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需要救赎的不只是良心

在巴音敖包,在茫茫的戈壁,我看到俩位骑摩托车的大叔骑着摩托,像俩位凯旋的侠客,他们从起伏波荡漾的沙石道上颠簸着…

豳风,七月乡语(第三章)

第一节 故乡他乡 七月初在东莞时,某日朋友赵生突然发来视频,晒身边美景,说他在合水“花溪谷”游玩,告诉我花溪谷…

豳风.七月(第四章)

(一) 从正宁五顷塬到彬州北极塬,百余里长塬东西绵延,永和塬是其中一段,隶属正宁,紧临旬邑,与旬邑的底庙塬和彬…

大地深处的守望

张俊彪先生故旧门前的风景 ✿✿✿✿ 车到下南村的时候,先生的弟弟已经在门前的核桃树下等候多时。同时等候的,还有…

豳风,七月乡语(第一章)

1 白杨树底 逃离东莞雨季的黏热,在故乡蝉噪里也算得抓住了一丝清凉,白杨树底池塘边,坐满了赋闲的农人,耄耋之年…

地处子午岭山麓的华池,俨然一本厚重的大书

地处子午岭山麓的华池,俨然一本厚重的大书,每一页都会让你领略到久违的感动。你可以沿着柔远河边的环城跑道漫步,也…

一个作家的诞生何尝不像一茬庄稼的生长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一个作家的诞生何尝不像一茬庄稼的生长,具有再生能力的种子,合适的气候、阳光、水分和土肥条件,…

八零后是在五讲四美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

我在《大宋笔记》的序言里说过,当今中国人是缺了一些精神的。 这个精神不是单一的精气神,这个精神是一种层次和思想…

杜家表叔,那些渐远的访亲往事

父亲生日,大姐发来手机短视频说:“看,杜家表叔也在咱家呢。“ 我并不奇怪,因为大姐这些年很少回家,她看到八十多…

在时光面前,谁都逃脱不了被风化的命运

无论是头顶上高远的蓝天,抑或是脚底下澄澈的河流,谁也无法掩饰那一抹难言的破败。一千五百多年的时间就像悠悠的蒲河…

付兴奎:远去的烛光(宁县一中学校时光)

钟声像一支犀利的箭头,从校园中心那片大树遮盖的浓荫里透射过来。马达般灵巧的踏板,柳絮一样的欢快的麻绳,还有飞翔…

阅读既之外

因为一本《情爱论》,我让地理女老师离了婚

少的时候,我没有走出过外面的世界,连环县县城都没有走出去过,唯有书籍带给了我另一片天地,这其中的故事,久远且清…

直到一场秋风之后,五角枫终于不同凡响了

小时候看电影,一张最普通的白纸,用神秘的药水轻轻涂抹,便变戏法般地现出清晰的图画,变成了人人梦寐以求的藏宝图,…

流星的璀璨总是意犹未尽,晨露的晶莹注定稍纵即逝

一 刚结婚时,妻子总取笑我是个古代人。起初我想不明白,估计是我没去过大城市,就连当时工作的县城也没有融入进去,…

既然心灵已被美好装满,流光溢彩且待下次欣赏

庆阳本是没有什么好去处的,在关中平原向毛乌素沙漠过渡的绵延群山中,占据了一块镜面似的高山平地,望不见山,也够不…

小时候,外婆家有几棵核桃树,其中一棵在打麦场边上

儿子上初中了,每天晚上十点才能回家,第二天凌晨六点又得去学校,忙得跟陀螺似的,和儿子说句话突然成了一件奢侈的事…

我的前半辈子(下)

女儿出生四天,我终于在二十四岁时圆了大学梦

到了一九八九年,随着工作的不断深入,我渐渐感着到自己工作能力严重不足。 比如一次人秘科长李志义让我去参加西峰城…

我的前半辈子(中)

