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阙(61)倒霉的彗星和李煜的乞求

五月三十日,黄河在今天的山东省菏泽市鄄城县境内决口了。

黄泛这个情况对于大宋来说,应该是历来王朝之最。

没有办法,这也许是黄河母亲对我们中原王朝的偏爱,大宋对于黄泛的治理也早已是游刃有余,有经验的熟练活了。

六月初一,曹彬的捷报再次传来,还是在南京城下,又打了一个外围的歼灭战。

初六,常态化的反腐再出战果,这次是打了两个基层司法腐败的苍蝇。

在今天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的地界,当时称作宋州,有一个观察判官和一个录事参军因为贪赃枉法被砍了脑袋。

这两个人一个叫崔绚,另一个叫马德休,他们俩的职务对照今天来看,应该一个是干公安的,一个是干法院的。

《宋史》记载说是他俩坐赃,说明这俩人可能是捆绑利益,集体受贿。

这俩人对老百姓搞司法不公,但大宋对他们却很公正。送他们去阎罗殿,正是要接受阎王爷的二审再判。

六月初十,黄河在今天的河南濮阳一带再次决口。

老问题还是有老办法,继续组织封堵疏导。

六月二十三日,天现不祥之兆。

一个拖着长长尾巴的彗星出现在了二十八星宿之一的柳宿附近,早上七八点的时候,这彗星直接像个扫把一样又映照在了东方的上空。

这不祥瑞啊!

彗星当空,在我们中国古代一直被认作是不好的征兆,所以我们称它为“扫把星”。

而柳宿作为南方第三宿的星星团队,它由多颗星星组成,形状像个柳叶,又像个鸟嘴巴,鸟嘴巴是吃饭用的,所以我们老祖宗认为柳宿是个象征意义很好的星星团体。

民间还有一种说法,说柳宿是帝王星。因为这柳宿的形状和位置从我们东方古汉语的象形释义来讲,鸟嘴等同于角,加之它的位置又在长蛇星座的蛇头位置,所以柳宿的形状也被赋予龙角的象征,继而也就被看作是帝王星了。

这不吉祥的彗星先是跑到吉祥的柳宿附近,跟着又在大清早的时候跑到东方来当头照,这到底是个啥意思?难不成我大宋,或者说是赵匡胤,最近要发生点什么小灾小难了?

一周以后的七月初一,大宋又发生了一次日食。

七月初十,对前几日出现的彗星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的赵匡胤,综合分析了当前的时政形式,决定派遣使臣去一趟契丹。

于是阁门使郝崇信、太常丞吕端被派往契丹开展日常探望拉家常活动。

这次对契丹的出访,《宋史》并没有过多的记载,也许是赵匡胤为了给大宋的国运寻求一个心安,他需要在此刻全力征伐南唐的时候稳住北方的门户。

而契丹,正是他最大的心病,谁又叫这讨厌的彗星在此时出现呢?既跑到赵匡胤的龙头星宿位置,又跑到我东方大国的东来位置,这可真是叫人心神不安。

七月十三日,西天佛祖的印度来人了,来了一个叫穰结说啰的王子,他来向大宋进行朝贡。

隔了一天,或许是佛祖那里的来人触动了赵匡胤,也或许是南唐的军事形势确已不必要,赵匡胤下诏,让吴越王班师撤回。

这里佛祖来人的触动是我的臆想,应该确定的是,征伐南唐的军事行动已经到了最后时刻。

七月二十九日,一波住在四川西南部的少数民族,在他们的蛮主,也就是部落首领勿尼的带领下,来到开封向大宋朝贡。

接连的两拨客人来贡,又走出去一波出访的使臣,这中间又将正在南唐征伐的吴越王撤回。

看来武功第一的赵匡胤,在彗星出现后的这段日子里,应该是平静了许多的心思。

八月十六日,平日里不怎么赏花观鱼的赵匡胤,先是去了东水门赏鱼,而后又去了北园修身养性。

通过这一日的思考,赵匡胤暗想了一个决定,他要推迟这一年的科考。

八月二十二日,综合大宋南唐用兵,黄河流域水患,当前武功大于文治的多种因素考虑,赵匡胤发布诏令,暂停当年的科举考试。

学子们多少是有一些惋惜的,但更多的是表现出对大宋国情的理解。

八月二十三日,前次派去对契丹的访问活动有了回应。

契丹复派了他们的左卫大将军耶律霸德,带了一个能彰显本国实力的多人访问团队,来向赵匡胤敬献了御衣、玉带、名马等礼物。

同一天,住在今天贵州的顺化王子部落也来朝贡,他们为赵匡胤带了名马。

顺化王子的部落叫暴蛮族,就是今天彝族的前身,我们在第三十五章《守丧又娶妾,真够不要脸》中有过介绍,这里就不做赘述。

看来来一切都兴兴向好,也没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也许之前彗星的出现,只是个唬人的纸老虎。

一天后,大宋的丁德裕率部打败了今天镇江的南唐守军,兵临镇江城下。

赵匡胤一高兴,便让人尽快安排组织一次狩猎。

他要走出去亲近一下原始的大自然,放松放松筋骨,把脑子里那团彗星当头的阴影,消失散尽了。

九月初三,狩猎活动开始,赵匡胤不愧为马上皇帝,他还是如往常一样矫健。他骑着大马,急速追赶着一只野兔,全身心的疾驰投入,让他很是欢乐。

突然!座下大马硬生生、直杠杠的猛的一下向前栽倒,马失前蹄,赵匡胤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栽,直接摔到了地上。

刚才的欢乐和眼下的狼狈,让赵匡胤瞬间怒气值爆表,他猛的起身,拔出配刀,一刀便刺死了横卧在前的马儿。

马死了,死的冤屈,赵匡胤后悔了,他清醒在马儿被刺死的一瞬间。

他说:我贵为皇帝,是这天下的主人,我自己盲目轻率的出来打猎,又怪这马儿什么事呢?

他为马儿平冤,他也下定了决心,此后再也不进行这样的狩猎活动。

我想,虽说这次狩猎让赵匡胤虚惊了一场,但这场虚惊,用一匹好马换了赵匡胤的决心,也应付过了之前显现的倒霉彗星。

这虽是大宋皇帝赵匡胤的平常一天,却也是大宋国运和百姓福祉升萌的一天。

九月初九,今天的镇江向大宋投降。

十月初一,南唐的李煜派大臣徐铉、周惟简来向大宋乞求暂缓进攻。

不语!这是赵匡胤可以概括的态度。

他没有给出李煜明确的答复,他也无法给出李煜想要的答复。

我想说,李煜的糊涂,可真是糊涂到家了。

这眼看着马上就要国破的时刻,你又以什么实力和资格来向大宋对话呢?

倘若稍有男儿血性,既已无法,那就成全了结,决不是乞求对话。

很显然,李煜是苟活在历史中的,他既没有成全南唐的智慧,更没有成全自己的勇气。

80后,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公众号|招文袋(ID:zhaowendai-com)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