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文袋网站 生活 霜叶红于二月花

霜叶红于二月花

配图与正文无关 摄影师/付兴奎

小时候看电影,一张最普通的白纸,用神秘的药水轻轻涂抹,便变戏法般地现出清晰的图画,变成了人人梦寐以求的藏宝图,实在是太神奇了。多少年过去了,这其中的原委我还是没有搞清楚。不过,最近却发现了更神奇的东西。

不知何时,回家的路旁多了几株五角枫,每当行人路过,都卖力地挥舞着墨绿的三尖两刃刀,得意地像得了金箍棒的美猴王一样。起初我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很快便习以为常了,每天都不经意地匆匆走过,仿佛没有遇到过。

直到一场秋风之后,五角枫终于不同凡响了。深红、大红、浅红、橘红、橙黄、大黄、鹅黄、嫩绿、深绿……要不是我词语贫乏,五角枫的叶子非区分出几十种颜色来不可。即便是同一株树的老枝与新梢,颜色也大不相同,难道是被上帝打翻的颜料盒砸中了?

整个秋天我都被这几株五角枫吸引了。初升的朝阳下明艳妩媚,落日的余晖中风情浪漫,薄薄的晨雾间欲诉含羞,惆怅的秋雨里楚楚动人,每一次目光交汇,都没有失望过,大概香山的红叶也不及她五彩斑斓,不及她妖娆魅惑吧!

五角枫春天是什么样子,我记不清了。就连她开不开花,我也说不上来。春天注定是属于似锦繁花的,柳枝上的嫩芽争当春天的使者,玉兰花就更急着争春了,枯枝还睡眼朦胧,玉兰花儿早已悄然怒放,若不是满目的山花欲燃略显单调,叶芽恐怕要白来这春天一遭了。及至迎春、水仙、紫藤、杜鹃们回过神来,春天就更热闹了。一时间,每一次呼吸都充满了甜蜜蜜的味道。

成群结队的野蜂不知从哪冒了出来,唱着炽热的情歌,诵着温柔的诗谣,奏着动人的乐曲,扭着火辣的舞蹈,慢慢的,有的牵起了杜鹃的小手,有的揽住了紫藤的纤腰。就这样唱着、跳着、山盟着、海誓着、嬉戏着、拥吻着,花儿们好像饱饮了爱情的美酒,娇艳中更添了几分红晕,柔媚里增了些许绮霞,整个春天都成了恋爱的乐土。

回想起来,春天时五角枫的叶子也没有闲着。借着乍暖还寒的春雨匆忙洗去惺忪,来不及伸个懒腰便拼命咂取母亲的乳汁,使出吃奶的力气让自己的芽苞更圆润更饱满。然而,一旦绽出一丝嫩芽,即便再怎么鹅黄娇嫩,在野蜂眼中就像金蛋砸出了“谢谢惠顾”,掩饰不住地失望与鄙夷。

终于熬到了夏天,叶子趁着充足的光热和雨水,把自己发育得苍翠欲滴、锃光瓦亮,仿佛透明的翡翠。玉兰、迎春虽然浓香依旧、风韵更佳,但毕竟青春已经逝去了,树下的花瓣落了薄薄一层,野蜂一只也没有。可惜夏花之绚烂比春天尤甚,芬芳的茉莉,高洁的幽兰,清新脱俗的荷花,雍容华贵的牡丹,姹紫嫣红,争奇斗艳,又成了蜂围蝶绕、莺歌燕舞的所在。

叶子是足够努力了,但即便把绿意发挥到了极致,在有花的世界里,也注定只是配角。好不容易等到花儿都谢了,又迎来风霜的洗礼。

这风霜暮至晨归、无色无味,你并不容易感觉到他的存在。直到杨枝柳叶们纷纷挥别了又一个平淡的春秋,不甘不愿地重归下一个轮回,直到无边落木萧萧而下,遍地秋叶瑟瑟而鸣,刻骨的凄凉和铭心的肃杀才下枝头,又上心头。

五角枫的叶子虽然葱郁大不如前,叶柄却更加成熟、脉络却更加遒劲、叶片也更加厚重,叶面变着法地把玉兰、紫藤、百合、牡丹的天香国色一力担承,如同藏宝图得到了神秘药水一般,露出了绝世的姿容。

不过仔细观察你会发现,五角枫的三尖两刃刀没有那么锐利了,好像变成了一只只五指微曲的手掌。也许经历了春的失望、夏的煎熬,没想到成了秋的主角,看惯了花的萧瑟、蜂的无情,马上要面临冬的塑造,盛衰枯荣早已不那么重要,抓紧这易逝的年华活出自己的精彩才是最好。

招文袋(www.zhaowendai.com)为公益性网站,内容原创或转载(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是出于向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或媒体机构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如您需要转载本文,请联系作者同意后,注明文章出处@招文袋网站:https://www.zhaowendai.com/archives/5964

关注微信公众号: 龙只

龙只,80后,义渠人,半个兵痞,浑噩书生,破旧网民。自媒体作者,互联网码农,喜好历史、人文、哲学。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