邮政局门口的墙上发现一则地区工商局招干通告

一九八四年三四月份,我在街头闲逛,在邮政局门口的墙上发现一则地区工商局招干通告,立马回家告诉爸爸妈妈,我要参加…

六十年代中期我出生在西北的一座小城西峰

六十年代中期我出生在西北的一座小城西峰,小城坐落在黄土高原的甘肃东部。 小城南北长不过五六里地,东西宽不过三四…

织里大街开档营业的门店,每晚总会坚持过零点

这个季节织里已是淡季,许多小厂甚至放暑假,不休假的厂和公司却一如既往保持着长时间加班,当然在织里似乎少有加班的…

人类在不断的改造自然,试图让环境越来越理想化

河南洪水,多地受灾,网络上四处传播着涛天洪水吞没四野的苍茫,其间有洪荒的肆虐,救助的曲折,逃生的悲凉,间有深陷…

西安老城(城墙)内的楼厦相对不高,多为三五层建筑

1、 走出摊档围城的龙门阵,走出城中村逼仄的道巷,扫码骑一辆小黄车,加入熙熙攘攘的人潮,这时候我酽然就是个城里…

她说那种咖色的铝合金窗现在一平方要两百四

天气越来越冷,办公室有一扇窗摔碎了,无法修得,我上街去订制新的。 小城的清秋略显冷清,尤其东关这条长街,虽然道…

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自然不会尿憋屎胀中恍然

1 某天从手机版象棋游戏中脱身,一忽儿回忆起童年,幼时的窑洞老庄,老庄的土炕,土炕上躺在父亲臂弯听父亲讲过的神…

半生涂鸦,却无一建树,无佳作,无流派,无圈子

九月份,朋友邀我写影评类文章,许以每篇三百元润笔,一时颇为心动。 作为喜写作的人,半生涂鸦,却无一建树,无佳作…

不用想着如何应答,不用顾及对方的口味与感受

佳黛会在清晨6点准时起床。穿着昨夜的棉布睡衣将浸泡了一夜的小米倒入锅里盛上清水,滴上两滴植物油,倒入半袋豆浆粉…

四时相忆

遇到手腕处戴一玉镯的女子,三十有余,风韵醉人

玉石和银,带着凉性的事物。入冬以后,应和纯白夏衣一起收藏起来。 想古人爱玉。故有“君子无故,玉不离身”。阳春三…

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和他去看冬天的陌生小镇

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和他去看冬天的陌生小镇。茫茫白雪覆盖下的低矮紧凑的房屋,高大树木、山岭、寂寂的河流。我们一起…

夜色太黑,不知道它的方位,应该是在附近

春生,你是否闻到空气中隐约的花香? 是紫藤吗? 不是,紫藤花已落。 也许是茉莉或者其他花树。 是槐花。这个时节…

我并不知道如何会有一株这样高大挺阔的花树

一株琼花穿破暗夜,低垂至我眼前。 我并不知道如何会有一株这样高大挺阔的花树,又是如何在这细长柔嫩的枝条上长出这…

青柠,老屋下的樱桃树今年又结满了殷红的果实

清晨八点,陆青柠坐上开往济南的列车。 只因沈云和发来消息:青柠,老屋下的樱桃树今年又结满了殷红的果实。 青柠特…

远山的呼唤

只是站在那里两相对视,山不语,人也无言

「启航」 你听过远山的呼唤吗? 照月曾对一位朋友说过,等手上诸事安排妥当,不管天涯海角都要去看一眼雪山。只是站…

万物更新

能够在春天开放的花朵,最终会等到一个全然的春天

听闻: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这回响不必来自于某一个特定的人,它可能来自于任何一个人。 一个安静而心意坚定的人,…

