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文袋网站 情感 核桃与核桃树

核桃与核桃树

配图与正文无关 摄影师/大漠

儿子上初中了,每天晚上十点才能回家,第二天凌晨六点又得去学校,忙得跟陀螺似的,和儿子说句话突然成了一件奢侈的事。小女儿为了上幼儿园方便也住到爷爷奶奶家去了,不知不觉间,我们两口子已经提前过上了“空巢老人”的生活。每天晚上陪完小女儿回到家里等待儿子放学的间隙,爱人总是剥一大堆核桃,希望儿子抽空吃上几颗。总想在学校寄宿的儿子突然爱上了回家,就想吃几颗核桃。

小时候,外婆家有几棵核桃树,其中一棵在打麦场边上。由于正好在堆麦草垛的地方,每年收麦子时,都要削去几根枝桠,于是,早早的我就有核桃吃了。这个时节的核桃其实才刚刚开始坐果,更多的是一些清的像水一样的东西,吸到嘴里一点味道也没有。偶尔吃到一丁点白白的果肉,激动得像吃了蜜一样。

到了农历的七月,每天下午,外婆忙完手中的活计,都要带我去核桃树下,从草丛中细心地找出几个青的发绿、硬得发楞的核桃。外婆慢条斯里帮我去壳,我在旁抓耳挠腮地等待,也不管浅褐色的包衣很难剥得干净,就迫不及待地连同酸涩一起放进嘴里,终于吃上了真正的核桃。下雨天掉落的核桃更多,只好和外婆站在檐下,眼巴巴地看着外公穿上雨鞋雨衣去捡回来。后来上学了,外婆还是每天收集起来,带皮的埋在麦草垛里,青皮脱落的放到窗台晾干,等着我去吃。

一直到临近中秋,核桃的外皮都已经咧开了嘴,有些光核桃都往下掉的时候,才找一个晴朗的天气,绑一根长长的竹竿,备几个大大的口袋,一棵树一棵树敲打干净。打下的核桃去皮晾干,照例给亲戚们分一些,更多的要放到一个大木柜子里存起来。每到周末,我都蛊惑着妈妈要去看望外婆,假期就索性长住,不用说,这些核桃有一小半都祭了我的五脏庙。

那时候的核桃树都长得异常高大,据说十来年才开始挂果。我们由于连续搬家,吃自家的核桃看来是等不着了。有一次,外婆去街上赶集,听说有个新品种的核桃树当年就可以结果,试着买了两株,果然有一棵当年就结出了六个核桃。第二年一开春,外婆就给我们移了过来。

我家的两棵核桃树一株种在了墙里,一株种在了墙外,都在靠近大门口的位置。也许是得了房檐偏心的雨水,都发育得很快很壮硕。几年的功夫,就连手撑起了一片天地。爷爷的旱烟匣、奶奶的针线笸,父亲大杀四方的棋摊,母亲变戏法般的碾槽很快都搬到了这里,有时候家里的午饭也要到核桃树下去吃。

核桃还没有成熟,凤仙花开了。采一些花瓣捣成泥糊状,均匀地涂在指甲上,用核桃叶子包起来,用针线轻轻扎住,美美地睡一个晚上,奇迹发生了,指甲变成了鲜艳的红色。妹妹甚至把脚趾甲也要染了。在同学们的艳羡中,带到家里,摘几朵花瓣、送几片核桃叶,心里说不出的舒畅。

转眼已经离家二十年了。不知核桃树记不记得我,我对核桃树确是念念不忘的。我经常在想,公园里为什么不能种些核桃树,易于管理,根深叶茂,还有核桃吃?看着帮扶村小广场上几棵黑黢黢的松树在霸道的烈日下缩成一团,我心想他们要是能听我的,栽上些核桃树那该多好。听着某个著名企业家在援建的新村前规划,你家种桃他家种李,大家互通有无、其乐融融,我想再种上核桃树那该多好。终于在城南绿地发现了大批的核桃树,虽然树上的核桃不敢去摘,也从没有一个核桃滚到过我的脚下,但总算了结了一桩心愿。

十多年前,父母来城里帮我照看孩子,家里留给爷爷奶奶照料。爷爷去世后,奶奶又搬去和伯父相依为命。少了人气的家仿佛失去了灵魂,几年下来,老房子早已墙不避风,瓦不挡雨。院子里的苹果、桃树、枣树、杏树的天性完全得到释放,一个个旁逸斜出,结果的事情早就抛到了脑后。柿子坚持了几年也风吹枝折,提不起半点精神。只有两棵核桃树愈发的老当益壮、愈发的枝繁叶茂。外公外婆搬来城里后,老家的牵挂,只剩下奶奶和核桃树。

外公外婆虽然年届九旬仍耳聪目明、行动自如,儿孙绕膝得享天伦之乐,每次探望还不忘给我夹几个核桃。奶奶的身体也很康健,日子不用发愁,乐得在熟悉的环境里享受惬意,却免不了同所有的农村留守老人一样沧桑、一样落寞。虽然老家的宅院早已墙颓瓦残,奶奶还是要经常去打扫、去照看,或许心底里还是希望儿孙们有一天都能回到身边。每到核桃快成熟的时候,奶奶更是每天都要去待上半天,仔细地把掉落的核桃收集起来,仔细地剥壳晾晒保管好。这不,儿子吃的正是奶奶捎来的自家核桃。

中秋节就要到了,赶紧回家看看奶奶、尝尝核桃。

招文袋(www.zhaowendai.com)为公益性网站,内容原创或转载(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是出于向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或媒体机构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如您需要转载本文,请联系作者同意后,注明文章出处@招文袋网站:https://www.zhaowendai.com/archives/5952

关注微信公众号: 龙只

龙只,80后,义渠人,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自媒体作者,互联网码农,喜好历史、人文、哲学。

我的前半辈子(下)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