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阙(7)皇帝你好

出了大帐的赵匡胤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太阳周边的黑影依旧还在,他直视了一会,眨了眨晃的有些睁不开的眼睛。 就在这眨眼之间,也不知道是谁,竟然拿了一件皇帝才能穿的黄袍,直接披在了他的身上。 这黄袍一上身…

朝天阙(6)两个太阳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显德七年,这一年很重要,它被各路史家浓墨重笔的写在了自己的史册上。 刚过完年的春天,柴宗训接到加急奏报,说是北汉勾结契丹人又来进犯后周。 怎么办?一个女人,一个孩子,此时最能靠得住的靠…

朝天阙(5)点检做天子

那么,怎么才能用骆驼摆渡军队?需要多少骆驼?又得多长时间? 就在柴荣还在计算思考的时候,赵匡胤却等不及一个人先自骑马横渡了,结果,还真就过去了。 他的小伙伴们一看,老大都过去了,自己还等什么呢? 于是…

朝天阙(4)征伐淮南

公元956年,也就是后周显德三年,这一年的春天,赵匡胤跟着柴荣去征伐淮南。 实际上,真正打起来的区域,可不是今天安徽淮南的这一地,而是包含了整个长江以北的很大一片地区。 为什么要征伐淮南,这个~额~我…

朝天阙(3)高平一战

说是赵匡胤四处漫游,途径襄阳地界的一个寺庙时,实在是困饿难受,支持不住,于是便到这家寺庙借住。 这寺庙里恰巧有位擅长看相算命的老和尚,他看到赵匡胤之后,当时心中就是一惊。 和我们前面所讲的一样,他也觉…

朝天阙(2)太祖出世

唐朝灭亡以后的公元902年至979年,各地藩镇纷纷自立,中原地区成了历史聚焦的大舞台,各方势力,你来我往,“朱李石刘郭,梁唐晋汉周”,轮番抢夺着舞台中央的C位。 后唐天成二年(公元927年)是个猪年。…

首都为什么叫“京”,“京”的源头又在哪里?

北京、南京、西京(西安),还有日本的东京,它们为什么被称作“京”?最早的“京”又在哪里? 大年初二的早上,我一个人沿着古豳国遗址(今甘肃宁县庙咀坪)走了一圈,晒了晒初升的太阳,散了散步。 放眼四望,这…

人世间:人间很值得

我是个许久都不看电视的人,也没有追剧的习惯,除非是有爆款的节目,才会上心的去看一看。 过年回家,陪着父母待了几日,不经意间注意到中央一台正在播放的电视剧《人世间》。 看过两集之后,我当即决定追一追这部…

国足要降薪了!看看网友们都怎么说

根据《足球报》的最新消息,中国足协很有可能再次出台新的降薪令,本土球员最高税前年薪不超过300万,月薪或降至25万元。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本文我不说话,让我们看看网友们都怎么说,以下声音主要来自新浪…

解读“创业就业在浙江”

创业就业为什么在浙江? 因为今天的浙江在朋友圈刷屏了。 因为人家,是我们国家确立的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而且去年五月,党中央、国务院还专门印发了《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

张有福的正月十五

真是人生无肠,大肠包小肠。 此刻是2022年正月十五晚上11点39分,张有福气醉了,气的嘴巴都歪斜了,眼睛也肿了。 事情是这样的。 城北的某新建商圈在几天前就宣布,正月十五这天晚上要燃放大型烟花,还配…

这个纷扰的世界

今天早上四点多就醒了,睁开眼睛发呆半小时,然后起床,洗漱,继而人畜无害的无所事事到此刻。 影视剧里有个躺平的鼻祖叫孙连城,这个人呢,不贪不占,好看星星,最后被发配到了少年宫。 东航坠机的搜救仍在持续,…

疫情期间的快递该怎么取?

