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不扰民民自富

标题这句话是曾任人民日报副总编辑的梁衡先生说的,但这句话也是我这么多年来所遇所见和常有所思的,不仅是我,和我一样曾经在基层扎根过的同事们也大多都有这个认识。

当然,也有反对的声音,但这些声音多不在基层,而且他们还挺自以为是。

为什么这么说,源于他们总搞不清楚谁才是促进社会创造与发展的群体。

我们说个事例,以农业为主的某地,许多年前,有几户农民栽植了苹果树,结果,效益还不错,于是周边群众纷纷跟着效仿,也栽植起了苹果树。

在这个过程中,有人挣了钱,开始盖起了新房,买起了汽车,还有人大张旗鼓的给娃娶了媳妇。

为什么说大张旗鼓,因为这媳妇娶的是彩礼高低都无所谓的那种,虽然是陋习,但这也是当地农民炫耀自己财富值的资本。

这么一来,政府的心思也活了起来,要带领大家致富嘛,于是开始摊派栽植,又为了政绩好看,要求每户栽植面积必须得达到多少,而且必须得是沿着公路沿线可以看得见的地段延伸多少米,成片栽植。

过去散户栽植苹果树的技术也被认为是不过关,又是从日本请专家,又是整批整批的培训农民专家。

好了,成片的良田里栽满了苹果树,又研究出套种的技术,在苹果树的行间距里套种瓜豆,满眼望去,真是好看。

但实效到底怎么样呢?统计的数据显示,好像还真的能够发家致富,人均收入从挂果开始连年的升高,新闻图片里,一群裹着头巾摘苹果的农村妇女满眼都是笑,她们红红的笑脸和树上的苹果一样红灿灿。

又是几年,这连片的苹果树慢慢的也没人修剪了,有的苹果树由于管护不到位,慢慢就变成了酸苹果树,有些群众甚至开始连片的将自己地里的苹果树连根挖起,打算恢复耕种了。

这个时候你要再去问问群众,这么好的事为什么不继续了,得到的答案指定是没有一句好话。

至此,该地的本轮苹果产业发展就彻底断根了,再也没有了什么声响。

为什么又要这么说呢,因为据老人们说,这种情况从上个世纪到今天,已经经历了不止是一波,都是大家自己栽果树时还能挣点钱,然后一搞大规模栽植,这个事也就基本到头了,然后再过十来年,又有人开始务弄苹果,又挣了点钱,政府呢又开始强推成片连栽,折腾到最后又不了了之,这事就这样。

那到底有没有跟着苹果挣到钱呢?

老人们说,能挣钱的不用你说都挣到了,挣不到钱的你再咋样他也挣不到钱。

话说的虽朴素,但一语中的,看来致富这个事一定是有自然的个体差异的,一个模子里套不出全部的致富能手,反倒还会把踏实灵活能挣钱的人给带着偏离航道了。

还是群众总结的好,有些本该是好事的事,只要政府一插手,指定没戏。

当然对这句话,我们也不能以偏概全,做全面的肯定或否定,不过可以想见,有些个体的创造力和带动力的确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给磨灭的。

我们再说个事例,这个事倒是好事,但一经全面推广,我估摸着几年以后也就会成了摆设的事实。

什么事呢?西北某干旱省份正在推行旱厕改造,就是把原有的旱厕变成水冲厕所。

这里的农民自古以来都是使用旱厕,一般都在自家宅基地范围内搭建一个小厕所,里面搞个蹲坑,然后边上放一堆土,一把铁锹。

上完厕所后,用铁锹铲一些土盖上掩埋一下,等到蹲坑快要满了,就全部掏粪出来,拉到固定的地点给堆成一堆,然后在合适的时令把这堆经过自然发酵的粪土给施到自家耕种的田里去。

有专家考察后,可能觉得这旱厕从卫生的角度来讲极不卫生,从文明的角度来讲也极不文明。

于是,他积极主动谏言献策,推动政府开始搞旱厕改革。

不管怎么说,出发点应该是好的,专家也好,政府也好,都是想为群众办点实事。

但这个旱厕要怎么改呢,还是搞了一个小厕所,然后底下埋一个塑料化粪池,上面安装一个坐便器,再往上搞一个储水桶,给它再安个小水泵,好了,水冲厕所的全部构件都搭配好了。