她用各种短外套搭配不同样式和色彩的半身裙

01 写字楼斜对面是一家大型购物商场。他每天从大厅进进出出,很少注意到对面日新月异的境况。 这会儿,在门口等车…

当时的大专以上学校学生的录取率是百分之三点四

那一年是一九八三年,当时的大专以上学校学生的录取率是百分之三点四。和我拿到同一个学校录取通知书的不到四百人,让…

高地两边的河岸不是很直,弯弯曲曲特别富有韵味

一片本来就不宽阔的河床,被四座大山在周围那么沉重的一压,愈发显得封闭和逼窄起来。纵然有来自东、北、西三条河流从…

最理想的事情莫过于能有一个安静独处的机会

对于一个平日里忙得晕头转向的人来说,最理想的事情莫过于能有一个安静独处的机会。 躺上床有天没日头地睡觉当然最好…

买楼房选户型的时候,楼层、方向、采光、安全、噪音

当初买楼房选户型的时候,楼层、方向、采光、安全、噪音,该考虑的几乎全都考虑到了,唯独没有想到的,就是能够坐在密…

相对于诗歌的直抒胸臆和小说的人物塑造和情节交待

相对于诗歌的直抒胸臆和小说的人物塑造和情节交待,散文是最不虚妄的文字,表现的是最不做作的性情,反映的是最不雕琢…

在枯草都稀奇的年代,树木更是少得可怜,没办法

村里的人把用来烧火的木头叫硬柴。在枯草都稀奇的年代,树木更是少得可怜,没办法,大家只好三五个一帮去后山里伐木烧…

出门的时候,我看着大厅地板上横卧的几只秋蝉想

蝉 悟 调令关的夜其实一点也不清静,山风在林子里一灌就是一宿,就像欧阳文忠公《秋声赋》中描述的那样,一会儿淅淅…

和东边的正宁、南边的宁县,西边的华池一样

悲壮的死与永恒的生 和东边的正宁、南边的宁县,西边的华池一样,合水县也是和陕西相毗邻的地区,所不同的是一个在关…

漫漫千余里,迢迢远行客,驰情恋朱颜,寸阴终日惜

漫漫千余里,迢迢远行客,驰情恋朱颜,寸阴终日惜。 送亲的队伍行至宁县金村洞子村驿站的时候,看到路边上食不裹腹、…

又是十多年,连这些磕磕绊绊的文字也成了回忆

转眼又是十多年,连这些磕磕绊绊的文字也成了回忆! ——付兴奎 我居住在一个不算发达的城市里,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居…

街道两旁的跳蚤市场上出现过一种很别致的工艺品

十多年前,街道两旁的跳蚤市场上出现过一种很别致的工艺品,在被一个木框固定两块相对的玻璃中间,嵌入不同颜色的沙子…

我们周围的土地、房舍、庄稼、树木、飞鸟、家畜

贫寒像一条破绽百出的旧草绳,贯穿着那个时代所有乡下孩子的童年。黑黢黢的土窑,灰茫茫的沟洼,连一只脚也摆不正的山…

再美满的婚姻也会让自己和乡邻们感觉到缺憾

大概是乡村生活太过单一的缘故,童年的自己和活跃在民事活动里的唢呐早早形成了一种默契。进城工作之后,由于疏于回家…

没办法,我们只好在非夜的晚上熬等天明

让视野中所有的灯瞬间短路,或者让所有的车辆突然停止通行,都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城市是夜的墓地,即便是最黑的夜晚…

还没有看出个究竟。就“咕咚”一声栽进了柜子

从生产队领来的一丈五尺布票蟑螂一样躲在空荡荡 的柜子里,这是一台用了很多年的板式柜子,外面没有任何彩色的装饰,…

大年初一那天,地面上的最高气温竟然达到了18℃

2013年的冬天是大家公认的暖冬,大年初一那天,地面上的最高气温竟然达到了18℃,这对于习惯了寒冷的西北人来说…

大年初一有讲究,那就是不逛门子,不串亲戚

因为陪孩子们一起守年,夜里睡的太迟。眼睛一睁,已经是新的一年。大年初一有讲究,那就是不逛门子、不串亲戚,不干杂…

三四个节目下来,就没有了看下去的兴趣

早在几个月前,就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春节晚会,纯粹是一根弃之可惜食之无味的鸡肋。也许是想要表达得东西太多,也许是大…

