看过电影; 她牵过我…

20岁校花杀人犯,为闺蜜报仇手刃富二代

监狱里有个喜欢唱歌的少女。 每天晚上都能在高墙外听到她百灵鸟一般的歌声。 工作多年的老狱警摇着头告诉我。 她是…

染上艾滋后,黑人男友把我拉进了病友群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出医院的。 检查的结果出来了。 阳性。 我也感染了艾滋病。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出医院的。 我…

婚礼现场,我当众播放未婚妻出轨的视频

圣人说,要以直抱怨,以德报德。 而我却只想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01 当一个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那么她的心就会…

亲妈车祸去世后获赔巨款,爸爸脚踏多条船

她要是走了,我就又没有妈妈了。 可是爸爸却在无所谓的笑,好像一切与他无关。 奶奶却对爸爸又打又骂,苦苦哀求她能…

隐入尘烟:当苦难成为共鸣

无疑,《隐入尘烟》火了。 西北甘肃,一对苦难的夫妇,熬尽了他们苦难的生命。 我没有看完整部影片,因为我看不了苦…

女子嫁给精神病丈夫,洞房夜,公公走进来

隔壁那个漂亮的女人自杀了。 我在房间里发现了她写给我的信。 01 隔壁的小孩又在哭了。 我一边拖地一边熟练地打…

校花执意嫁黑人男友,远赴非洲后惨遭虐待

人们或许都觉得湖北人天生聪明,可我,除了空有一副美貌的壳子之外,不具备半点湖北人的优点,我固执、缺乏分辨能力却…

29岁空姐自曝,出轨8个男人并非自愿

“我就是喜欢出轨,控制不住的那种。” 你很难想象,说这话的人竟然是一个漂亮的空姐,而她选择在众人面前袒露心声,…

豳风,七月乡语(第一章)

1 白杨树底 逃离东莞雨季的黏热,在故乡蝉噪里也算得抓住了一丝清凉,白杨树底池塘边,坐满了赋闲的农人,耄耋之年…

妻子出轨,谎称身患绝症逼老公净身出户

我叫周周,是个年轻又漂亮的小姑娘,如果一定要从我身上找到什么缺点,那大概是我并不善良。 女生总喜欢看那些浪漫的…

婆婆偷偷扔掉儿媳养了7年的狗

我的狗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可是它死了。 我的孩子也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可是他也死了。 而这一切都因为我婆婆的自以为…

北京老婆怀孕后,爸妈提着土鸡上门

“好了,东西放门口,你们走吧。” 苏昭昭坐在沙发上说道。 我看着门外的父母,又看看苏昭昭,想对苏昭昭说什么,却…

我偷偷闻她内裤后,断定她外面有人

我叫谢光强,是个本本分分的出租车司机。 跟妻子张玉容结婚之后,我们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原本我以为我们会白头…

故事:我被丈夫长期家暴,儿子:这是报应

我的丈夫得了癌症。 而他去世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在意他。 就连我们的儿子都觉得这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是我…

故事:男子约女同学吃饭,偷偷往水杯里下药

“真的有这么神奇吗?” 看着眼前的这一堆白色粉末,他的眼睛直放光,还不停地揉搓着双手,计划着自己的下一步,在他…

和寡妇同居20年后遭抛弃,7旬老汉求饶

年过七旬的彭永顺在20年前爱上了寡妇曹秋华,彭永顺为了她抛妻弃子,从此两人过上了甜蜜的生活。 20年过去了,彭…

为了留住老公,我贷款10万去整胸

我一个人躺在手术台上。 我已经说不清这是我第多少次动刀。 但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动刀。 打了麻药。 我做了一个…

试管婴儿失败后,老公花15万让女学生流产

我流产了。 却在医院碰到了我的丈夫。 彼时,他的怀里抱着另一个女人。 01 我和丈夫是在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

