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阙(62)清朝是中国的历史,但中国不是清朝的历史

十月十三日,赵匡胤下诏面向全国甄选人才。

凡是大宋的老百姓中有特别孝顺父母,努力事农,同时具有非凡才能,道德品质高尚的人,基层政府都可以举荐到朝廷以备任用。

这一年的科考是暂停了,但这一年的人才选拔工作却给了更多人入仕的机会。

这就是思想上的开明和开放,不照搬旧理,不死读文章,不拘一格选人才,还得是赵匡胤。

我之前在《朝天阙(26)大宋的博士》中写到过,今天的人才是靠什么文凭、几篇论文的纸面成果来论定,但大宋的人才认定是泛泛给全民的,就像一个厨子也是可以被认定为博士的。

可惜的是,老祖宗对人才如此开明的认识,却被今天的我们固步自封起来。

是谁把这样的人才选拔思想束之高阁?

这可能不是某一个人的错,但一定是某一类人的错,当然这有历史因素。

比如宋亡之后的元、清两朝,他们对老百姓思想的禁锢,直接导致了后来中国几百年的屈辱史。

我一直在说,我们近代遗留的有些传统并不是我们老祖宗给我们的文化遗留,而是元、清,尤其是清朝从统治利益的视角出发,强加给我们的封建灌输。

就说这封建,它是奴性的,但只有近代屈辱的中国才能称封建,才显现出奴性。而宋亡以前的封建,仅仅只是分封建邦的含义而已,它没有全民的奴性。

阶层践踏的全民跪拜,不是古来历史上的中国,但不幸的是,今天仍旧有许多伪文,用以近三百年来的封建认知,全面概括我们五千年的历史。

这是很无知的。

他们以为清朝的遗留就是中国的历史,但实际上,清朝是中国的历史,但中国,却并不是清朝的历史。

我只是想说,今天我们对人才认识上的一些阶层认定划分,其实就是一种封建的荼毒遗留。一些思想落伍且不自知的人,他们既得利益又有话语权,但他们并不愿意给社会以太多的机会来分羹,所以他们绝弃了老祖宗的开明思想,沿着固封关门的选人思路,设置了人才出圈的门槛。

好比一个博士去当城管,但普通的老百姓却连应聘的资格都没有。好比一个常年务农的庄稼汉教人说是地应该怎么种,却被发问一定要他说出个是什么文凭。

还有流传了几千年的一些手工制作,被以标准二字的定义抑制发展。可让人不解的是,这些标准的制定者却是一点也不懂这制作的手工。

所以标准没错,是这标准的思想错了,是制定标准的那一撮人,他们仅是凭借了几篇拼凑的文字,靠着人鬼莫辨的逢源钻营,戴上了说话的帽子。他们便自诩以为自己是个优于社会的人才了,瞧不起这社会了。

其实吧,他们才是荼毒,是不实事求是,是拉扯社会发展的落后分子。

他们的脑子里没有祖宗开明的思想,只有封建的遗留。

好在当下的社会是信息多元,职业细分的社会,上升的途径和路子出口很多,所以就算不北大也不清华,普通人也一样可以是成绩斐然,兴兴向荣。

言归正传。

十月十九日,赵匡胤决定修建西京的宫城。

纵观大宋一朝,共设有东、西、南、北,四京。

东京开封,当时称开封府;

西京洛阳,当时称河南府;

南京在开始的时候,指的是今天的河南商丘,当时称应天府。后来改今天的南京为应天府,从此南京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宋南京;

北京在今天的河北大名东北方向,当时称大名府。要注意可不要直接对照今天的北京城,毕竟当时还有幽云十六州的历史现状摆在那。

东京是大宋的首都,京畿要地,也是全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西京是大宋的皇陵所在地,也是当时重要的经济文化中心。

南京和北京作为当时大宋的陪都,主要发挥的作用是军事上的南控和北控。

赵匡胤要修建西京的消息一传出,可急坏了一个人。

谁?

当然是南唐的国主李煜。

月初的时候,李煜派人向大宋乞求暂缓进攻,没有得到答案。

正当他垂泪涟涟,不知所措的时候,大宋要修建西京了。

于是赶紧的,他焦急忙慌的安排人组织进贡,生怕这示好晚去了一步。

这一次的诚意还是很足的,五万两银子和五万匹绢送到了开封,并再次乞求赵匡胤暂缓进攻。

可能吗?没可能!

反倒是把收了礼物的赵匡胤,给整的心里挺美的。

隔了一天,赵匡胤直接下令,对已拿下的镇江实行军管,将在镇江驻扎的部队番号改为镇江军,全权节度镇江事宜。

这是用实际行动来正告李煜,此刻的外交是没有用的,有用的只有军事。

下完诏令,赵匡胤悠闲的跑到弟弟赵光义家里,喝茶聊人生去了。

十月二十一日,曹彬的部队在南京城外继续围点打援,李煜匆忙从江西调回来的最后一支救命稻草,也被曹彬击溃,还生擒了这支救援部队的主帅朱令赟和王晖。

十一月初三,绝望的李煜再一次向大宋乞求暂缓进攻。

这一次,他是命人带着降表来乞求的。

可本来已经是探囊之物,又为啥还要接受这没有用的降表呢?赵匡胤还是不语。

十一月十六日,这天夜里,曹彬在南京城下搞了一次坚壁清野的军事行动,他将南京这座孤城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宋军只等下口的饺子里的馅料。

十一月十八日,大宋的军队在焦急等待着赵匡胤的最后命令,但此刻的赵匡胤却似乎并不急于让宋军进入南京城,而是先安排了一项和契丹的外交活动。

他派遣宋准、邢文庆两人以正旦使的身份前往契丹祝贺快要到来的新年。

要么说还是赵匡胤有智慧,在对南唐最后一击的关键时刻,维护好周边局势稳定,才是致胜大局的稳妥考虑。

十一月二十七日,南唐灭亡!

大宋的军队进了南京城,俘虏了国主李煜。自此南唐十九个州、一百八十个县、六十五万五千零六十户百姓尽归大宋。

这一天,赵匡胤却去了新修建的龙兴寺,但因为这叫龙兴寺的地方历史上有好多,我们也没有考证,所以并不明确他去的是哪里的龙兴寺。

80后,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公众号|招文袋(ID:zhaowendai-com)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