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文袋网站 来稿 重写云寂山(第三节:古诗旧典镂云寂)

重写云寂山(第三节:古诗旧典镂云寂)

第三节:古诗旧典镂云寂

640-355

安兴村北之云寂山,因“云寂寺”曾建其上而得名,云寂山山势峻奇,云寂寺历史悠久,明正统间(1436——1449),时任真宁知县王正将其列入“正宁八景”。

安兴《巩氏家谱》记载:适考云寂寺,金大定赐额(金世宗元颜雍年号即 1161年─1189年之间),明成化十二年冶钟。
《甘肃省志》舆地六云:云寂寺在县东南十五里(指罗川故城)苍翠干霄,为县屏障。元至正九年(1349年)建碑,知县郑津撰写碑文。
清折遇兰版《正宁县志》则有条目注解曰:“云寂孤峰,在县(旧正宁)东南十五里。四面多平,远山一峰中耸,突兀嶙峋,时有云霞出没,古寺建在绝顶,树木阴翳,幢幡隐见。寺前高阁二重,振衣直上,俯临大野,飞鸟视背,觉天高地迥,宇宙无穷”。
八百多载,历金(宋)、元、明、清、民国,一场场浩劫涤荡,一次次历史中兴,在生与死的繁衍间,在毁重建的传承中,我们从晚清文人的笔端读到了“一峰中耸,突兀嶙峋”,从那些极其有限的诗文里发现了“树木阴翳,幢幡隐见”的天然环境,并管窥见历史夹缝中的先民,那熙熙攘攘纷至沓来的香客,那朝圣般的心态和沓至而来的那让无数百姓在其间找到了烟消云逝的寄望和慰籍。

640-357

成于清代乾隆年间的折遇兰版《正宁县志》里,以《云寂寺》和《云寂孤峰》为题的诗作存留有十多首。“藤垂碧嶂通樵径,烟袅青松动佛幡”是纂志者折遇兰的描摹;“峰头独立消尘劫,万籁无声见性根。”是宁州剌史吴一嵩的感怀;邑人范拜宸则以“危峰壁立控孤村,缥缈烟霞隐梵门”写云寂山色;邑人巩帝疆更以“古刹凌云山几盘,僧房斜挂壁崖间;顽碑残刻犹存旧,老树凄鸦不记年”刻录直面云寂寺的苍凉怀感。
昨日不可重见,历史无法复原,云寂寺曾经的繁华与兴盛早了无迹痕,安兴村老辈人的记忆里,却仍存忆着文化大革命之前的云寂寺,那时的禅院僧房,高大的戏台和厚重的佛钟,庙里的僧人,山头占卜行医的方士,还愿上香善男信女,纷华纷攘的山头庙会……甚至有老人记得云寂山山门上的联对是“义振千秋,昔时当今后世;感清三界,天庭地下人间”,记得庙碑上的铭刻记录着寺院的历史和地方的历史。
历史远去,却总有许多的生灵为历史所感动。那份挥之不散的忧郁,一半为这块土地上耕耘过的先祖,一半为流离半生频频回首的自己。

640-356

先祖巩帝疆有夙慧,少以神童称道桑梓,知县折遇兰惜其才,延聘入罗川书院协助编纂《正宁县志》,云寂寺是巩帝疆少时习书作文之所,也是他壮年文心雕龙之地,巩帝疆在云寂山写下了《南中记》和《云寂山房诗集》,可惜岁月不济,那些倾其一生雕琢的文字乱世烟尘里散轶,荡然无存。而我,一介盛世的游子,无法介入都市的繁华,只能回归落寞乡土直面故乡的黄土地,在黄土地上去遐想云寂山的曾经,遐想古寺曾经的碧瓦飞甍和高耸云霄的千年古松,那尊庞大的铁钟声震长空,余音仍回响在耳际,每感悟此处,青山、古寺、曲径、净僧,无不扑面而来,晚霞晨光,油灯青蝇,从蝼蚁般的民众许愿还愿的虔诚中走来,从李自成与曹洪的征战,从满清回乱的劫杀,从解放战争的血雨杀伐中跌跌撞撞走来,步履蹒跚,走进新中国的黎明,却轰然倒伏在文革风雨中。

招文袋(www.zhaowendai.com)为公益性网站,内容原创或转载(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是出于向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或媒体机构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如您需要转载本文,请联系作者同意后,注明文章出处@招文袋网站:https://www.zhaowendai.com/archives/11355

关注微信公众号: 招文袋

公众号ID:zhaowendai-com 招文袋平台欢迎各类优质自媒体作者投稿,帮助原创作者实现价值传递和平台推广。我们希望招文袋网站的开放视野,可以为大家带来不一样的访问收获。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