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阙(57)辽宋的首次议和

八月初三,吴越国王派遣使臣前来开封朝贺并进贡。

这次朝贡,绝非偶然,也不寻常。

因为八月十二日,在吴越朝贡的九天后,赵匡胤便颁布命令,通知吴越出兵,协助大宋讨伐江南。

给吴越的通知刚送出去,位于今天河南淮阳的陈州便送来了一颗罕见的大灵芝,这颗灵芝草竟然长了49条茎。

真是吉瑞,赵匡胤笑吟吟的收下了。

要打大仗了,大宋的武备是绝不能放松的,赵匡胤又一次亲临讲武池。

这一次,他不再是简单的巡视一番,而是对这里的水军作了重要的站前动员讲话,同时还慷慨的对大家进行了一番赏赐。

讨伐江南,莫不是要对那位“菊花开,菊花残”的南唐国主李煜动手了。

正是!

一个月后的九月二十八日,大宋的作战命令终于下来了。

赵匡胤任命,曹彬为西南路行营马步军战棹都部署,潘美为都监,曹翰为先锋都指挥使,率兵十万,从荆南,也就是今天的湖北地界出发,征伐江南。

出征前,赵匡胤特意召见曹彬和潘美,叮嘱他们道:“此番出征拿下升州(即今天的南京)后,切记要严明军纪,不要随意杀戮,即便是守军顽固抵抗,也不要伤害到李煜一家。”

将军们自然也不糊涂,会心的领命而去。

这场战役,赵匡胤可谓是恩威并施,文武并用。

大宋的水军舰船从开封的汴水河顺水东下,那浩浩汤汤的气派,你我就自行脑补吧。

反正早已在江南瑟瑟发抖的南唐国,听闻了大宋战舰的阵势,也顾不得此刻是什么生死存亡之战的道理。

慌忙着张罗了数万匹绢、数百件金银器皿和用品,还有为赵匡胤本人特意讨好定制的御衣、金带等物品,以十万火急的速度送到了开封。

收到礼品后的赵匡胤啥表态,我们不知道,《宋史》没有记载。

只知道此刻,大宋的水军、步兵和骑兵没有停顿,他们水陆并进,一刻不停。

九月二十三日,赵匡胤任命吴越王钱俶为升州东南行营招抚制置使,做好了招抚南京的准备。

九月二十五日,大将曹彬首战告捷,攻克一处水军进击必经的峡口,俘虏南唐江南指挥使王仁震、王宴和钱兴。

闰十月初五,拿下池州。

十三日,沿水东进击败了铜陵的江南守军。

十八日,攻克芜湖。

至此,讨伐江南的战略威慑效果已经达到,大宋的军队在今天马鞍山西南方向的采石驻扎了下来,他们暂停了脚步,开始劳军休整,让大家好好睡上一觉,以备再战。

这个空挡,赵匡胤也没闲着,国家之大,事无巨细。

闰十月十九日,赵匡胤下诏,要求减免湖南地区新茶的进贡,还民于修养,让老百姓多产多挣,尽快的靠茶叶特产富裕起来。

二十日,薛居正等人报告,说是新编的《五代史》已经修编完成。

赵匡胤一听高兴啊,这修史的事虽不及征讨南唐来的利益直接,但可是千年大事啊。

他立马对编纂《五代史》的所有工作人员,按照贡献大小,分别给予了重奖,赏给了他们不少的器皿钱财。

闰十月二十三日,大宋的军队又开始动作了起来。

曹彬率领大军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就在部队驻扎的采石,打败了主动来犯的江南军队,活捉了江南兵马部署杨收、都监孙震等一千人。

战后,曹彬命人架设浮桥,大宋军队渡过了长江。

渡江后的十一月初九,因为战时需要,曹彬又下令,对已俘获的江南部队1390人脸上全部刺字,编为归化军,让他们同在战场效力。

十一月初十,大宋军队对南唐的碾压继续,赵匡胤在把握军事全局的同时,还操心着时政。

他针对四川地区的机构人员臃肿情况,下了一道精简人员的诏令。

他要求,减少剑南、山南等道属县的主簿人数。

主簿这个官是九品,有些时候也会提级到从八品,类似于今天的办公室主任、政研室主任之类的角色。

《宋史》没有讲明为什么要减少,按照常理来说,当时一个县的正式在编干部也就知县、县丞、主簿等等没几个人,主簿这个岗位的正常在编职数应该也只有一个人。

或许是当时四川的县政的确有点混乱,占编超编的情况有点太严重了。

既然太祖下诏让精简,自然有他精简的道理,总之官少了则肯定会利于民的修养,所以我们表示同意。

十一月十三日,陕西、山西分别报来了发生旱灾的报告。

赵匡胤当即批示,要求对这两个地方遭受旱灾的州县,免除尚未征收到位的税赋,同时对旱灾比较严重的关西地区直接免掉一半的新征税赋。

再说回讨伐南唐的战斗情况。

十一月十五日,知汉阳军李恕在湖北鄂州击败了江南的水军。

十一月二十日,曹彬在浙江萧山市往东二十里,当时一个叫新林寨的小地方击败了江南军队。

十一月二十七日,正当南边的战事正酣,北边的契丹却又和大宋搞起了小摩擦。

兵不用两头,这个道理赵匡胤还是知道的。这个时候还不是收拾契丹的时候,他必须主张或者是同意在北边和契丹议和。

为什么说赵匡胤是主张或者是同意呢?

因为这次和契丹的议和谈判,史料的记载论不清是由哪一方先发起的。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有记载的宋辽两家第一次议和。

这时的契丹是辽景宗耶律贤执政,他派出的议和代表是涿州刺史耶律琮,我大宋派出的代表是雄州刺史孙全兴。

说到这就有些莫名的生恨。

当时的涿州在哪?在今天的河北保定。

当时的雄州在哪?也在今天的河北保定,现在可能是由雄安新区托管。

那么你看看,都在保定,一个被契丹人占据,成了别人家的边地。一个虽然还在我家,却成了我大宋版图的边地。

这就是石敬瑭那个货干的好事,把我完整的土地生生的给送出了一道口子,自此中原以北的天然屏障,尽归了契丹。

赵匡胤是做梦都想收回失去的幽云十六州啊,可这时候的他也只能是顾全大局,同意求和。

当大宋的议和代表孙全兴将与契丹修好的书信呈报给赵匡胤的时候,赵匡胤当即照批。

他甚至可能都没有多看一眼,因为他没有心情,毕竟是有着雄才大略的一代明君,换谁能甘心情愿的心里舒坦啊。

当然,这次的议和仅是议和,没有割地,也绝不会有割地。

80后,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公众号|招文袋(ID:zhaowendai-com)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