嫁到农村1月后,婆婆穿公公衣服将我侵犯

我的婆婆是个自私又恶毒的农村女人,她将我视作眼中钉肉中刺,每天都用各种方法折磨我。 天真的我以为只要我忍气吞声…

辞职照顾瘫痪婆婆15年,我难道是保姆吗

“我是你请来的保姆吗?” 我看着丈夫吴迪递过来的离婚协议,不屑又冷淡地对他说。我早就知道他会来这么一出,实际上…

我醉酒后误将小偷当老公,崩溃痛哭

“我找张警官,我要报警!” 我急匆匆地跑到派出所,赶一进门就冲着里面的警察上气不接下气地喊。 听到我要张警官报…

故事:我和老公丁克8年

初见方皎皎,她站在付初安身旁。 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怯生生的,也水灵灵的。 站在付初安身边,俊男美女,说不出的养…

故事:50岁前妻恋上32岁理发小哥

“离婚!” 正与妻子因为琐事争吵的王圣一气之下脱口而出。 “离婚就离婚。” 听到丈夫要与自己离婚,妻子何静并没…

故事:洗脚妹爱上富豪客人,费尽心机怀孕

我是一个平凡的洗脚妹,所以后来一心想要嫁给有钱人。 我找到一个小老板,为他辞了洗脚妹的工作,安心怀孕待产。 可…

18岁校花因早恋怀孕,被父母囚禁地窖5年

我被关在地下室五年。 父母就在我的头顶生活。 01 据说我出生的时候,父母在老家摆了三天三夜的流水席。 没有人…

纪实:22岁空姐上吊自杀,是遭男上司诱导

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悲剧可谓是人人皆知,朱丽叶为了反抗家族安排的联姻,遂服下神父交给她的假死药。 没想到闻讯而…

故事:我的妈妈是“发廊女”

我叫车雨婷,28岁,至今还没有结婚,也没有谈过男朋友,相比较其他被催婚的同龄人,我的世界就安静很多,因为能催婚…

我免费当情人10年,事后还倒赔600万

1 我叫筱善,正走在去往法院的路上,准备与曾和我共度了十年时光的,“别人的老公”,打官司。 关系很乱对不对? …

我怀疑8岁女儿非亲生,要求亲子鉴定

我今年五十岁,和妻子结婚几十年,但我们没有什么感情。 而且我的女儿也不是我亲生的,她是我老婆出轨的证据,想到这…

18岁遭欺负3年5次人流,无情男诱其自杀

当今社会,法制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大多数人都明白法律是悬在人们头顶的利剑,同时也是人们的保护伞。 但是在上个世…

我4年嫁给23个男子,骗到300万彩礼

我又结婚了。 丈夫是个老实的农民。 可当天晚上,他就将我送进了监狱。 01 我是个不幸的漂亮女人。 刚出生时,…

母亲被拐卖后生下我,遭父亲虐待多年

这个村里本来没有多少女人。 但村长在外面买得多了,也就热闹了起来。 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个买来的女人。 有些实在…

25岁女子相亲,事后被34大叔嫌弃

曾经我遇到过一个奇葩的相亲对象。 就是那种明明条件很差却迷之自信的男人。 我拆穿了他的谎言。 没想到他竟然当着…

村中老汉身亡,牵出连环“借种”的荒唐剧

1987年11月27日晚上,在湖北发生了一起十分诡异的离奇命案,两位死者都是中毒身亡,随着警方的调查深入。 不…

我大学毕业后与异性合租,遭强行欺负

我叫丁秋英,是一个大四的女学生,我生活拮据,不得不外出打工,工资低脏活累活多,但我必须干下去,因此我在公司旁找…

老婆不守妇道患上艾滋,连累一家三口

我是个窝囊的男人。 我得了艾滋病。 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 ——我后悔了。 01 爱一个人有多容易,恨一个人…

