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太古里街拍门之后

好几个粉丝都想让我说说太古里的事,我其实很淡漠,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长期缺氧,脑回路不够,我对这个社会的见解也是越来越浅薄。

今天坐着发呆,想了想,不行就说一说,虽然不懂别人的爱情,但也可以绕开故事本身来说一说。

我们可爱的吃瓜群众,在胡总和董小姐的太古里街拍秀之后,各种的模仿版、搞笑版、调侃版便持续上演不断。

但当这场爱情事故的主角即将越行越远,太古里街拍的伤痛好像才刚刚开始。

你看。

律师们跳出来了,大问街拍合法乎?

媒体们跳出来了,说是某女子在太古里拒绝街拍后遭威胁。

太古里的牌子也竖起来了,说是提高防范意识,保护个人肖像权。

实话说,这牌子老早好像就有了,不过街拍就像苍蝇,嗅着味,嗡嗡的围着你咔嚓,防不胜防。

站在胡总和董小姐的立场,他们曾经欲拒还迎,只是没想到,本该是色彩斑斓的爱情故事,硬生生的被这一群“好色之徒”给搞成了人间事故。

风向好像是变了,又一场“中铁三局董事长与年轻女性”的街拍冠名,被指为了乌龙,而这,又再一次撞了太古里街拍的老腰。

今天的街拍很是骚气,被街拍的对象也很是肤浅。

说是街拍骚气,是因为他们盯着的不是女人的腰就是男人的钱。

说是被街拍的对象很肤浅,是因为他们展露的不是自己,也没有自己,只有铜臭包裹的糜烂味。

我说的有些绕口,直白总结一下,太古里的街拍让某一类群体很不爽,但他们没有也不会检讨自己的铜臭,他们要定的,只是街拍的原罪。

卸磨杀驴。时下的街拍本该是这股铜臭糜烂的一部分,但不幸的是,这街拍太不懂事,他们差点揭开了人家遮掩糜烂的锅盖。

~~~~~~~~~~~~~~~~~~~~~~~~~~~~~

实际上要怎么说?要说点什么呢?

我一直认为共产主义是人类历史上最好的主义,没有之一。

可是今天,许许多多的声音和现象让我无力也无法去辩驳。

你比如之前的耳钉姐,内蒙古美女副局长李少莉,她当着共产党的官,却穿金戴银出了资本的表率。

很多人为她洗,说是人家有钱是自己的事,还赞誉出了她的励志和精致。

可是,最心痛的不是李少莉,而是持有这种论调的人,关键他们还是李少莉代表的劳动人民。

李少莉是人民的公仆,一个人民的公仆要怎么守初心?

先决条件是,她得是和绝大多数劳动人民站在一起的无产阶级,只有这样,她才能无私,才能代表最广大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

一帮子戴不起耳钉的人,指望着一个戴着三万元耳钉的精致姐来代表他们的利益。你试想,人家李少莉关键时刻的利益维护,会是她的耳钉利益,还是你们的利益?

耳钉是李少莉的,而你们又是谁的?当你们跳出来为人家的耳钉利益维护的时候,谁又会真正的来维护你们的利益?

李少莉也许是无知的,但往往最让人心痛的,却是我们自己的无知。

还比如,一些短视频的博主,动不动信誓旦旦,摇头晃脑的大喊粮食价格低廉,对不起农民群众,质问为什么不涨价。

只能说,这种噱头和无脑,本来也没什么,我们允许个别人的无知。

但实在让人惋惜的是,评论区的大部分人也在跟风喊叫,也在为粮食的价格鸣不平。

只想反问一下,在今天这个时代,假如粮食的利润空间很大很大,那还会有农民群众什么事?我们的农民群众还会守得住自己土地的使用权吗?我们的公权力还能保障农民的最根本利益吗?

再说个前些日子看到的一则消息,说是东北某地好像出了一个新的公务用餐标准,每人每天还是每餐的吃饭标准是120元。

我当时想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当地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是多少?这120元的餐费标准和当地的最低生活保障水准相比,是个什么水平?

如果我们的群众吃不到这个水平,那凭什么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公仆们要吃到这个水平?

可能也有现实价格的因素,但我们难道不该深思,不该探究一个为什么吗?

说多了憋得慌,认真了也会很累,不过不说就会显得淡然许多,我其实很不愿意自己没信仰,但我一个人的信仰又能有什么用呢?

80后,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公众号|招文袋(ID:zhaowendai-com)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