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相何以如此难看?房贷年龄最长达100岁?

一则宣示“重磅利好”的海报在网上刷屏了,海报显示住房按揭贷款年龄加贷款期限放宽,子女作为共同借款人,最长可贷至100岁。

海报还贴心的在其底部,以很小的一行字给出提示,具体贷款政策以各大银行输出为主。

海报的出品方为广西南宁的建发房产,合作方为南宁合作银行,这里南宁合作银行的意思是指与建发房产有贷款合作的银行,并非特指某个银行。

海报一出,广告效果明显,不知道带动的业务数据如何,反正社会舆论是一片哗然。

建发房产的营销人员也做了相应解释,说是“贷款年龄最长达100岁”是一种误解,借款人年龄不超过70岁的规定是不变的,变的是年龄与贷款年限之和最高不超过80岁。而100岁是指借款人70岁,加上子女做共同借款人,贷款年限最高可以贷到30年,这样实际贷款年龄最长就到100岁了。

而当地银行在面子上的说法显得更为谨慎一些,他们解释说道,贷款至100岁的情况不太可能,目前大多数银行对于贷款人“年龄+贷款”年限的限制为65岁至70岁。

银行的说法真的就是绝对的实际情况吗?恐怕不是。

2月15日,北京有媒体从多家银行了解到,贷款年龄期限上规定不尽相同,但70岁已并非所有银行的“红线”,交行某支行就有表示,说是当前最高房贷年龄期限可达95岁,但是需要子女担保,且借款人退休金和担保人的月收入可以覆盖月供的两倍。

这个情况和南宁建发房产营销人员的说辞基本符合,也就是说,房贷年龄100岁也好,95岁也罢,地产商和银行的脑回路比我们更清楚,只是因为缺少明确的政策支撑,所以他们目前在公开渠道的说辞,只能是站在各自的立场,圆自己的面子,避自己的风险。

但私底下,说白了,他们就是沆瀣一气,用这种套路智商的“擦边球”,来为各自的利益收割演绎一出“接力贷”,这场收割,少了他们任何一方都无法完成。

过去在旧社会,无地和少地农民租种地主的土地,他们请中人担保,立下字据,然后交给地主一定的押金,也叫上庄钱,最后以定租或者活租的约定形式向地主按期交租。

这一类农民群体被称为佃户,由于生产环境和生产力的受限,佃户的日子一般都是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他们很难真正翻身拥有属于自己的土地,所以佃户的身份传承便具有了延续性,几代为佃户的情况普遍存在。

今天在新时代,无房和少房不够住的群体购买商品房,他们以房产作为抵押担保,立下字据,然后交给地产商一定的首付款,最后以等额本金或者等额本息的约定形式按期还款。

这一类群体的称谓,我们戏谑为“房奴”,当然这一称谓仅存在于民间,不可能被抬上桌面。

“房奴”的存在压垮了底层人的理想,也压垮了许多年轻一代的脊梁,但最可悲的是,这样的“房奴”竟然也像佃户一样出现了延续性的端倪。

一个社会的创造力不该只是“向钱”,而应该是“向前”,如果几代为“房奴”,我们这个社会又该如何创造,如何发展,这是需要亟待深思的事实。

我们在实质上已经解决了“耕者有其田”的问题,但实事求是来讲,“居者有其屋”的问题还有诸多矛盾需要我们更为深刻的关注和重视。

再不能任由资本肆意了,应该尽快站在民生角度“刮骨疗毒”。也相信后续肯定会有针对性的信贷管控政策来规范这一现象,但如何治根?我此刻也只能在这里打个问号。

80后,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公众号|招文袋(ID:zhaowendai-com)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