现在家家户户都接入了自来水,其实也可以直接接到自来水来冲厕所的,但在当地可不现实,因为自来水到了冬天基本都会被冻住,没水,所以小厕所内的储水桶就很关键。

如果化粪池里面的粪便满了怎么办呢?他们采用人工拉走的方式,安排了专人开着抽粪车定期来抽粪。

拉走的粪便一是直接施肥到了大田里,二是拉到污水处理站经过处理后变成灌溉水源浇灌到大田里。

这个水冲厕所理论上来讲还挺美的,但可惜,它在当地应用率却是十分的低。

群众普遍的声音是不实用,不符合当地的实际情况,也有声音表示,目前的应用率可能连百分之五都达不到。

我问说那上面要是检查怎么办?回答是检查就正常啊,厕所功能齐全,随时能用。

我又想,会不会是大家如厕习惯的问题呢?可得到的答案是,你有那闲心,你帮着把冬天没有自来水的难题解决下,其它的事我们都会弄。

也是啊,想想那么冷的冬天,北风嗖嗖的刮着,却有着一个无处安放的屁股,旱厕也冷,水厕也冷,旱厕好赖还有黄土盖,水厕却是没水冲,虽然有个水箱,但水箱也冻住了该咋办?

也了解到,有些人家虽然也按照政策被安装了这个水冲厕所,但是人家自己不用,却单独去买了一套水冲厕所的部件,自己搞了一个在用,这是什么道理?我没有实地去看,没有发言权。

不过正如群众所想,一些基础的比如水的问题都解决不好,却跑来搞什么水冲厕所,这实用吗?

换而言之,如果水的问题是当地地域生态限制,彻底无法解决的问题,那么这水冲厕所的意义又在哪里?

对于这样的干旱地区,露天的粪土堆真的会污染环境吗?流传了千百年的旱厕真就没有更好的改善办法吗?不见得吧。

我们也看到有许多处理的很干净的旱厕,没有任何异味,有些专家说夏天会惹蚊虫,可是我曾经看到有人家给自家的旱厕建了一个拐弯的小回廊,回廊顶部用那种塑料透气的黑纱盖住,既遮阳,还防了蚊虫。

这是什么道理呢?拿苍蝇来讲,说是苍蝇都是瞎子,它飞到厕所跟前的回廊,因为顶部是黑色的,它在黑暗里会找不到方向,飞不进去了,也就只好飞走了。

这或许就是民间的智慧和创造力了,还可以提升改进,但我们今天的专家却只信自己,他们的思维里,少有群众和群众的创造力。

群众要的并不是水冲的厕所,群众要的是稳定如常的水源,是卫生保障的基础,有了这些,他们的厕所革命之路可能会比专家想象的还要走的好。

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更何况是各地不同的地域地理差异,就想请问,专家们感受过西北风的凛冽吗?

说回“官不扰民民自富”。我们的历史告诉我们,休息养民的最好方式就是“无为而治”,减少“折腾”。

我们观察整个人类历史的进程表,所有划时代的创造力无一不是来自民间,他们没有一个是出自政治,出自官僚。

但伟大的创造力往往出自一个稳定包容开明的社会环境,说白了,作为寄生和依赖于民之上的官僚,你只需要做好稳定、包容、开明的环境保障,其它的事自会有他的生息创造和发展。

在这个基础上,我又忽然想到某电视剧里,包村干部为困难群众天天跑去做饭的事,我想说一句格格不入的话,那不是扶贫,那可能是助贫。

但这唉,也只能呵呵,因为似乎都很无奈,就像上面说的栽植苹果树,旱厕改造,他不是你想不想、能不能、干不干的问题,而是必须得干,没条件也要创造条件的干。

那么你说,这是扰民还是惠民,政策没错,政策的执行却是个框框,框的太细,框的太死,扰了群众的创造力,也扰了生息发展的蓬勃规律。

所以,别扰民了,让我们自己富一茬好不好,当然,茁壮了可以割,我同意。

80后,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公众号|招文袋(ID:zhaowendai-com)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