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阙(67)帝王的感叹

这赵家的太祖皇帝也真的是太好了,他没有以杀伐立威而平议,他只是针对开封作为都城必须要有庞大军事力量拱卫的弊端,无奈的叹道:“不出百年,天下民力殚矣。”

百年之后的大宋,果如赵匡胤所言,天下的民力已难直接供养京师的拱卫,所以大宋军队的向心力已不全然是为大宋国家服务,而是偏向了以大宋为壳的既得利益集团。

替谁打仗这个问题,被大宋的蛀虫们玩的明明白白,可怜大宋后来的皇帝们,却都没有了太祖皇帝的高瞻远瞩。

这帮裹挟着自己私利的刁臣们是可恨的,但赵匡胤此时的开明却也是可叹的。

哀莫大于心死,尤其是晋王赵光义的那句“在德不在险”,让自以为德行在行的赵匡胤长久不能释怀。

作罢,先作罢吧。

四月二十一日,原南唐境内的江州,今天的江西省九江市,又有一股负隅顽抗的残存势力被灭。

攻城的宋军大将曹翰急了眼,直接来了个屠城杀戮,擒获了江州的守将宋德明、胡则等人。

这帮人为啥坚守不降,原因是在气节以外,这江州城里竟然还存有上亿的金帛。

曹翰的部队运力不足,于是他借口要把庐山上东林寺里的五百头铁罗汉像送到京城,协调申请了几百艘大船,这才把在江州缴获的所有金帛悄悄运回开封。

这事曹翰做的有功,因此他也升了官。

南唐其实从南京陷落的那一刻起,便不在赵匡胤的重点考虑范围内,此刻萦绕在赵匡胤心头的大事,还是迁都。

他再一次恩泽了大宋的臣子们,而这一次的恩泽,除了自己德行上的感召以外,也明确释放出了他对大宋皇位后继的考虑。

增加弟弟赵光义和儿子赵德芳的食邑;增加吴越国王钱俶的食邑;授弟弟赵光美和儿子赵德昭文散官的最高官位开府仪同三司,享受与三公同等的政治待遇;授薛居正和沈义伦光禄大夫,给了他们最亲近顾问大臣的名号;授枢密使曹彬、宣徽北院使潘美位同三公的政治待遇;朝廷内外的其余文武官员全部封赏并晋升职级。

四月二十三日,赵匡胤更是进一步下旨,要求大宋的官员们每隔十天便要休假一天,以方便大家休息和洗澡。

皇帝连续的恩泽,是有他的出发点的,甚至连官员洗澡这样的事都关心的写到了诏令里。

我们从这一次的封赏不难看出,在关键的政治恩泽上,他在极力平衡着弟弟和儿子们的权势。在拱卫皇权的关键岗位上,他进一步擢升自己的亲信。在对待归还未降的吴越国,他持续利用怀柔的手段让吴越王臣服。在面对朝野内外众多的官员上,他在努力争取最广泛、最多数的普遍舆论支持。

还要怎么做?也许赵匡胤早已预感到了大宋皇权的交接就要到来,他只是希望这一次的交接,能像他当初建立大宋一样平稳。

四月三十日,大食国的阿拉伯人带了自己的土特产来向大宋进贡。

五月初三,赵匡胤先是视察了开封汴河的水势涨落情况,后又去人工开凿的金水河看了这里的水源生态保护和捕鱼作业。

五月初八,赵匡胤派出一个工作组前往原南唐境内调研战后的民生情况。也就在这一天,我们前面所说的那个死是个不降的卢绛被大宋处死。

五月十四日,大宋的宋州,今天的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刮了一股不知道多少级的大风,导致城楼和房屋受损多达五千余间。

赵匡胤在安排救灾的同时,也去了开封城南的玉津园,视察了一回这里的农作物长势。

五月十八日,上次大宋的长春节,人家契丹派人带了礼物专程来给赵匡胤过生日。这次又轮到契丹的皇帝过生日了,赵匡胤也安排了一个使团,负责前往契丹,代表大宋向他们回贺生日。

这一天还有一个好事,晋州方面把北汉岚州、石州、宪州三地的巡检使王洪武等一干人给俘送到了开封。

巡检使本就是巡防的官,却被大宋的地方政府俘送到了京城做献礼,这也是很打脸的事。

不过像北汉这样的小国在大宋面前,本来也没什么政治颜面可讲,所以赵匡胤自然是很高兴,北汉却是一如既往的没反应。

一个靠当儿皇帝立命的北汉,是个中国人都该是鄙夷的,他们的气数不过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

六月初五,赵匡胤散着步来看望自己的弟弟赵光义,这一次的看望,明面上是关切兄弟之间的关系,但其实俩人的心理活动都是很复杂的。

赵匡胤在弟弟的家里,现场命人利用开封的金水河来导灌,给赵光义的院子里做一个池塘景观。

为了体现自己的重视,赵匡胤还明确表示,自己后面还要来视察景观的落成情况。

我想,这是赵匡胤想用亲情来劝退弟弟的野心,从他连续的擢升儿子,平衡两个弟弟和两个儿子的政治地位就已经看出他对接班人的方向用意。

但赵光义拒绝迁都的态度也是在向哥哥表明,自己对大宋的皇权也有一些进一步的想法。

俩人应该都是心知肚明,但俩人却都不可以在这个时候说破。

赵光义敢说就是篡逆,赵匡胤若提就是和弟弟的公开决裂。

而此时的东京开封,晋王赵光义多年经营的党羽势力早已成为赵匡胤不能不重视的力量。

要怎么样才能为自己的儿子铺平交接的道路,赵匡胤选择的是对亲情的倚重。

历史告诉我们,大宋立国的陈桥兵变是鲜有的权力交替模式,可我们的赵匡胤却不愿想象,大宋皇权的这次交替本该需要一场果决的腥风血雨。

六月初八,吴越王钱俶为了感谢赵匡胤增加食邑的封赏,派人又一次进贡了大量的银两、绢帛和丝绵。

80后,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公众号|招文袋(ID:zhaowendai-com)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