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阙(60)历史上的越南是怎么脱离中国的?

五月初一,鉴于吴越王在此次征伐南唐过程中的出彩表现,赵匡胤对其进行了专门的表彰封赏。

他任命这位亲宋的吴越末代君主钱俶为太师、尚书令,同时还增加了他的食邑。

钱俶无疑是聪明的,他的本名其实叫钱弘俶,只为了避讳赵匡胤的父亲赵弘殷的名字,所以才去了弘字,改名叫钱俶。

这位末代君主很识时务,他在对大宋供奉不绝的同时,又积极主动的配合宋军进讨南唐,此后更是削了吴越国号,举国献宋。

实际上,在南唐得知大宋即将要开始征伐他的时候,也曾向吴越有过求援。

但这位吴越王的态度,当然是予以拒绝,不仅拒绝,还全力协助宋军进击南唐。

南唐的蠢,更是突显了吴越的聪明。

南唐不会想到,大宋在征伐他们之前,吴越曾特意前往开封向大宋朝贡的意义。

他更不会想到,深有战略眼光的赵匡胤,怎么会不做好南唐外围的军事铺垫,而贸然对他发动攻击呢。

所以南唐的李煜真的是政治上的稚嫩儿。

他若有吴越王的半分聪明,便直接举国投宋,不就避免了这场征伐死伤了吗。

也许祖宗家业,殊死总要搏一搏的,但我中华历史,往往都是以天下一统为己任。

既然自己没有统一天下的能力和实力,那拱手相让,岂不也是另一种忠国爱民的路径选择吗?

只能说,李煜的格局小了,钱俶的格局很大,他看的清时局,懂得我们都是一个中国,他保全了吴越的富庶和百姓的安定,他还为自己留下了千古芳名。

当然,吴越的遗憾肯定也是有的,但天命归宋,一个吴越的遗憾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在历史的关键时刻,能有正确的抉择才是保持久远的正确方法,而遗憾和不甘始终只会是片面的,是不被人称颂和记忆的。

赵匡胤在表彰吴越王的同时,还处理了一起严重的贪腐事件。

大致在今天的桂阳,曾设有一个桂阳监。

这个桂阳监可不是监狱,它是大宋用于铸钱造银的县级行政单位。

桂阳监的负责人张侃给赵匡胤写了一份信。他在信中检举揭发他的前任官员们瞒报铸造数量,并私自侵吞许多银子的事实。

赵匡胤大怒,这贪污,可是直接贪污到了钱根上。

他让人彻查一番后,对这起案件牵扯到的贪弊官员一一严惩。

兵部郎中董枢、右赞善大夫孔璘,直接杀头。太子洗马赵瑜受杖刑并发配海岛。

检举人张侃则因为举报有功,受到了赵匡胤的赞许和赏赐,升任了屯田员外郎,掌管了大宋的屯田事务。

五月初十,赵匡胤的心情如这几日的天气一样阴霾,他搞了一个小型的祈愿仪式,一是平和心态放松了一下自己,二是祈愿老天爷把天气弄的晴朗一点。

五月十三日,南唐的宁远军和沿着长江的许多营寨直接放弃了抵抗,举手向大宋投了降。

十四日,赵匡胤下诏安民,对湖南境内的武冈、长沙等十多个县受过盗贼侵扰的家庭,免去拖欠的田租和这一年的徭役,让他们好生修养,好好生产。

五月二十三日,安南都护丁琏派遣使臣前来进贡。

这看着好奇怪,一般来进贡都是指外国,怎么“安南都护”四个字听着像是我中国的辖境称谓,还说是来进贡,还把派遣的人员叫做使臣。

我没有写错,大家也没有看错,《宋史》原文记载“甲午,安南都护丁琏遣使来贡。”

我们中国大概在西汉时期就设置了西域都护府。都护这个词,也是我们大中国概念的体现,是为了监护边境各民族而设置的军事机关。

没有办法,大家都太弱小了,我们太强大了,所以大家都想依附于我们中国,我们也只好勉为其难的收下他们的军事、行政和管辖权,设置一个都护府来保护他们。

这么看来,安南都护府的管辖范围肯定也是我中国的。

对的!而且安南都护府的位置还在今天的越南河内,也就是说,越南这地方以前是中国的,归我们直管。

早在唐朝的时候,我们就在越南设立了交州总管府,后来又改名叫交州都督府,最后又将交州都督府下归到我们的岭南道管理。

唐高宗时期,正式将交州都督府改置为安南都护府,最后唐肃宗又把它改名为镇南都护府。

唐代宗的时候,觉得“镇”这个字太暴力,还是“安”字好,能体现我大中国的仁义倡明,所以又改回叫安南都护府。

到了大宋赵匡胤时期的开宝元年,也就是公元968年。这越南北部有个越南语翻译过来叫丁部领的人大闹越南,他把越南地块上的其他武装势力一一扫灭,自己建了个朝代叫丁朝。

丁不丁朝的,我中国也是睁一只眼闭一眼。

但这个事件却被后来的历史认为,是越南脱离中国而自治的标志事件,丁部领也被越南人认为是他们的开国皇帝。

那么这事,大宋的安南都护府当时为啥不管呢?

管啥管?为啥要管?

中国之大,眼光之远,证明我们的格局和气量可不是看着一点点肉就马上要去抢的小炉匠。

任你一个小小边地在内部自己闹着玩,只要不触碰到我大国的底线,我也就照看着不说话,让你别瞎胡闹就成。

当然这个丁部领建立的丁朝也是很聪明的,他分寸把握的特别好,只在越南这块地闹腾,他一点也不敢冒犯天朝上国的大宋。

所以大宋看他这么听话,就索性就让这丁部领当了安南都护,还省的我们派人花钱了,顺带着册封他为越南地区的交趾郡王,让他全权管理越南辖境的边防、行政和民族事务。

而这次遣使来贡的丁琏,便是这个丁部领的长子,他承袭受封了他父亲的安南都护,所以才有了“甲午,安南都护丁琏遣使来贡。”的《宋史》记载。

你看,我们中国人从不吹嘘说今天周边哪个小国是我们中国的领土,但属实让人讨厌的是,某一些小国却总是叫嚣着说我们这个是他们的,那个也是他们的。

都有哪些小国,我也不写,大家意会就行。

只是可怜跳蚤之跳,放开让它可劲蹦跶,总归是跳不了多高的。

80后,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公众号|招文袋(ID:zhaowendai-com)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