那些风俗意义上的节日便成了大家团聚的理由

因为没有了双亲,即便生活于同一城市的姊妹们,也常常是聚少散多。于是,那些风俗意义上的节日便成了大家团聚的理由。…

先前那些过年的经历和感觉就像泼到地上的清水

身边没有了老人的唠叨和孩子们的折腾,年味一下子就淡了许多。先前那些过年的经历和感觉就像泼到地上的清水,想捡也捡…

等雪的人却早已忘记了自己口头上常挂的那句话

干了一个冬天的土塬终于落雪了,我摇了摇小树上绒球一样的白花,雪花告诉我这是真的。这是一场不算太大的雪,落在地上…

土炕上的被褥,存放杂粮的纸瓮,箍着铁圈的瓦罐

对于劳碌了一年的农村人来说,过年其实是一眨眼之间的事情。除夕晚上,糊里糊涂往热炕上一躺,等到睁开眼睛时,已经是…

在子午岭,不管是沿着斑驳的青石板拾级而上

从生命意义上讲,一座山脉能够体现的,除了海拔上的高度和地域上的广度之外,更主要的是要有精神上的深度。 在子午岭…

跑得最多的却是人力的架子车和自行车

那时候,东西宽短南北狭长的西峰街道就像一把大钥匙镶嵌在董志塬的中央,说是给大汽车修的柏油路,跑得最多的却是人力…

不是说子午岭深处的那些原始森林不够葱茏

日常意义上的景点大都与它的山水有关,但南梁不是,这不是说子午岭深处的那些原始森林不够葱茏,也不是说葫芦河和她的…

我说的铁勺不是酒店里大厨手里上下翻飞的炒勺

我说的铁勺不是酒店里大厨手里上下翻飞的炒勺,也不是饭桌上精致的调羹,而是多年前宁州乡村灶膛里最常用的铁勺。在乡…

说是出来散步放松,其实无时无刻不在爬坡锻炼

茨坪的坪就像龙潭里的飞瀑,一个坪的下面肯定有一道山坡,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红歌广场是,培训中心前面不到二分地的停…

炉火一样的天空,正契合了南佐的沧桑和神秘

黄昏像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纸,突然就包拢了眼前的一切,刚才还油画一样色彩分明的村庄,全都隐没于铺天盖地的晚霞之中,…