1999年,26岁美女死刑犯将被枪决

“你还有什么想要完成的心愿吗? 或者有什么想吃的、想喝的,我们能做到的一定会尽力满足你。” 一个身着警服的女狱…

女大要避父!记一场我与父亲那荒唐的15年

我的母亲是个老实本分的女人,所以她懦弱地自杀了。 我的父亲是个冷酷无情的混蛋,所以他活得好好的。 于是,我把他…

男子装成乞丐被收养,却霸占其妻24年

我死了,死在了爱人的儿子手里,我不恨他,我死有无辜,死在他手里可能没有比这更完美的结局了。 我的爱人一家人不知…

故事:老公出轨露馅后,小三挺着大肚子

正在家里休假的我突然被一同电话打断了平静,拿起电话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但是号码的属地却是本地,我想了一下,还…

好像人类成年后才有孤独的感觉

孤独始终与人类共存。 曾几何时孤独与我们如影随形,不同年龄都有他(她)的孤独。失去亲人的孤独、失恋后的孤独、创…

他说不要紧,我年轻还抗得住

我的同事常永权,是我在单位机构改革合并后认识的。 2019年2月,庆阳市司法局与法制办合并,组成了新的司法局。…

“朋友”指彼此之间有良好的关系和情谊的人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的网名就叫“不亦乐乎”。 “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是猎枪”,这句歌词…

我的同事LZ,是个有故事的庆阳小伙子

我的同事LZ,初次见面时,是在10年前的单位。 小伙子很干束、眼睛大、很有神、很坚定。 当时我们对互联网是什么…

如果有了具体的目的性,同学聚会就索然无味

自古以来同学就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一个学校混出来的。 有小学同学、初中同学、大学同学和社会上各种培训班的同学。…

回想着前天晚上和馨予缠绵的场景

一 火车在广阔的成都平原上飞驰,大力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他还沉静在与馨予分手的痛苦之中。 这时他所在软卧车厢…

我带着香纸和鲜花,去老家的公墓里看他

那天 和一帮大男人 坐在一起谈父亲 谈着谈着 父亲就顺着我们的眼泪 走出来了 三十多年过去了 父亲还是从前的样…

原来我小的时候就不睡懒觉,起床早

父亲兄弟三人。 叔父排行老三,曾当过宁县城关小学负责人。 性格忠厚,为人谦让。 记得小时候寒暑假我经常去叔父家…

绵软无骨,一股女人的幽香扑鼻而来

一 候志是西北一家上市公司的中层主管,今年28岁,未婚,身材魁梧,浓眉大眼,目光坚毅。 一次公司决定派他去重庆…

八零后是在五讲四美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

我在《大宋笔记》的序言里说过,当今中国人是缺了一些精神的。 这个精神不是单一的精气神,这个精神是一种层次和思想…

县里有个文化地标建筑,就叫马金凤大戏楼

豫剧大师马金凤去世了。 她算是老家在当代最杰出的文化名人了,县里有个文化地标建筑,就叫马金凤大戏楼。 马金凤和…

杜家表叔,那些渐远的访亲往事

父亲生日,大姐发来手机短视频说:“看,杜家表叔也在咱家呢。“ 我并不奇怪,因为大姐这些年很少回家,她看到八十多…

在时光面前,谁都逃脱不了被风化的命运

无论是头顶上高远的蓝天,抑或是脚底下澄澈的河流,谁也无法掩饰那一抹难言的破败。一千五百多年的时间就像悠悠的蒲河…

付兴奎:远去的烛光(宁县一中学校时光)

钟声像一支犀利的箭头,从校园中心那片大树遮盖的浓荫里透射过来。马达般灵巧的踏板,柳絮一样的欢快的麻绳,还有飞翔…

一些气味、感官,如山间袅袅的清风......

一些气味、感官,如山间袅袅的清风,院子里沁透的花香,阳光下斑驳的光影,会在某个瞬间重启记忆的通道。 于是,一场…

坟前那片绿

太爷的坟因为几十年前的平坟运动,坟冢被平了

终于趁着清明节给爷爷奶奶迁了坟,这件事儿已经说了很多次。主要是因为奶奶淹墓了(墓进水了),另一个是爷爷寄埋了1…

成为一名普通的民政工作者,到底值不值得 ?

