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阙(63)光膀子出降,南唐灭亡

十二月,南唐无战事。赵匡胤这个月的工作重心也从军事关注转移到了民生关切上。

初三,他亲临惠民河视察河堤的修筑工作。

需要注意的是,今天南京市鼓楼区下关地区的惠通河也叫惠民河。

虽说是此时的南京已经被大宋拿下,但赵匡胤这次视察的却并不是南京的惠民河,而是大宋“四渠”之一,流经开封的惠民河,也称蔡河。

初四,赵匡胤宣布对刚刚征伐归顺的南唐实施大赦,减免这里一年的徭役和赋税。经历过战争的地方,还特别予以照顾的减免了两年徭役。

十二月十一日,东南亚的三佛齐国再次来向大宋朝贡。

隔天,赵匡胤又去了一趟龙兴寺。

之前十一月二十七日那天,南京城破,李煜被俘的时候,赵匡胤就去了一次龙兴寺,这才隔了十多天,他又去了。

说明这龙兴寺离开封应该不远,不然那时候也没什么高速交通工具,赵匡胤不可能来去的如此方便。

至于他去龙兴寺干什么,我想每个人都有一些自己的小心愿,赵匡胤虽然贵为大宋的太祖皇帝,但他也需要时不时的找佛聊一聊,坦露一下自己的心愿。

毕竟天子无私事,不然他的心里话又能向谁诉说呢?

十二月十四日,继续安民抚民,这次是减免了东京开封府所辖各县当年三分之一的秋税。

这里得说,南唐归宋,大宋此时应该是不缺钱了。

所以照顾一下京畿之地的老百姓,也是可以树立良好政治威望,情所当然的事情。

十二月二十二日,南唐李煜的政治待遇最终该怎么定,也到了赵匡胤该拿意见的时候了。

想了再想,他先是把先前投宋,被封为恩赦侯的南汉刘鋹改封为了彭城郡公。

大宋时期的彭城就在今天的江苏徐州市区。

改封刘鋹为这里的郡公,也是对这位荒唐无能的南汉后主很高的照顾和礼遇了。

因为郡公这个爵位是对异性功臣的最高封赏。像刘鋹这样的人能得到这样的爵位,只能说算是南汉的祖宗对他的荫护。

当然赵匡胤此举,也是要亮给南唐的李煜来看的,要让他看看什么是大国气度,什么又是大国作为,也好让李煜的败投心甘情愿。

十二月二十七日,这段日子一直和大宋处在甜蜜期的好朋友契丹,派来了使臣向大宋复贺新年。

十二月三十日,吴越国王送来了一份拍马屁的报告。

他说,他想在来年赵匡胤的生日,也就是早先确立的大宋长春节那天,来朝见赵匡胤,向太祖皇帝祝贺生日。

吴越的马屁一直以来都能拍到点子上,此时的大宋南唐事毕,赵匡胤心情美滋滋,也正是有心情去想自己生日怎么过的时候。

所以这马屁,赵匡胤欣然接受。

开宝九年到了,那位亡国的李煜也终于到了开封。

正月初四,赵匡胤在明德门的城楼下会见了李煜。

相较于李煜抬不起头的表现,赵匡胤给出了深表同情和理解的答案。

他没有按惯例让人安排俘虏进献的仪式,而是深知文化人的脸皮薄,只简单的见了个面,以便给李煜留足日后能够抬头生活的勇气。

初五,赵匡胤再颁大赦令。

这次大赦的范围为大宋全境,将大宋所有犯了死罪的囚徒一律给减刑一等。

初八,对李煜的安置结果出炉了。

封李煜为违命侯,他的子孙家属和亲近臣僚也根据实际情况都被受封了爵位。

这样的安排对一个亡国之君来讲,已经是很不错了。不知道当时的李煜,会不会有懊悔先前和大宋的武功往来了。

正月十二日,总有个别亡国的旧臣,仗着常年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里的一点逞能,不清醒的以为天下大势总该由他来扭转一下左右。

李煜被押送到开封,在明德楼下正式接受赵匡胤召见的时候,连自己的外套都没敢穿,他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衣的褂子,光着膀子肉袒出降。

这意思就是在表达,南唐已经彻底的脱掉军装,放下武器,被大宋打服了。

李煜的这种投降姿态,也让南唐境内已经竖了白旗的州县更加觉得要死心归降。

然而前面说了,总是有要逞能的。

有个叫卢绛的人,就死是个不降,尤其是听闻李煜降宋的举止后,他更是气歪了鼻子。

我们这么说,想来这卢绛也应该是个硬骨头的主,但这也看出来,这卢绛可能打眼就看不上李煜这号的国主。

所以李煜越是降,越是让这卢绛气的炸毛,也越是激发了他的反抗斗志。

从历史记载来看,卢绛是江西人,他的曾祖父曾是江西历史上的第一个状元郎。可惜这人虽说是出生在书香门第,但他自打小却是个捣蛋。

他不好好读书,总喜欢跟人斗来斗去。好在还喜欢和人高谈阔论一些兵法和骑马射箭,所以这也算是有些才能。

书读得不好,参加科举便屡试不第。于是他家里便把他送到一个姓陈的富商朋友那里,希望可以熏陶管教他,让他好好读书。

但卢绛的秉性很是不能安分听话,也终于是弄的那位姓陈的富商也撑不住了。

于是这富商便送给了他一些钱和衣物,让他到庐山脚下的白鹿洞书院读书去了。

卢绛去了白鹿洞书院,富商是清净了,但书院却遭殃了。

他既不在那里好好读书,又不想安分的做个差学生,而是在书院干起了屠牛宰猪的屠夫生意。

你说这样的学生唉,也真是个人才,白鹿洞书院肯定是不能再要他了,所以将他直接赶了出去。

从书院又流落到社会后,卢绛觉得无脸回家,便开始了自己的流浪生涯。

他一直流浪到南京的那一年,恰逢是赵匡胤黄袍加身的那一年。

于是他纵论形势,托了些祖辈的关系,给当时的南唐上了一份举荐自己的小作文。

作文写的咋样我们没看到,但这份举荐信却让当时南唐的枢密使觉得他也算是个人才。于是便将他召至麾下,让他负责起巡防长江的事务。

祖坟里这次是真的冒青烟了,卢绛的官也算是当上了。

这官来的意外又意气,所以卢绛的活也干的用力,他一直都不被人欣赏的纸上谈兵也终于是有了用武之地。

80后,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公众号|招文袋(ID:zhaowendai-com)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