记忆中的乡村,差不多都是望不到边的庄稼地

记忆中的乡村,差不多都是望不到边的庄稼地,居家的窑洞差不多全都隐藏在塬面之下,一家和另一家的区别,除了少有的土…

剥玉米皮、碾高粱穗、挖玉米杆、割荞麦、拔豆子

秋收的农活虽然繁重,却不显得紧张。剥玉米皮、碾高粱穗、挖玉米杆、割荞麦、拔豆子、收糜子、碾场、秋播,穿插进行,…

然而,粗心的我因为一次漫不经心的回眸

此刻, 2016年的最后一丝余晖正准备从我身后的大楼表面彻底散去,院子外面的马路上,乳白色的路灯花朵一样正渐次…

晚上八点钟的环县城,俨然一锅刚刚开煮的灯火

站在文昌阁上向下看,晚上八点钟的环县城,俨然一锅刚刚开煮的灯火,张罗着热火朝天的夜晚。 着了火一样的太阳一晒就…

之前过年,最高兴的肯定是村里那些未成年的孩子

西峰的年感觉与别的地方并无二致,祭祖守岁、吃年夜饭、看春晚、耍社火、放烟花、逛庙会、唱秦腔、走亲访友、看电影、…

女人这么一说,小春这才从睡梦里彻底醒过来

十八楼女人笑得正好看的时候,耿小春被自己的女人秀儿给摇醒了。窗外斜射过来的亮光照着秀儿粉嘟嘟的脸盘,也照着小春…

竟然被蒲河湾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秀才点了穴道

用精神作为动力恣意自己的人生是所有卑微的生命的最大渴望。哲人的勇敢,在于他走过本不属于自己的星辰时,留下了一道…

但眼前的一切似乎一点儿也不影响属于乡村的热闹

土炕上发育不良的孩子,地里没有收回来的庄稼,圈里等着吃饲料的牲口,囤里没有粮食的惆怅,像一扇沉重的老木门,死死…

风霜雨雪,旱涝虫灾,你威风你的,我好看我的

一个人最大的麻烦,差不多都是自找的。和很多人生活在黄土大地上的庄稼汉不同,昔家人关心的不是一年中的春种秋收,蔬…

以一种非常自我和自由的方式,展示文字的魅力

小时候,每每看见村里人因为耕种或庄基的地界,经常闹得不可开交,甚至不惜花钱打官司,心里觉得颇为不解。后来随着年…

人的肠胃对自己熟悉的食物有一种本能的嗜好

出门在外,除了游览名胜之外,大家最感兴趣的恐怕要算品尝当地那些独具特色的饮食了。由于环境的影响,人的肠胃对自己…

在所有的食用品中,最不让人担忧的就是饮水了

生活困难的年代,在所有的食用品中,最不让人担忧的就是饮水了。每天放学回家,顾不得放下书包,攀住瓮沿就是一顿猛喝…

和大多数知识分子一样,您的遭遇充满时代的色彩

满腹经纶的语文老师 一条您从小就爬上爬下的山坡,一棵您看着成长起来的小杏树,突然一下子就成了您走向另一世界的通…

一丈二尺布票蟑螂一样躲在空荡荡的柜子里

一丈二尺布票蟑螂一样躲在空荡荡的柜子里,这是一架用了很多年的板式柜子,外面没有彩色的装饰,里面没有分隔的架板。…

在如意一样的甘肃版图上,灵芝般开着那一片土地

在如意一样的甘肃版图上,灵芝般开着那一片土地,就是拥有世界上最厚黄土层的庆阳。如果说,经历过周秦汉唐的长安代表…

山一高,天就被推远了,人一稀,路自然就伸长了许多

山一高,天就被推远了,人一稀,路自然就伸长了许多。环县的大超过了很多人有限的想象,也超出了造物主的耐心。于是,…

回忆梦境,她像忍者一样,与两个黑衣人搏斗

十二月中旬的一个清晨,方妮像往常一样,懒懒地伸伸腿,浑身的肌肉跟着舒展开来;搓搓手,搓搓脸,才掀开被子;一夜的…

第一场雪不算叫雪,似雪非雪,似雨非雨,雨中加雪,雪中有雨

立冬的时候,我就计划着随第一场雪去疯一回。 到底去哪里呢?没有确定的概念,只是想着出去放纵一回! 立冬不久,就…

我曾经是一名炒股高手,却挽回不了失败的命运

我曾经是一名炒股高手,却挽回不了失败的命运。 炒股的命运宛如天上的浮云,变化莫测。 我做梦都未想到近期股市这么…

冉希给两个丈夫安排完后事,心中敞开了一片天地,透着光亮

我认识冉希的时候,是在妇产科的手术室里。她有一些沮丧,也伴随一些惶恐。为了手术的顺利进行,我尽量用最柔和的口气…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那个男人指引的方向投射过去

十年前夏季的一个中午,我看见一个舞姿曼妙的红衣女郎将人群吸引在她的周围。那一件红纱裙,领口缀满亮闪闪的水晶,宛…

两个人都喝多了,眉兰就这样被酒吧同命运的男人抱走了

昨夜,眉兰与我同居一室。她又从噩梦中惊醒,梦见红红的火苗,噼噼啪啪地在她身下燃烧着…… 重新审视她走过的岁月,…

其实,无佛的时候,我本身就已经静静地坐在黑暗中了

许久以来,我习惯于坐在黑暗中。静静地坐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当我坐在黑暗中的时候,就有一些黑暗铺天盖地地…