我曾常常问自己,当初放弃护理专业工作,成为一名普通的民政工作者,到底值不值得 ?寒来暑往,在困惑与迷茫中走过了…

我觉得小时候过年有意思,可能是我在骗自己

这些年过年其实真正觉得美好的回忆不算太多,多数时间都是乱七八糟的,既不能全家团圆,也不能吃好喝好穿好。 从很小…

疫情期间的每一个流调信息,都有很大的信息量

疫情反弹猛烈,这段时间看了很多流调信息。 疫情期间的每一个流调信息,都有很大的信息量。 有的人在流调信息里,不…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给弱小出路才是天道。

今天上午又是一轮抢购潮。 不少人醒来就看到一则“关闭五小场所”的通知,其中提到“除了主渠道四大商超的门店外,其…

纵是富豪之子、网络大V,如果违反法律法规......

一向撕人不倦的王撕葱被撕了。此前直言无忌的账号,已经因为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被禁言。这次其实是被追加处罚。 老鹿…

我的朋友说,今天不打能做到,天天不打肯定不行

今天是国际不打小孩日。 我的朋友说,今天不打能做到,天天不打肯定不行。熊孩子嘛,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我家里有两…

命河-劫难(14)上官姝,安息吧!

单位,永远回不去了!他被开除公职!

他沉默着,却在仅有的空间里来回走动着。自从适应了监狱的生活后还从未有如此的心烦,此刻的他突然很想上官姝。第二天…

命河-劫难(13)她忍不住又和老情人和好了

在她的身体里最引以自豪的就是这乳房,呈葫芦形

苏楠与情人短暂地分手后委托上官姝给她另物色一个情人,她说情人好比味精一样只是提味而已。上官姝当时把目标落实给上…

命河-选择(12)这是他们再见面后唯一的一句对话

这是他们再见面后唯一的一句对话。而上官姝也是一个宫颈癌病人。

麻维军的内心根本承受不了上官姝要离开的事实。上官姝提出的理由是她得了宫颈癌不想拖累他,而他不相信这个事实,一直…

命河-选择(11)女人的好色不亚于男人

女人的好色不亚于男人,只是大多数女人的好色是默默地关注

缪轩、麻维军带着康复的上官姝十月初回国以后,上官姝搬出了麻维军的家,她带着自己的小狗和一些换洗衣服回到亡夫留下…

命河-再遇(10)当两个男人为了上官姝睡不着的时候

上苍啊,你到底是想成全谁,还是想拆散谁呢?

七月底的某一天下午,上官姝的手指微微地动了一下。只一下,被细心的麻维军发现了,他正在给上官姝剪手指甲,刚剪完左…

命河-再遇(9)他们睡了,是因为心累

每天傍晚,麻维军给上官姝回忆他们的生活

在美国多呆一天,花销就在不断地增加,多亏缪轩的经济实力支撑着。如果没有缪轩,估计麻维军就得卖了房产给上官姝治疗…

命河-再遇(8)不幸的家庭各有其不幸的根源

他们多么想尽快让上官姝恢复健康而不是轻微的苏醒

当他再次风尘仆仆地从巴马飞来的时候,麻维军正在病房给上官姝擦脸。两个男人相遇,已经没有了当初的仇恨,彼此的眼神…

命河-再遇(7)上官姝懂他,他的心留给了上官姝

他在登记薄里翻来翻去,仿佛猎人找不准目标

上官姝与缪轩再次吻离开酒店,她把他送到宾馆门口,缪轩给了她一个吻转身下车,上官姝调转车头回了家。当上官姝上楼梯…

命河-再遇(6)上官姝与麻维军同居的第四年

两人像并驾齐驱静止停放的两辆马车,辕上套着爱情的缰绳

在上官姝与麻维军同居的第四年,缪轩晚上九点钟从巴马飞到了西华池出差,他到上官姝的单位向门房人要了她的新号码。这…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