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的瓜还没吃完,扬州的瓜又熟透了

我说这话可能成都会有点不高兴,你说扬州就扬州,又扯我们成都干嘛。

没有办法,谁叫你俩的瓜都保熟,吃都吃不及了。

成都的抽送我要给差评,主要的原因是莫名其妙就丢了雷鸣般的热潮,怎么丢的,他也不说。

扬州的补刀却是很有创意,选了婚房不说,还来了场让我们饶有想象的摄像头直播。

还有,成都的瓜拖拖拉拉,扬州的瓜飒飒爽爽。

成都的女主颜色上有些衰,扬州的女主颜色上有些鲜。

当然,我们也不能只讲女主的鲜不鲜艳,还要评价一下男主。

成都的男主有替补,替补前的男主耳朵比较尖。

扬州的男主无替补,你细看男主的眉毛挑的高。

这俩男主的面相一结合,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头猪,一头贼眉鼠耳的鬣毛猪。

性寒而色,面相高冷,这高冷,既源于它常常爱装像,也源于它对畜生的自我认知有偏差。

古来中国的事情就很奇怪,但凡瓜瓤里有颜色,那一定都是女人惹的祸。

你看,成都的陈副区长已经被骂到烂大街,扬州的戴副局长也说是睡过扬州遍地知。

真他niang的恶心,也许是今冬春暖,动物们错误的以为它们交配的季节又到了。

这动物们的交配也不分场合,导致一些场合的交媾已经烂大街。

我忽然就想起了一个朋友,这朋友的网名叫“一口老痰”。

我曾经问过他,你为什么要叫“一口老痰”呀?

他说:人这一辈子啊,只有吐掉一口老痰才能感觉清爽。

太深奥了,我听不懂也不好意思再问。

这两天在医院,我就见惯了不停吐痰的人。

他们吐的是不是老痰我不知道,只听过医生讲,痰有青白色,还有黄褐色,虽然病理机因不同,但本质上它都是痰,都不应该出现在人体。

不应该出现是对的,但它还就是出现了。就像这成都和扬州的瓜,本身就是一口吐不净的老痰,黏黏糊糊的,不清不楚的,让人难受,也让人恶心。

你看tm的都人模狗样的,高冷的却都像青白色的痰,伪善的却都像黄褐色的痰,其实它们本质上呀,都是些害人的货。

希望两地早预防,紧治疗,不行就用用中医的老法子,把把脉,治治根,尽早吐出这口老痰,吐干吐净,然后清清爽爽做人,明明白白做事。

切记,雌性的都是妖,雄性的更是黑山老妖,老妖不除,永无宁日。

80后,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公众号|招文袋(ID:zhaowendai-com)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