先记住一个这两天流行的关键词#不要把快递外包装带回家# 再看看这些天涉及“疫情“与”快递“这两个字眼的风险情况。 石家庄藁城区关于迅速排查推送协查监测阳性快递企业、物品的紧急通知 区交通运输局、区直各…

因疫情推迟还房贷有必要提上议事日程

最近,网络上对因疫情冲击而要求延缓房贷还款期限的呼声越来越高。 一些银行也终于开始有所回应,有些表示可以考虑,有些则直接表示不行,有些银行说在部分地方可以,在另一些地方则不行。 看到银行的态度,站在P…

朝天阙(1)自序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胡乱的看一些闲书,那时候只要是书,我都会拿起来看个不停,即便是不能理解也不认识字的书我都会自以为是的自己给它加一些定义上去。后来,到部队,再后来,参加工作,再后来,走到今天,我终…

寄往2022年的心愿

先说说2021年吧。2021年对我个人而言,应该说是相当糟糕的一个年份,这一年迷迷糊糊、颠颠倒倒,直到今天,还感到有些浑浑噩噩。 昨天没有码字,利用了一天的时间做了一个叫招文袋的网文主题收录导航网站,…

兰州的冬天不下雪

兰州的冬天不下雪,这是让我感到很无可奈何的事情,至少今年好像没见一丝雪的迹象。昨天,天气阴郁,我觉得可能要下雪,然后看到几位好友的小群里有人大喊,说是盘旋路下雪了,还附拍了一小段视频,我看到后,急忙往…

元宇宙与中国神话

之前我在#一些中年的絮絮叨叨 中写到过,我曾神经质的网上网下搜罗购买过一大堆祖宗今人关乎生命方面的哲学类丛书,研究了一些关乎生命本来意义的东西,因为我想知道生命的本质是什么?为什么会存在?存在的价值又…

感触张良善 回想喀喇昆仑

张良善,原阿里军分区叶城县留守处一名专业军士,1998年提干,在当运输排长的时候,因军人的职责使命,在国与家之间选择把部队任务放在首位,导致未能尽到照顾家人的义务而痛失爱妻。这张图片在网上流传甚广,我…

【连队纪事】风沙中的喜悦

翻出一篇1999年写的豆腐块,读了读,还觉得挺有意思。这篇文章曾刊登于当年的解放军报上,描写了部队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地带驻扎时,战士们收到来信时的喜悦。那时,我和配图中的小伙伴们均在祖国的南疆边陲从…

游记:大象河记

几年前,和同事友人一起去了一条陇东高原上的无名小河,由于尽兴,回来后仿着《小石潭记》也写了一篇游记。今天周日,又不想费力码字,就将这篇《大象河记》发出来,凑个篇幅,也留个印象。 大象河在西峰东,什社武…

电影《乌海》带给了我们什么?

昨天晚上,仓促的在某宝花了十块钱设计了一个书封,将我放了几个月的新书发布到了某平台,新书的名字原来叫《打盹的中年》,但应平台编辑的意见,在正式发布的时候换了《人到中年:出人头地》的名字。 虽然我觉得正…

关于公众号名称变更的那点事

注:公众号现又变更为“招文袋”了。 今天早上路过一家牛肉面馆,忽然想起前两天有人说牛肉面涨价了,由原来的8块钱一碗涨到了9块钱。 本来想说点牛肉面涨价的事,结果忙来忙去,最终也没有落下几个字。 昨天晚…

惊不惊喜?原来甘肃才是中国芯片产业的最大黑马!

芯片重不重要?我想即便是以前咱们对这玩意没有多少概念,但这两年一定会多少都有些感悟。 我们的高科技通讯公司不断的遭遇米国的卡脖子事件,弄得咱想买个高科技的国产手机都能遭遇断货。 不太明白的我们,有时候…

一些中年的絮絮叨叨

我写不出“狗日的中年”,更写不出“狗日的文学”,我只能用自己认识的几千个汉字,来堆砌自己的中年。 我是1982年生人,按照中国传统的算法,过了这个年,就已经40岁了。到今天,有得到也有失去,浑浑噩噩的…

“潼关肉夹馍”事件中,律师的角色扮演到底是啥样?

最近,几百家小店被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潼关肉夹馍协会”批量起诉,随着媒体的发酵,相信大家或多或少也都知道了。 这事让不懂法律的人看了也是糟心和生气,作为一届破旧网民的我,本来也只是看看热闹,但看着看着,…

从凡人视角来看《梦想改造家》的红砖房

甘肃省白银市水泉镇的杜大爷,一辈子都在村里务农,住着老旧的土坯院落,子女们又都分散在外地,一家人相聚的时候最多要住下20个人。为此,全家一商量,决定重建房屋,希望将杜大爷住了一辈子的平房院子改造成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