在芸芸众生的交往中,一切都有个界限,不可逾越

尚未立冬,一次突然而至的寒冷,冻缩了人们的思想。 许久许久,奕雪无事可做,沉湎于酣睡。从早到晚,从晚到早。醒来…

我躺在太阳底下,独自数着寺院的钟声,一,二,三……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住在寺院的隔壁。只因为无数次眷恋寺院的钟声与念经的抑扬顿挫,神往打坐的静默…

像蜗牛一样,不敢睁大眼睛眼看这个世态乱象

我蜷缩着,像蜗牛一样,不敢睁眼看世界。 最近,我参加了一个同学的丧礼,归来无言。来世时,糊里糊涂地哭;经世中,…

我听说一个牧童上山玩耍,无意中点燃了神仙的圣灯

四年前,我听说一个牧童上山玩耍,无意中点燃了神仙的圣灯。从此,每当夜晚来临,人们就可以看到山间升起一团绿莹莹的…

我才明白我违背了梦中佛的圣言,亵渎了神的灵气

人出生时,那种洁净,是四大皆空的炫耀。而后,风寒侵袭,细菌感染,灾病渐起。有一种病,便少了一份活动的自由。读一…

人的一生,也许会嫌弃许多东西,也许会接纳许多东西

在众多的地板砖颜色中,艾丝惟独钟情于海洋蓝色。面对蓝色的地板砖,艾丝永远能回忆起十年前她挑选地板砖的那些遥远的…

它依然安详地挺立在书房的角落,静静地等候我

大约有两年多了,我没有碰过琴键。不是由于懒惰,而是我压根就忘记了它。当我忘记这架琴的时候,它依然安详地挺立在书…

探索庄子,解读庄子时,我也渐渐迷恋庄子

当许多学者走近庄子,探索庄子,解读庄子时,我也渐渐迷恋庄子。我不是学者,研究不了他,只关心他的爱情。可惜,庄子…

蚊子放肆地在我的脸颊上亲吻,在胳膊上留下唇印,在大腿上停留

我压根儿也不曾意识到,老公对于我有多重要。直到昨夜,蚊子放肆地在我的脸颊上亲吻,在胳膊上留下唇印,在大腿上停留…

我孑然一身平浮在水上,像鱼儿一样静静地游

昨夜,我又是魂牵梦绕,夜游冰岛。起先,梦见自己在一个无边无垠的大海上游泳。海水碧蓝,却不太深。我孑然一身平浮在…

光线的黯淡掩饰了一切,朦朦胧胧的意境营造了美的氛围

夕阳西下的时候,一天的生活趋于尾声,一堆的思绪拉下了帷幕,一脸的疲惫被夜色模糊,一切的欲望归于平淡。光线的黯淡…

如果对尘埃置之不理,尘埃会挡住我们的去路

许多日子以来,我习惯于一个人走,一个人思考;走一条应该走的路,思考一些萦绕在心际的问题。也许,人生来就是孤独的…

东面一个洞,西面一个洞,从来不照面,消息真灵通

半个月过去了,大象的姑姑无论如何都想不清楚,大象的耳朵怎么会被老师弄得鲜血淋漓。她记得四月中旬的一个星期五下午…

爱情被炫耀出去之后

吉雅的日子就这样在煎熬中流淌,生命中的许多光阴就虚度了

当你不够成熟的时候,不要恋爱;当你的内心不够强大的时候,不要轻易说离开。吉雅悟出这句话的时候,离开吉钊已经一年…

我能有幸看见丝瓜的生存现状,得益于悠闲的生活

堂哥丢弃了赖以生存的土地,经营起了蔬菜大棚。那天,我在塑料棚里发现了一个奇异的现象,惊讶之余,感慨颇多。那些原…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0955709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31548454@qq.com

微信:cnsifa(请注明来自招文袋)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