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阙(58)第一座长江大桥的发明者

640-1

十一月二十八日,大食国的阿拉伯人来了,照例是带来了当地的土特产敬献给大宋。

十二月初六,捷报再次传来,曹彬在浙江嘉兴的白鹭州又一次击败了江南军队。

初八,虽说是这时候已经到了冬天,但大宋的旱情依然没有缓解,于是赵匡胤带着身边的近臣们,在这一天搞了一次祈祷降雪的仪式。

又过了两日的战报里,吴越作为此次讨伐南唐的大宋友军,终于有了自己首次出彩的战绩。

战报显示:吴越王率领军队包围了常州,俘获了南唐军队250个人和80匹战马,跟着又拔掉了守军的一个据点。

这份成绩单,赵匡胤看到了,《宋史》也给他留下了一笔,所以我们也看到了。

十二月二十三日,曹彬又在今天江苏南京西南方向的新林港大败江南军队。

南唐战场上的宋军旌旗,真的是烈烈招展,所向披靡。

连着一场又一场的胜利实在是有些鼓舞大宋的心情。

看来前方战事似乎已无大虑,赵匡胤的心情想来也是美滋滋。

不过朝廷里在这档口又查出了贪官,这些蝇营的腐事,估计也是很能败坏赵匡胤的心情。

十二月二十六日,一个叫刘祺的人被检举受贿,赵匡胤将此人刺字、杖刑,流放了沙门岛。

刘祺当时在莱芜任职。莱芜在当时矿产资源很丰富,大宋便在这里设置了一个专门负责采矿和冶炼的官职,叫“莱芜监”。刘祺当的便是这个官。

莱芜有一个县尉,叫雷有终。此人年纪虽轻,但性格却很刚直严肃。

雷有终刚到莱芜上任的时候,刘祺见他年轻,又不奉迎官场,便不把他放在眼里。

谁知有一天,这雷有终竟发现并坐实了刘祺卖官受贿的证据,便一纸检举信,直接告发到了赵匡胤的案头,为大宋除了害。

我们想来,刘祺这个官是管矿的,就算是放到现在,这管矿的都是贪污受贿的高发职位。

实际上,刘祺负责采矿、冶炼事务的下级们,多是靠向他行贿买来的官,这在当时都已经成了世人皆知的公开秘密。

雷有终告倒刘祺后,这些买官而来的下级官吏们,为了自保,都纷纷辞官而去。

一时间,可谓是树倒猕猴散,只不过刘祺这棵树,本就是一棵靠不住的腐树。

刘祺一倒,雷有终便一战成名。

到了宋太宗时期,雷有终因闻其名,被召为大理寺丞。

这是后话。

十二月二十七日,北汉趁着大宋在南唐用兵的机会,偷袭晋州,也就是今天山西省临汾一带的位置。

不过这次偷袭,北汉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反而是被晋州的守臣武守琦主动出击,大败于洪洞。

小小北汉的战损人马高达五千以上,这一仗也让北汉的贼心消停了下来。

十二月二十九日,大宋的友军吴越王又在常州地界击败了江南军队,再次出彩。

这一年结束,到了开宝八年的正月初一,因为大宋的军队还在出征,赵匡胤没有上殿处理朝政。

初三,前线再传捷报。

樊若水在池州击败江南军队,田钦祚在今天的南京市溧水区击败江南军队,同时还斩杀了守军的都统使李雄。

樊若水是谁?我们要提一提这个樊若水。

樊若水这个人是个发明家,在上一章我们讲到“曹彬命人架设浮桥,大宋军队渡过了长江。”这里的浮桥就是樊若水的发明创举。

当时的浮桥是为了渡江作战,架设在长江上,所以樊若水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座长江大桥的发明者。

樊若水的一生很励志,但他却生在南唐,作为在大宋。

从忠君的传统思想意义上来讲,樊若水虽是大宋的功臣,却是南唐的叛徒。

不过不愚忠于南唐,而选择北归大宋,从另一个层面来讲,也体现了樊若水的大智。

他深知南唐必亡,大宋必会统一天下,更深知大丈夫的理想抱负必须得遇明君的道理。

所以在预判大宋可能要讨伐南唐的时候,樊若水毅然弃南唐而归大宋,并为大宋献上了在采石搭设浮桥以渡江的军事构想。

为此,他还提早精心谋划,处心准备,专门想了一个掩人耳目的方式,跑去马鞍山西南方向的采石广济教寺当了一名和尚。

借助在采石当和尚的机会,他常到江边察看选择渡江地形,暗自绘图,并以假装在江中垂钓的方式,划着小船,在江面上来回的找寻江底的礁石,并用绳子绑定礁石的办法,测定礁石的绳距,和江水的深浅情况。

在摸清江水和两岸的情况后,他又假模假样的向广济教寺提出要捐一笔钱,在采石两岸的临江处开凿石窟,窟里建造佛塔和佛像,以便保佑过往船只的平安。

这等好事,寺院的主持自然是相当同意的。樊若水又顺势提出自己想亲自督工建造的想法。

没毛病,这事钱是樊若水掏,活是樊若水带人干,寺院很高兴。

谁也不会想到,樊若水名为在两岸建佛窟,实则是为将来搭设浮桥凿桩眼。

万事俱备的樊若水,终是脱去了袈裟,携带着自己辛苦准备的大量资料,北逃投宋。

此后,便有了开宝七年的曹彬率军从采石架设浮桥渡江进击。

樊若水的军事构想在讨伐南唐的军事实践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因为樊若水的北投,长江天堑不再是阻挡宋军进击南唐的战略鸿沟。

为此,大宋很高兴,樊若水也终于入了仕。

在赵匡胤的亲自关照下,他参加了大宋的进士考试,当了官,并得以参与了大宋征伐南唐的战役。

所以开宝八年正月初三的前线捷报里,便有了“樊若水在池州击败江南军队”。

想来这樊若水其实本就是池州人,这次又判离南唐,并带着大宋的军队在自己的家乡打了胜仗。

不知道他池州的父老乡亲会用什么样的眼神,来看这位北投大宋的有功之臣。

我自己也是想不来的,估计当年的樊若水,在那一刻或许也有复杂的心情吧。

樊若水后来一直当官到太宗朝,也因为出了点岔子,后忧虑不安而病故。

80后,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公众号|招文袋(ID:zhaowendai-com)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