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方是无辜的“女子被辅警猥亵并送精神病院”事件

一则《警方通报》又引起了轩然大波。12月21日,南昌西湖公安就“女子称被辅警猥亵后送入精神病院治疗两个月”发布通报。

640-51

这则《通报》说了两件事。一是李某雪声称被辅警赖某吉“猥亵”一事不成立;二是李某雪因患抑郁症,派出所出于安全考虑将其送入精神病院。

我们来大致还原一下这起事件的经过,下图来自围脖网友的整理。

640-52

看完上图内容,我们大概可以简单归纳出整起事件的发展脉络。

李某雪因一起纠纷认识了辅警赖某吉,后与赖某吉单独在酒店房间会面,会面后两人开始扯皮纠葛,李某雪控告赖某吉猥亵,派出所基于李某雪是辖区“纠纷常客”,且有轻生隐患,即以其安全为由,主动作为将其送往精神病院。

再来补充几张图,也是此事件的发酵因素之一。

640-54

李某雪12月8日围脖实名举报截图

640-53

李某雪在围脖晒出的“起诉书”

640-55

围脖截止今日的进展梳理

看到这里,事件仿佛更清晰了。李某雪当前的主诉求是实名举报“被送入精神病院”一事,而并非“赖某吉猥亵”一事。

李某雪自诉被送入精神病院的前因是她于4月22日前往派出所控告“赖某吉猥亵”,而派出所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将她送进了精神病院。

李某雪通过网络实名举报后,警方发布《通报》,否定辅警猥亵,坚称送李某雪进入精神病院,前因合理,程序合法。而此时,涉事辅警已辞职。

也看到还有其它“扯皮”,如涉事辅警与李某雪在酒店房间内的录音片段,还有两人的对话截图,这里我们就不详细展现了。

我们从事件最初开始,来理性梳理几个点。

一、涉事辅警为什么要单独前往酒店房间与李某雪会面?

按照网传的说法,涉事辅警是通过处理纠纷认识的李某雪,单独前往酒店房间也是应李某雪邀约,到达房间后,该辅警自述李某雪的言行让他感到“害怕”,于是才又忐忑的离开。

要思考的重点是,他为什么要单独前往?若因公,实属不该,程序也不对。若因私,又会是什么样的“私心”才能促使他单独前往酒店房间去会见纠纷女当事人呢?

不言自明,这个辅警有他自己的一些“小心思”,什么“小心思”我们就不明说了,懂得人大概都懂。

该辅警的道德与法治观念确实都差了一些,不然也不会给社会和自己捅这么大的娄子。

当然,结合种种现象来看,辅警在房间内应该是没有占到李某雪的什么便宜的,这一点我们应该相信《通报》所说。

二、李某雪为什么会让派出所果敢主动的送往精神病院?

从目前已知的消息披露情况来看,李某雪这个人的确是麻烦不断,她留给派出所的印象,应该是让民警们都感到头疼的。牵扯她的纠纷都不好处理,源于她本身麻烦不断,且还有一定的精神异常情况。

这里我们要两面思考,一个是李某雪的精神状况可能导致她自己就是麻烦的制造者。另一个是李某雪的精神状况可能导致她说的所有话,哪怕是真相也可能会被人为简单粗暴的加以忽略。

这就能解释李某雪在4月22日举报“辅警猥亵”当天,派出所为什么会没有犹豫的直接将其送往精神病院。

一是头疼已久。二是也不排除派出所信自己、护自己的第一处警思维。

三、李某雪被派出所强制送往精神病院的程序到底合不合法?

按照《警情通报》我们可以得知,派出所的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和《江西省肇事肇祸精神病人收治管理实施办法》。

也是基于这两个《办法》的解读,有律师认为:对于精神病人的送医治疗,必须恪守的第一原则就是“自愿原则”;其次,在该原则基础上,当精神病人出现“自伤”或“伤人”,以及其他“暴力行为”等,可能发生危险的情形下,才可以“强制住院治疗”,或者“强制医疗”。但即便是“强制医疗”,同样也须严格遵守两个基本的程序前提,或者说法律底线,一是,“最好经其监护人同意”;二是,“由人民法院决定”

那么李某雪被送往精神病院一事家属是否同意?《警情通报》说当日告知了家属。但告知是否得到同意?《警情通报》没说清楚,李某雪本人有回应称,家属未同意。

李某雪被强制送往精神病院治疗一事,是否经由人民法院决定?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未见司法机关的任何判定,只是警方单方面的主动作为。

可见,派出所将李某雪送往精神病院这事,于法无据,于理无情,都是有些站不住脚的。

四、李某雪究竟有没有精神上的疾病?

这个问题其实才是主线问题,但我们现在还不好判断。看各方说辞,似乎是有一些精神异常的状况,不过从李某雪本人说话条理、逻辑性等方面综合对照,好像又显得很清晰。警方说李某雪之前就患有抑郁症,还有一度的轻生情况。6月17日,李某雪出院的时候,还被医院诊断为强迫性障碍和人格障碍。不过出院后的李某雪也晒出了自己的诊断依据。

640-56

图源:新黄河

这个问题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我其实是有些倾向于警方的说法的。但我同时又觉得,一个人在精神方面的表现是会有多种复杂的因素在里面的,正常不正常的评判标准好像也没有绝对的参照,任何本本主义的测试都要基于现实的总结,这里面的误差因素也许会很大。所以对这个问题,我们可能不应该太果断,也不应该太武断,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充分尊重当事者的每一句话,然后用客观真实的取证结果来说明问题。

结尾总结一下,李某雪很麻烦,派出所怕麻烦,骚动无知的小辅警又屁颠的跑去点燃了导火索。他们,应该说是没有一方是完全无辜的。想来,这也真是件让人头疼的事。

对了,李某雪自诉她在精神病院期间遭受了各种非人的虐待、殴打以及侮辱这事,也需要有关方面及时回应一下关切,希望个中真相能够早有公断。

80后,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公众号|招文袋(ID:zhaowendai-com)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