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阙(65)穿鞋觐见和诏书不名的荣耀

二月二十一日,赵匡胤下诏对参知政事卢多逊进一步任用,加任他为吏部侍郎。

卢多逊这一次的政治进步,主要得益于他先前出使南唐的功劳。

开宝六年的时候,当时大宋派卢多逊去了一趟南唐。卢多逊凭借着自己扎实的文学功底和丰富的文化修为让李煜感信至深,很有点相见恨晚的意思。

李煜是交心的,但卢多逊的初心却不在李煜这里。

要返回大宋的时候,卢多逊坐船已经出了南京城,然后忽然就装作忘记一件很重要事情的样子,他匆忙派人折返回去告诉李煜,说是大宋想要重修一套天下的地图典册,现在就差江南各地的地理资料了,希望李煜能够送他一套详尽的地理资料,以便他带回去整理编纂。

李煜早把卢多逊当成了自己不多见的文化挚友,他毫无多余想法,当即命人赶紧的详尽准备,好给卢多逊赶快送去。

卢多逊拿到李煜派人送来的资料后,立马开启了返程加速度,昼夜不停的抓紧回到了大宋。

回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紧忙着整理分析南唐的地理、人口等现状态势,然后形成一份详尽的军事征伐的可行性报告,呈送给了赵匡胤。

赵匡胤自然是意外大喜。从此,便开始有意无意的重视起了卢多逊的政治作用。

二月二十二日,吴越国王钱俶终于带着自己的儿子,还有一干亲属家眷一起来到了开封。赵匡胤在崇德殿接见了他。两人相见的场面不见苦涩,只有甜蜜蜜。

钱俶这次不止是带了自己的家小表忠心,更是现场送上了数以万计的银绢来表诚心。

赵匡胤也是来而不往非礼也,回赠给钱俶许多的衣服、腰带还有鞍马等物品。同时安排钱俶全家,入住到我们上一章说过的大宋最高级的房地产项目礼贤宅。

当天晚上,赵匡胤还在长安殿为钱俶的到来举行了隆重的欢迎晚宴。

如果我们来算眼前的经济账,大宋为了钱俶的到来,修建了一处高级房地产,还派人远途慰劳迎接,又设下国宴款待,更是在收了钱俶以万为单位的银绢后,还回赠了许多衣物、腰带和鞍马。

好像大宋的支出要比钱俶带来的多了许多,单单就那一处建在东京城里紧缺地段的高级房地产项目,就得让大宋亏钱不少吧。

然并卵。

钱俶现场送上的银绢只是带来的首份见面礼,他的大量贡礼还在路上。

二月二十五日,钱俶的礼物终于到了。他以要庆贺大宋平定南京城为理由,向赵匡胤献上了数以亿万计的银绢、乳香、吴绫、 丝绵、钱茶、犀象、香药等等的贵重贺礼。

呦呦呦!这吴越的富庶可的确是甲天下,这亿万单位计数的贺礼让大宋直接赚麻了。

礼贤宅的高级房地产项目翻本了,大宋隐隐可见的还有钱俶身后的吴越国,似乎也正在笑吟吟的朝着大宋纳土归来。

还没完。

二月二十七日,赵匡胤又召见钱俶家小,还安排了自己的弟弟参加陪同,搞了一场射箭娱乐的家庭聚会。

钱俶自然是不肯空手而来的,他又为赵匡胤送上御衣、寿星式样的犀牛角做的玉腰带,还有金器等礼物。

太不好意思了。

二月三十日,赵匡胤亲自前往礼贤宅,看望了钱俶一家,同时也带去了数以万计的钱、金器和银绢等礼物作为回赠的慰问品,表达了一下自己对钱俶生活上的关切和不好意思。

三月初二,钱俶又以大宋的祭祀活动需要为理由,再次向赵匡胤送上了银绢、乳香等物品数以万计。

初三,看来这钱俶最不缺少的就是钱了,那就给他点特权吧。

赵匡胤下诏,申明以后只要是钱俶来见他,可以佩剑穿鞋直接进来。还申明,以后的诏书中可以不写钱俶的名字。

这可是莫大的信任和荣耀啊,看来钱俶的钱,果真在大宋没白撒。

这里有两个历史小认识,我们要说明一下。

一个是钱俶可以佩剑穿鞋去觐见赵匡胤,这里的带着剑我们能理解,安全第一嘛,但为什么要说可以穿着鞋去见,难道往常大家去见赵匡胤都是要脱掉鞋子的吗?

是的。

在我们中国古代,注意说的是古代,不是近代哈,进家门,见君王,都得脱鞋,这是礼仪,更是尊重。

这种场景,很有点像是今天日本的一些行为习惯,那也就对了,因为日本就是学习我们的。

有些人也许会想说,古代的房屋和地板都很自然原始,不穿鞋不是把脚丫子都踩脏了。

其实恰相反,比如我们今天装修都铺设木地板,而且还挺贵。但在千年前的中国古代,老祖宗的人居环境就是以木地板为主,而且擦的很干净,你穿了鞋子进屋,反倒是踩脏了地板,反倒是很不卫生。

所以中国古代是很究竟礼仪卫生的,穿鞋进屋破坏卫生不说,更惹得主人还得打扫,是对主人劳动成果和居住尊严的一种挑衅和不尊重。

所以觐见君王更是要注意这个礼节,脱鞋觐见以示对君王和国体的尊重。

我们许多今天的影视剧在上演古代一些场景的时候,并不会过多注重古人起居会见的细节,我们就得注意辨别,别让这些剧作给带偏了。

总之牢记一句话,老祖宗的卫生保健和生活仪式感,要比今天散乱的我们强出许多倍。

再不济,请看日本的一些行为细节,大多是效仿我们古代的中华礼仪。

再说一下诏书中可以不写钱俶名字这事。

中国古代直呼别人的名字会被视为是对别人的不尊重。但在皇帝给臣子们下达的诏书中,会直接写上接受诏书的大臣名字和职务。这是体现君臣上下尊卑关系的一种皇权行为。

所以赵匡胤对钱俶“诏书不名”,便体现了皇帝对臣下的一种特殊尊重和礼遇,这是很大的政治荣耀。

可叹钱俶不管此行来宋的心理活动如何,他都要感激这份皇帝的恩遇。

80后,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公众号|招文袋(ID:zhaowendai-com)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