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阙(56)提拔布衣,降低盐价

三月十六日,大宋的好朋友,位于东南亚的三佛齐国又来了,这次还是朝贡本国特产。

这个三佛齐国为了在中国的史书上给自己留下一笔,也是拼了命的往大宋靠,三天两头的跑来维护关系,好,真好。

看来赵匡胤也是很喜欢这个小兄弟的。

四月二十八日,到了清明、谷雨的节气,赵匡胤不忘农耕生产,派出了专门的朝廷工作组,下到岭南地区去检查当地的农事耕种情况。

五月初一,大宋的纪检监察部门,有个叫李莹的中层官员,因为接受了点南唐的礼品,被赵匡胤钦点调了岗。

这个李莹之前的职务是殿中侍御史,手里还有点纠弹百官的权力。

这次调整后,他变成了右赞善大夫。

右赞善大夫这个职务,你说它不是个官吧,他也有发言的权力,你说它是个官吧,他说的话可以等同于放屁。

说白了,就是个闲职。

赵匡胤的意思,从小事看大事,你有点小权力就敢收礼品,那就给你个闲职,我看谁还能给你送礼品。

不杀头就已经是天大的皇恩,对李莹来讲,早已是感恩戴德了。

五月初七,赵匡胤不拘一格用人才。

当时的章丘有个叫齐得一的人,这个人打小就十分好学,乡里乡外称誉一片。

但此人的身世也很不幸,在大宋之前的五代乱世,他一家老小仅剩下自己和一个哥哥幸存苟活了下来。

因此,这个齐得一可能是厌倦了世事,又或者说是有了点抑郁的症状,他躲避在章丘的乡里,布衣蔬食,不思上进。

赵匡胤建立大宋后,几次下诏让各地举荐人才,章丘本地的地方官也是爱才公明,他将齐得一的名字报了上去。

生逢幸事,又遇明君,哪个男儿又不想为国家所用呢?

齐得一虽为一介布衣,但有朝廷惜怜,地方举荐,他也当即改了往日的消沉,至阙,策试中选,被授予了章丘主簿,从此吃了官饭,开始为国家效力。

五月十八日,赵匡胤为稳定物价、惩治贪弊、保护市场、发展经济,颁布了一条让大宋老百姓拍手称快的诏令。

这条诏令要求,官府进行市场采购的价格一律不得高于或低于市场平均价格。对于官府或民间私自抬高或压低市场价格的行为定性为违法,要进行严厉的相应处罚。

看到这条诏令,不知道各位有何感想,这就是老祖宗的大宋,他们在千年以前看待经济的思想和眼光就与今天齐平了,甚至还有好多突出的思考,并不亚于今天。

五月十九日、二十九日,赵匡胤深知国家武备的重要性,他先后两次前往讲武池视察水军演练。

当时的讲武池,位于今天河南开封城南的位置,这里引当时蔡河的水,搞了一个很大的人工水池,又造了几百艘楼船战舰,作为大宋的陆地军港训练基地,开展水军训练。

六月十九日,位于今天的山西永济市,当时的河中府,发生了大饥荒。

饥荒来了,自然救济是第一位的。

赵匡胤当即安排朝廷,调运了三万石粮食救济灾区。

二十二日,淮河水又溢出河道流入了位于今天江苏盱眙县淮河岸边的泅州城,给当地造成了不小的水灾。

二十五日,黄河水又在河南北部的安阳溢出河道,淹坏了许多的百姓田产,损失巨大。

我们看《宋史》,发现这大宋的天灾好像是连年的来。

救援,唯有救援,还能咋办?

毕竟当时的社会还是以农耕为本,老天爷耍耍脾气,咱们的老祖宗们也只能是面对和开展自救。

好在大宋的救灾体系,当时也有了科学的规模,这一点我们在之前的章节里有过讲述,这里就不再复述了。

终于,秋天到了,这是个收获的季节,大宋也迎来了这一年的一个好消息。

七月十五日,位于今天广西壮族自治州的南丹县西北,当时这里称南丹州,有位叫莫洪燕的壮族首领带领族人纳土归宋。

你看,这就是大宋的魅力,不像是近代的某些朝代只知道靠打杀奴化来征服民心。

同一天,赵匡胤关心了一下蜀地的民生,下诏要求降低四川地区的盐价。

说起四川地区的盐价,我们要做一点简单的科普。

在当时,四川地区的盐价要比其他地区高出很多,原因之一是四川用的是铁钱。

而四川为什么用铁钱不用铜钱,这个说来话长,与当时四川的历史地理环境,还有地方铁矿资源密切相关,有兴趣的可以去翻翻史书,找找答案。

铁钱和铜钱的换算比率大概是10比1,但这也不是固定的比率,这是造成四川盐价高于其它地区的一个表象。

原因之二是四川地区所用的多为当地生产的井盐,井盐开发的时间和成本要高于其它地区的盐业生产成本。

第三一个原因是四川地区的特殊地理环境使得在当时盐业运输极其困难,运输成本居高不下。

这三个原因导致了蜀地老百姓吃盐贵的现象,而这个现象在五代后期就已经形成了。

大宋建立以后,政府就一直致力于想降低四川地区的盐价,减轻蜀地老百姓的民生负担。

但实话实说,虽然诏令下的很明确,但四川的盐价纵观整个大宋也是在逐步甚微的收效中,以时间换空间,才稳中有降的稳定下来的。

这里要说的是,大宋虽然一直致力于皇权的集中,但降盐价这个事,可还真不是我们看影视剧作中的那样皇帝专权的一言堂。

不是说,皇帝都说了,为什么还降不下来?

关键你得看是哪一朝的皇帝,遇到大宋这样开明开放,讲究市场规律,于民充分贸易自由的朝代,那也是千古幸运了。

即便是由朝廷管治的盐务,也得顺应现实,不能违背规律,盲目的搞“一刀切”。

这就是大宋对经济事务的认识,也是老祖宗思想先进的科学性体现。

七月二十九日,有个叫李仁友的太子属官,据说竟然和一帮地方黑恶势力勾结起来强征老百姓的渡河费。

好吧,既然要作死,那就成全你。

赵匡胤来了个雷霆般的扫黑除恶,李仁友被砍了脑袋,一命呜呼。

当然,《宋史》的记载里并没有说清他是因为什么而死,只是说“庚午,太子中允李仁友坐不法,弃市。”

强征百姓渡河费的事,也是据说,我没有找到明确的出处,所以大家就自行思考了。

80后,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公众号|招文袋(ID:zhaowendai-com)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