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天气渐次转冷,各种花进入衰败的萧条期

寻宝游戏持续了三天,观光园又推出了新的营销方案:坐上热气球遨游天空。 蒲河本来山高,看起来距离天空不远。由于空…

一场有惊无险的清查暂且落下帷幕,吉兆惊魂稍定

一场有惊无险的清查暂且落下帷幕,吉兆惊魂稍定,接着父亲又病了,他脆弱的时候多么想给吉雅打个电话,可是,不知从何…

中央出台了八项规定,传遍了网络和大街小巷

在吉部长调研之后不久,马市长带领庆阳市委常委、区委书记,协同各部门领导人,在乡长的陪同下一行二十六人对窑洞宾馆…

李卓亲手经办的五千万的贷款申请审核通过了

李卓亲手经办的五千万的贷款申请审核通过了,她接到建行业务部的电话时才知道那繁琐的准备资料的过程是多么地有价值,…

秋雨过后,木屋勉强还好着,几处地方泡塌了

观光园开业后,遇上一连几周秋雨连绵。 秋雨过后,木屋勉强还好着,几处地方泡塌了,广场上砌好的墙塌了许多处,地里…

自从吉部长问过张杰贷款之后,窦行长就知道他一定是给别人问

源于高温的持续,张杰临时决定在庄园里打造一个室内零下十度的冰雪世界,让游客在炎热的酷夏领略到冰天雪地的奇观。 …

张杰观光园子的花草终于经受不住持续烈日的暴晒,大面积死了

祸不单行,张杰观光园子的花草终于经受不住持续烈日的暴晒,大面积死了。 张杰痛心地想大哭一场,他给乡长打电话汇报…

蚊子到了深夜才出来哼哼几声,喝了血又去隐居

七月底,蒲河的天气好像回到了遥远的二十年前一般,瓦蓝瓦蓝的天空,不见一丝云彩。 狗趴在树下,吐着红红的舌头。苍…

孙俪,是李卓的闺蜜、黄培及的妻子、段宏瑞的情人

张杰返回到了观光园。木屋建筑的工头进来与他商量改造的细节,需要面对面地处理。一个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一…

吉雅挖掘窑洞文化的潜力,做足窑洞的名片

七月中旬,吉部长随同省发改委刘主任、省工商局张副局长、省工商联马主任、省经合局高副局长、省扶贫办缪主任一行六人…

走进大自然,最美的享受莫过于让窑洞包裹身躯

八月二日,省民企表彰会议的晚餐在兰州省宴会厅里,吉雅与各企业派遣过来的人员坐在一起。 在吉部长与各地的企业家们…

半个小时之后才运送了三分之一,工人们累得两腿酸软

小木屋的事件刚刚过去一周,还没有来得及重建那两座小木屋,马伟明市长带领区长、乡长前来调研观光园。 领导来的时候…

好端端的土地被大车碾压,被钢筋混凝土覆盖

三三两两的蒲河村老人,端个马扎子坐在工地的对面,看着施工队的劳作。 他们记得施工队来的时候一夜之间翻耕了一地金…

纤细的薰衣草茎秆似游丝一般脆弱,像一个身体单薄的女子

张杰的观光园有序地向前推进。欧式建筑的外形凸显,几个宝塔似的尖顶傲然立在房顶,蓝灰色的顶子像覆盖了一层布幔,两…

彩礼已经高达十几万,女方要房、要车、要彩礼、要钻戒

孙建军卖了女儿之后,父亲孙俊明一直不开心,像霜打了一般蔫蔫地窝在家里。他一致认为旧社会人因为穷的养活不了才卖孩…

生命是如此地奇妙,他们用了十年的时间做了四次试管婴儿

王强和马燕抱回了女婴的时候,马燕就关闭了DDS的生意,专心看育孩子,一转眼,女婴已经十个月了。 王强锦江的第三…

张杰最棘手的事情是工程的资金运转问题

在流转土地与苗木支出八百四十万后,张总让总监赵明海进一步做出详尽预算。 关于景区的所有设施,一并预算。小火车一…

八百四十万,这仅仅是土地与苗目的花费

在赵总监和郑主管去蒲河的同时,路超开私家车拉着孙宏也去了庆阳市的土地管理局,他们把流转蒲河的土地申请递给了工作…

农民哗然起身,三三两两走在了各自回家的路上

张杰是一位实干家,他们在普罗旺斯逗留了两周,火速从巴黎返回国内。 建设美丽的新家乡,是他长久以来潜藏在心中的梦…

他们直奔东南部的普罗旺斯——薰衣草的故乡

公司一切事务分工到位后,张杰把公司交给运营部总监赵明海和孙宏主任,他带着李卓和路超飞到了法国进行考察。 普罗旺…

庆阳市聚德宴66包厢里,有二十四人都沉浸在......

九月九日的傍晚,庆阳市聚德宴66包厢里,有二十四人都沉浸在一种现实与迷幻的彩虹中。 他们心里一边盘算开餐前每人…

孙俪又铺开自己带来的一条小毛毯,婴儿被裹得像一个粽子

五月十五,天色蒙蒙黑的时候,王强坐在家里的餐桌前急急地给张杰打电话:“老兄,请你去白马一个农民家里帮我抱一个女…

段宏瑞整理会议的资料袋时发现还有一张宾馆的早餐券

第六年春节的时候,张杰的父亲说:“就不要出去了,男孩子要先成家,才能立业。” 他便留在了家,借钱在庆阳市开了电…

张杰,是近几年崛起的一位民企领头人之秀,三十八岁

张杰,是近几年崛起的一位民企领头人之秀,三十八岁。 他的创业说起来有一些心酸。 他出生在显胜乡的一个农民家庭。…

外面的世界红红红火火,山里的人依然宁静知足

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 山里人知道人民翻身成为了主人,更加自信十足地挑着柴禾…

不如把这两口小锅都停下,十一户人都用张家那一口大锅

山里好多人家没有铁锅,只有姓张、姓吉的和姓宫的三家有三口黑铁锅,他们商量着轮流用,姓宫的老人说不如一个山上的人…

很多的灾民开始往就近的陕西和庆阳逃难

民国三十一年的春天,临泾镇正在经历抗日战争。 这一年遇上倒春寒,比冬天的气温还要冷。 一大片一大片的尸体一倒下…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